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049:奶奶你饶了我!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千桦尽落 2044 2019-09-12 00:00:00

  老太太心里还惦记着上次,李大成来学校找唐景婳拿生活费的事情……

  那次梁影霜把唐景婳的零用钱花销给老太太看了,的的确确是花在了唐祥亭身上,唐祥亭也交代不让家里人再提这事儿,老太太这才消停。

  这会儿唐景婳的亲爹找过来,老太太难免替儿子心疼,花了老些钱给这个死丫头看病,那钱都足够在村里盖小洋房了!结果这死丫头只知道惦记亲爹!

  早知道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唐景婳站起身,一脸惶恐不安看向唐祥亭:“没有!爸我没有!你相信我!”

  就算唐景婳心机再重,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面对同龄孩子或者家里人还好,面对李大成这种要钱不要命的赌徒,本能害怕哪里还有什么对策,慌得不行!

  她生怕惹恼了李大成,李大成真的动手打死她……

  对于李大成的恐惧感,来自梁影霜对唐景婳讲述的那些过往,李大成暴虐成性不要命的赌徒形象……深入唐景婳的内心,她不能不怕,一时间做不出反应。

  见唐祥亭皱眉不语,唐景婳都快急哭了。

  “爸我没有!”唐景婳一脸不安看了眼李大成,语气坚定对唐祥亭道,“在我心里我只有一个爸!您就是我亲爸!我不认识那个人……我都不记得他是谁!爸你相信我!”

  李大成已经走到唐景婳面前,顾不上唐景婳惨白惨白的一张脸,得意洋洋理了理自己衬衫领口:“怎么样,爸这一身行头不差吧!不丢你人吧?!”

  唐景婳直摇头:“你才不是我爸!我爸是食神唐祥亭!”

  说完,唐景婳死死攥着拳头,泪如泉涌回头看向唐祥亭,直接跪在了唐祥亭的面前,姿态决然……

  她凄凄切切抹眼泪,嗓音哀柔又难掩悲愤:“爸!我只有你一个爸爸!我知道爸你把我当亲生女儿,我也把你当成唯一的父亲!如果不是爸您……我和我妈不是被他打死,就是被他买了!我生病花费那么高……说不定他早就把我当垃圾给丢了!我不是那种狼心狗肺的人爸,我的第二条命是爸给的……我知道!您怜惜我生病……对我比亲生女儿还好!我这辈子只认爸您一个父亲!爸……奶奶,你们相信……相信我,我真的……”

  说到最后唐景婳已经是一副哽咽难言的模样,眼泪婆娑,双眸通红对着唐祥亭重重磕了个头表达自己的感情。

  唐景婳太清楚唐祥亭有多爱面子,她泪眼汪汪凝视唐祥亭,满目的期待和孺慕。

  到底是养在自己身边的,唐景婳这副乖顺的样子,让唐祥亭心也软了些。

  看台这里,因为唐景婳突然一跪热闹了起来,多事的学生和家长忍不住站起身往这边儿看。

  沈孺枫抬眉,唐景婳真厉害,说哭就哭说跪就跪,誓师大会现场都快变成唐景婳哭诉身世,和对唐祥亭表白的大会了!

  看那些家长望着唐景婳同情的目光,再看唐祥亭看着唐景婳柔和下来的眼神……

  啧,这演技直逼他们家大佬。

  “你起来,爸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唐祥亭伸手去扶唐景婳。

  李大成原本被唐景婳这一跪一哭的架势弄懵了,这会儿听明白唐景婳的话,像扎了毛的猫。

  “唐景婳!”李大成伸手去扯唐景婳的胳膊,面目阴狠。

  唐景婳吓得尖叫一声,向唐祥亭求救:“爸!”

  “李大成你干什么?!”唐祥亭站起身,扯住唐景婳的另一个胳膊,大有要护着唐景婳的意思。

  看着唐祥亭,李大成想起梁影霜当初利用自己向唐祥亭卖好表白的事情,血气一阵阵往头上涌,一双原本因为甲亢外凸的眼珠上……攀满了骇人的红血丝。

  “好啊!果然什么贱货生什么种,你和你那个妈一个狗德行,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踩着别人往上爬!我说你怎么昨天晚上那么好心给我发短信,说前一阵子没把生活费给我……是怕我今天不来参加你的高考誓师大会,说我今天来了圆了你一个心愿,让别人知道你也是有爸的就把生活费给我!原来你是打算利用我来讨好你继父,踩着我的面子给你继父在这么多人面前长脸的!”

  老太太原本不想过问,一听唐景婳给李大成生活费,那简直是用刀子剜她的心头肉啊。

  “什么?!”身子骨健朗的老太太一下跳起来,一把扯住唐景婳的头发。

  唐景婳尖叫连连。

  老太太嗓门儿大,中气足,那嗓子都快盖过喇叭声了,又粗又糙的手轮圆了往唐景婳脸上招呼:“你个不要脸的狗东西,养不熟的白眼狼小贱货!你拿着我们家小五辛苦赚来的钱,养你那赌鬼老爹,还不承认!装可怜!看我不打死你个小贱货!”

  老太太力气大,打的唐景婳尖叫不断:“奶奶……我没有!啊……奶奶你饶了我!啊……我没有!你相信我奶奶!”

  连李大成这样的混不吝都被突然跳出来的老太太惊呆,下意识松开拽着唐景婳的手,瞧着老太太把唐景婳按在那里打。

  “呸!放你娘的狗屁!你这不要脸的亲爹都找上门了,你还敢说没有?!”

  农村老太太,出手又狠又泼辣,眼看着唐景婳的脸都被老太太皮实坚硬的指甲划出了口子。

  梁影霜回来,头发都竖起来了,顾不上装什么贤良媳妇儿冲过去一把推开老太太,把自己女儿护在怀里,泪如滚珠,声嘶力竭喊道:“妈!景婳有白血病,昨天刚受伤出了血,今天要是你再把她打伤了,孩子命就没了……”

  唐景婳哭得气竭,眼泪婆娑躲在梁影霜怀里瑟瑟发抖。

  唐景晴身边的沈孺枫讥讽开腔:“我觉得……那个椅子演的更好!”

  梁影霜梨花带雨,心疼地把女儿护在怀中,怯弱又凄然看向恶婆婆,仿佛是因为女儿有性命之危,她才用尽了毕生的勇气对婆婆吼出刚才那一段话……

  唐景晴双手抄在校服口袋里,坐在那里,看着这一家人的表演,觉得……比看猴戏有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