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第六章 请君入瓮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蝴蝶蓝 3853 2019-08-12 21:34:00

  “二队跟紧一点,输出不要停!!!”

  “一队的近战站开一点!远程都没角度了!”

  “治疗自己跑着点,装毛大爷啊总等人给你让位??”

  场景里充斥着魏琛的声音,团队频道里也时不时有他发出的消息。这场BOSS击杀战已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也难怪这位蓝溪阁的会长大人指挥起来都是手嘴并用了。

  卫风城。

  孤独的城主山北。

  一星期只会刷新一次的野图BOSS。位置不定,时间随机,能找到就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事,更可贵的是还能在毫无争夺干扰的情况下杀到最终阶段。野图BOSS那向来是被各大公会各大势力抢破头的,谁不知道最顶尖的装备最稀有的材料那可都是只有野图BOSS身上才出?

  野图BOSS击杀难度大,更有诸多的竞争者,能这样安安稳稳落在手中的,真是千载难逢。

  但越是这样,魏琛越是加倍小心起来。

  “注意了注意了,就快红血了!”魏琛提醒着全团。BOSS红血后会爆大招,战力增强,这是荣耀设定。多少团队猎杀BOSS,就差这百分之十,结果就倒在BOSS这最后一波的爆发了?

  不过蓝溪阁的精英团,那在荣耀可算赫赫有名。孤独的城主山北他们远远不只一次纠缠过,经验丰富,此时早已做好了防备。

  眼看各分队都听从他的提醒,完全做好了应对大招的准备,魏琛这才稍稍踏实点。但是紧接着却又在他本人所属小队的队伍频道里发出消息:“怎么样,情况怎么样?”

  “放心,他俩还都这呢,都没有离开。”很快有小队成员回复。

  “很好,盯紧了,不到最后一秒都不要放松。”魏琛说道。

  “明白!”那边的小队成员对于老大略显夸张的小心戒备半点取笑的意思都没有。因为眼前他所盯着这两位,可让他们蓝溪阁吃过无数的亏。

  一叶之秋,秋木苏!

  玩荣耀的如果不知道这两位的名字,那你肯定只是一个刚建号的菜鸟。论起目前荣耀最强的人是谁,最常出现的就是这两个名字。其他像蓝溪阁老大魏琛的术士索克萨尔,威名赫赫的拳法家大漠孤烟,有“大师”之称的驱魔师扫地焚香,也都是出了名的强者,但是一比起这两位,却总让人觉得好像还差了一个程度。

  魏琛一边在指挥团队击杀BOSS,但是另一边地特意派出了一个小队,专盯一叶之秋和秋木苏的举动,毫无疑问是因为觉得这两人威胁最大。

  听到这两位还是没动静,魏琛心里就更踏实几分了。这两人的威胁,在他看来远比BOSS的血红大招还要来得可怕。

  “一队注意。”

  “二队注意。”

  “三队注意。”

  ……

  各分队的队长此时也在关注BOSS血线,大招爆发那一瞬,他们各有职责,此时已经纷纷开始提醒各分队队员要为这一刻做好百分百的准备了。

  百分之十点二三;

  百分之十点二一;

  百分之十点二;

  百分之十点一八;

  ……

  百分之…………十!!

  “挡!”一分队队长怒吼,队中骑士挺身向前,手中盾牌死抵向前。

  轰!!

  仿佛翻滚的海浪,铺着青石板的坚硬地面,在这一刻突然翻起。石板碎裂,石中城主山北却不见了踪迹。

  没人诧异,他们已不是第一次见这种场面。城主山北,就在正中空,这石板的翻起碎裂,其实只是他这一跃之力。

  孤独的城主山北爆走大招:碎石地裂斩!

