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苏苏点灯

第十五章 昨晚发生了什么?

苏苏点灯 九条梨 2489 2019-08-18 23:59:14

  天色还蒙蒙亮,有柔光透过没拉紧的窗帘缝隙照入黎苏卧室内,道道光影落在黎苏脸上,晃得她没了睡意。

  黎苏侧着身子躺在床上,头枕在左手上,她保持这个姿势睡了一夜,手已经枕的发麻了。

  她试着慢慢转动自己的手臂,一边轻转,一边忍不住发出嘶嘶的叫声,手实在是太麻了。

  活动了差不多五分钟,她才缓过劲来,开始打量四周。

  窗帘是黑色的遮光布制作的,遮光效果极好,只是这窗帘拉的极为随性,看样子是随手一拉的,根本没有拉紧,才导致有光线落进来,扰了她的睡意。

  卧室内的家具摆设整齐,床头的桌柜是北欧实木材质,摆放在床右侧的衣柜刻有精致的花雕纹路。

  这些家具摆放位置和材质什么的她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她家没错啊??

  只是这地上怎么衣服四处散落,凌乱得很。

  黎苏再低头掀开盖在身上的薄毯一看,衣服果然被换过了。

  黎苏摸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睡眼惺忪,头还有点微疼。

  “昨晚,你可真磨人。”这是祁书炀一小时前发的微信,现在才六点多。

  祁书炀这句话信息含量太大了,她有点消化不了。

  我昨晚干啥了??我昨晚有遇见祁书炀吗??

  黎苏满脸的问号,心里开始质问自己。

  黎苏用手托着下巴,开始回忆昨晚,可这脑子里刚涌现了个模糊的身影,就开始头疼起来。

  可能是昨晚的酒意还没彻底醒了吧,这一动脑就开始头疼欲裂。

  “小番薯,以后可别再碰酒了,你发酒疯的样子可真不太好看。”这是一条来自顾枫的微信,是凌晨两点发来的。

  发酒疯??我有发酒疯吗??我到底干了啥??

  看着顾枫的信息,黎苏更迷茫了,主要是她的酒劲还没缓过来,她脑子里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一杯酒能喝断片,怕是只有黎苏能做到了吧。

  黎苏一脸郁闷,接着翻下一条信息,是吴梨发来的,时间比顾枫更早些,是凌晨十二点发来的。

  “姐,醒了call我,估计你啥都不记得了,你真的太丢人了,我都不想跟我对象说我认识你……”

  这条信息下面还有吴梨发的一个鄙视的表情包。

  知黎苏者莫若吴梨也,她猜对了,黎苏的确啥都不记得了,不过她到底干了啥??有这么丢人吗??还有吴梨啥时候有对象了??她喝醉了的时候是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吗??

  黎苏满腹疑问,急于知道昨晚的事,也不管现在才只有六点多,一个微信电话call了过去。

  吴梨也没有想到黎苏会这么早醒来,本估摸着她起码十点左右才起,才留了那条微信。

  “喂,姐,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微信那边的忙音响了快一分钟了,才传来了吴梨没睡醒的声音,哈欠连连。

  “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啊?”黎苏挠了挠头,试探性的问道。

  “这个……你听了自己也别嫌丢人啊,是这样的……”

  吴梨娓娓道来,昨晚的事慢慢呈现在黎苏脑海里。

  昨晚在厕所门口,祁书炀刚想与贺舟开口,一副要叙旧的模样。

  只听见黎苏“哇”地一声,吐了。

  而且好死不死,吐在了旁边的顾枫身上,当时顾枫的表情还真是难以言喻。

  黎苏俯身狂吐不止,吴梨轻拍她的背脊,希望她能好受些。

  一地的呕吐物,恶心的祁书炀背过身不敢去看。

  贺舟的第一反应是喊服务员来打扫一下,顺便带走了僵住的顾枫,找个地方去换身干净衣服。

  吐了大概有三分钟,黎苏从俯身吐,到扶着墙蹲着吐。

  等黎苏吐干净了,细心的吴梨递了张纸给黎苏擦干净嘴角的残留物。

  “姐,你好点没?”