  但是因为众骑士的掩护,这仿佛浪花般要翻开的冲击力,硬生生都被抵住。

  “射!”二分队长下令。队中远程的无论枪系还是法系,攻击都已经直指空中。与此同时负责治疗的第四分队不需指示,都已经开始对着一分队的骑士们疯狂刷血,不顾一切地疯狂刷。因为接下来,才是最关键的时候。

  “架!”一分队队长又一命令下达了,一圈骑士,赫然齐齐向前迈进,最终汇集在了高高跃起的城主山北的下方,然后终终举起手中盾牌,结成一面大盾,而后纷纷开启骑士所有能加强防御吸收伤害的技能。

  蓝溪阁的战士,是要硬顶城主山北的这一击。将他的这记碎石地裂斩,直接靠骑士强大的防护能力能半空中就给他截住。

  碎石地裂斩的大范围杀伤,是需要通过地面来传送的。被骑士这样用盾牌撑起,冲击波虽然依旧在,但比起借地传送,伤害却要下降百分之七十。

  所以只要扛住这一击,团队的整体节奏就不会乱,就能抢在城主山北再次施展大招前击杀他。

  落下!

  城主山北手中是一柄重锤,职业系中并没有的武器,不过走的却是剑系的路子,这碎石地裂斩也是狂剑士“地裂斩”的无限加强版。此时落下,直撞由八个骑士共同结成的大盾。

  咣!

  巨响,刺得人耳膜都发胀。更有刺眼的光芒在这一刻迸发出来。

  魏琛的索克萨尔在绕圈游走,他在观察八位骑士的站位有没有纰漏,结果此时就见一道人影,忽然已朝这碰撞的中心窜去。

  “妈的是谁!!”魏琛立时就骂上了,此时根本还没到可以发起攻击的时候,这是哪个队伍的家伙这么心急?光芒太刺,让魏琛没办法看清对方头顶的ID。

  结果接下来的一幕就更让魏琛发疯了,冲上家伙,突然撩起一道寒光,最后竟是落在了八名骑士其中之一的身上。

  这骑士立时被掀向半空,跟着波动之力绞杀,竟是一记裂波斩!

  “我操有卧底混进来了!!”魏琛怒吼着,但是眼下,卧底真不是重点。城主山北的碎石地裂斩还在和八名骑士角力,这边却突然缺了一块。

  八名骑士的安排是有讲究的,多一人,挤不成这一个圈,少一人,伤害就分担不尽!

  虽然之前的八人阵势已经一起消化了一部分伤害,至于八人被秒已不可能。但是,冲撞还没结束,此时突然缺下一角,这碎石地裂斩的威力立时向着这一缺口倾入!

  “顶住!”魏琛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第一时间该让大家注意的真不是那个卧底的存在。

  其他七位骑士急忙要向这缺口支援,却都已经迟了。只是冲击力如此倾下,发力方向也有了变动,而且相当一部分威力已被众骑士抵消。但是到底还是造成了蓝溪阁意料外的场面。

  七名骑士,受到缺口处漏下的威力冲击,个个都站立不住,像是被浪花推开了一般,而这股走缺口漏下的残余威力,也继续表现着它地裂斩的特点,残缺不堪地借地传地。

  但是这种时候,已无退路。

  “顶住,杀!”魏琛一声令下,强杀!

  治疗顿时成了场中最忙碌的人,因为威力残余,所以没有一击致命的伤害;因为威力残缺,借地面造成的攻击传送一点都不全面,这有那没有的……

  各队的攻击手尽可能地躲避着,发起攻击,各冶疗手忙脚乱,左支右绌。

  魏琛又是喊,又是打字,此时手嘴一起都嫌不够用,只恨自己没办法再多一个指挥方式。结果就在这一片混乱极力维持的局面下,魏琛忽然又发现了之前的那道身影!

  这个家伙,搅和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居然还没走?居然还混在人堆里?

  夜雨声烦!

  魏琛也飞快记下了这个角色的名字,再一看职业,是一个剑客。

  什么时候出现的?

  魏琛发现自己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这不是他认识的人,这样一个陌生的名字,什么时候起混在他们当中的,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那么眼下呢?

  魏琛发现除了他,居然没有人一个人察觉到这剑客的存在。每个人应对这混乱的局面都自顾不暇,根本顾不上其他。

  不……不只是这么简单!