  “没……没事!我!我还能喝!”黎苏自己扶着墙站了起来,站的还是有些摇晃。

  “下次再敢喝,小心我打断你的腿!”是个明白人都知道,黎苏现在醉了,说的都是胡话,清醒的人不能同醉鬼计较,可他祁书炀,非要在黎苏不清醒的时候,放狠话警告。

  “呜呜呜!你好凶!居然要打断我的腿!”喝醉了的黎苏听不得不顺着她的话,委屈的直掉眼泪。

  “不许哭!”祁书炀厉声呵斥道。

  黎苏越是闹,祁书炀说话语气就越凶。

  开玩笑,祁书炀以前可是KSG的队长,队里脾气怪的大有人在,还管不住一个丫头片子了?

  “呜呜呜……”祁书炀的以凶治一切在黎苏这是不管用的,她听见祁书炀语气那么凶,哭的就更凶了。

  “喂!快给我姐道歉啊,这个时候得顺着来!”吴梨一边安慰着愈哭愈凶的黎苏,一边给祁书炀支招。

  祁书炀不情不愿的转过身,看着一地的呕吐物,忍住了要吐的心情。

  “对不起,是我不对,不要哭了!”祁书炀歉虽道了,却是一脸的理直气壮。

  “不!不行!光道歉不行,还得有补偿~”黎苏止住哭声,笑的不怀好意,真是让人看不清她到底醉没醉。

  “没有。”祁书炀拒绝的干脆了当。

  “呜……”黎苏扁起嘴,眼里的泪水似要随时夺眶而出。

  “好好好,你说要什么补偿,我都答应你。”看着黎苏要哭的模样,还有吴梨瞪着他的样子,祁书炀无奈投降,开始顺着黎苏来。

  “小绵羊,让姐姐摸摸头~乖~”黎苏在眼前伸手比划着,开始幻想摸祁书炀头发的手感。

  吴梨给了祁书炀一个眼神暗示,让他赶紧过来,满足黎苏的愿望。

  “你别让我抓到你是装醉的,不然你就死定了。”祁书炀乖乖凑过来,稍稍弯了弯腰,低着头,显得很是温顺,说出来的话却是咬牙切齿。

  黎苏的手轻轻落在祁书炀的头上,开始了舒服的大型“撸羊”现场。

  而这一幕,正好被请来了服务员的贺舟与换好衣服的顾枫撞见了。

  他们心里都在腹诽,黎苏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特殊癖好?

  “还有,你昨天还留了哈喇子留在祁书炀身上,拉着人家不让人家走!”

  黎苏以为到这就结束了,没想到吴梨还在帮她回忆更丢人的事情。

  黎苏醉成这样,吴梨的生日蛋糕算是吃不成了,最后只能草草收尾。

  好不容易不闹腾的黎苏,乖乖趴在了祁书炀的背上,睡的很是安逸。

  他们四人商量着谁送黎苏回家,但他们都不放心对方,最后一致决定,四人一同送她回家。

  黎苏是祁书炀一路背上楼的,嘴里还不断念叨着什么小绵羊毛好舒服,然后一边在祁书炀的背上流口水。

  安顿好一切之后,他们四人准备离开了,而黎苏却死死拉着祁书炀的手不肯放开。

  最后大家一同在那耗了半个小时,趁黎苏彻底睡熟了之后,祁书炀才悄悄扯回了自己被拉的发酸的手。

  “那我的衣服呢?你给我换的吧?怎么散落一地?”黎苏问了最想问,但吴梨一直没有提到的问题。

  “当然是我啦,至于衣服散落一地,是被你搞得累死了,哪有心情给你整理。好啦你都清楚了吧,我好困啊,我不说啦,我继续去补觉了,晚安!”吴梨给黎苏通话过程中就一直哈欠不断,听得出来她是真的很困了。

  挂断电话后的黎苏,依旧久久不能消化昨天的事。

  看来以后真的不能碰酒啊!!太傻逼了!!

  黎苏在床上滚来滚去,内心无声的尖叫道。

  

九条梨

二更赶上末班车(∗ᵒ̶̶̷̀ω˂̶́∗)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