  魏琛发现这个剑客还在走位,还在运动,这家伙……居然还上去给了城主山北一击,这样的过程,也没有任何一名蓝溪阁的玩家察觉到,他就好像是一个透明人一样。

  他当然不是真的透明,而是一直在巧妙地钻着空子,他身处这混乱的局面中,却能飞快洞悉哪个位置是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的空当。

  很有两下子啊?

  魏琛发现对方有着超乎他想象的才能,但是他不动声色,没有立即提醒团队。不过身上并不承担太多战斗的他,却多了一个关注的目标。

  那个叫夜雨声烦的剑客还在游走着,依然是那种钻空子的方式,魏琛越来越赶到惊叹了。自己自认是一个水平远超一般玩家的高手,但恐怕也没有这家伙这么敏锐的判断和捕捉空当的能力。

  “这人到底是谁?”魏琛开始有点好奇了,同时终于在团队里发出消息:“注意听我指示,不要迟疑。”

  蓝溪阁的诸位似乎很习惯他们的老大临时搞出什么花样,对这样的指示,竟有心领神会之感。

  “一队略退,二队四点钟,三队对位,五队六队顶上,四队跟紧一队!”魏琛指示不断,开始布局,此时在他眼中,他们要面对的对手已经不只是城主山北,而是要连那个剑客在内。这家伙钻空子攻击的方式,让魏琛越看越是心寒,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这家伙的意图了,这家伙,是抢最后一击来了,而以他这种能力,要不是自己察觉到他的存在,这一击怕是十拿九稳!荣耀针对击杀BOSS的分配计算相当复杂,但最后一击,是一定有一部分稳定奖励的,绝不能轻易被别人夺走。

  团队有所调动,针对城主山北的攻击自然有所放松,魏琛正精心将那剑客往自己织下的陷阱中带,结果忽然就听到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我勒个去你们到底会不会打啊?”

  “差不多就要拿下了这是搞毛呢?”

  “蓝溪阁不是很精英吗?有没有团队素养啊?”

  “你们指挥是哪个啊能不能更猪点啊?”

  比魏琛快的语速,比魏琛还要快的消息,更关键的是还不重复,还有配合,一句话的时候一串字也跳了出来,最后就听声音和文字泡齐飞,但内容上却又是完全不一样的,但又是连接得上的。

  这下再不注意到这位可就不可能了,一堆人发现这夜雨声烦,顿时也乱成一团:“我靠这谁啊!”

  “妈的这就是刚才的那个卧底吧?”

  “干啊!”

  不少人攻击已经招呼上去了,但魏琛这时却完全愣掉。这什么情况啊!这种时候是应该吐槽的吗?多忍一会能死啊!吐就吐吧话还这么多,今不弄死你都对不起你这么猪!

  魏琛的布局本就是针对他的,此时众人自发开始攻击后顿时感觉特别顺手,配合起来也特别舒畅。

  夜雨声烦也突然意识到对方忽然调整的目的了,已经暴露了的他更是一点都不掩饰话匣子:“我靠,原来是针对我的,好卑鄙啊!”

  “这边,这边?哈哈,还没完成,还是有空当的!”

  一边嚷嚷着,这家伙一边就要钻空子开溜。

  “教你个乖啊小子,这不叫空子,这叫请君入瓦!”魏琛的索克萨尔闪出,一记六星光牢准确地卡在了所谓的空当。

  “瓦你妹啊,是瓮吧??”夜雨声烦已被困,肯定是逃不掉了,但嘴上却还是不闲着。

  “管是什么你都给我去死吧!!”被拆穿了错别字的魏琛顿时恼羞成怒。

  “你等着,我和你们蓝溪阁没完!”夜雨声烦倒下前犹自在叫。

  “等你,下回记得低调点。”魏琛说。

蝴蝶蓝

竟然有人催我番外快写……番外内容是好几年前就写完的呀,只是一直没有在网上发布而已,所以不需要什么快写。另外这次网上发布顺序做了一些调整,本章在写作顺序上其实是第二篇,不过我按故事顺序调整了一下,感觉放到了这里比较合适。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