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苏苏点灯

第十九章 被发现了

苏苏点灯 九条梨 2296 2019-08-25 09:51:37

  8月13日,凌晨十二点整。

  黎苏刚下播,她盯着这个日期,因直播笑僵了的嘴角开始往下沉,眼睛里的光被悲伤给侵蚀,一点一点的黯灭。

  她叹了口气,点开QQ,看着特别分组里那个灰暗的头像。

  她是知道的,这个QQ,头像再也不会亮起来了。

  【哥,你过得还好吗,我好想你。】

  时隔一年,她又在给黎树留言了。

  这十年来,她每年都会在这一天的凌晨给黎树留言,她也只敢在这一天留言。

  尽管她知道,这是个得不到回应的留言。

  黎苏退出QQ,关掉手机,拉灭床头的台灯。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眼睛紧闭,虽身处极为安静适合睡眠的环境,但脑子终是静不下来的。

  这一夜,她几乎未眠。

  8月13日,清晨七点,有雨声轻轻拍打在窗上,若是熟睡之中,是听不清的。

  黎苏早早就醒了,拉开窗帘,小雨淅沥,外面的天是蒙蒙灰的,把她的心情也蒙上了一层灰色。

  今天的雨,毫无预兆,还连绵不绝,看样子短时间内是不会停了。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

  黎苏的手机铃声响起。

  “喂?苏苏,你收拾好了吗?”是母亲的来电,询问黎苏是否一切收拾妥当。

  “嗯。”黎苏这一声应的极轻,听不出是喜是悲。

  “好,那就墓园见了,我和你爸在路上了,你也尽快出发吧。”母亲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温柔,语速缓慢舒适。

  “嗯。”

  电话挂断了。

  一切准备就绪,黎苏怀揣着无尽的悲伤,出门了。

  8月13日,上午八点。

  黎苏与父母在墓园门口各自打伞见面,她与父母今天都穿的很素雅。

  “进去吧。”父亲给人的感觉就是庄严而又稳重,从见面时说了这三个字后,进墓园这一路便与黎苏再无交谈。

  自从黎树去世之后,父亲对自己说的话便越来越少了,她早就习惯了。

  父亲与母亲走在前面一排,黎苏紧跟其后,黎苏有意把伞压的低低的,不愿看见周围的墓碑。

  压抑,自从黎树去世之后,黎苏想不出用别的词来形容如今家里的气氛了。

  黎苏就这样一直低头走路,听着雨水落在伞上的声音。

  期间有风吹过,竟是带着凉意的。

  走了差不多十分钟,他们才停住脚步。

  黎树的墓,在偏里面一点的位置。

  “树啊,我们来看你了,不知道你在另一个世界过得怎么样了,有没有想妈妈啊?”母亲的声音略带哭腔,越往下说,声线颤抖的感觉就越明显。

  黎苏听着母亲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想安慰她的母亲,可她还未开口,父亲便先一步轻拍母亲的背脊,无声的安慰。

  此情此景,她深深的觉得自己是个外人,拼命的想要融进去,却被那一层无形的隔阂重重的弹开。

  黎苏别过头去,不愿再看他们一眼,目光落向远方,却看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那人腰杆挺得笔直的站在一个墓碑前,没有一点弯曲的弧度,身旁有仆人给他打了一把大的可以容纳两三人的黑伞。

  细细看去,发现那人的脸是那么的熟悉。

  是祁书炀。

  她从未见过他脸上是那样的神情,那双藏着光亮的眼睛变得很无神,脸上写满了疲惫。

  祁书炀站在那,像是与世隔绝,进入了一个属于他的世界,而那个世界,充满了无尽的悲伤与寒冷,感觉不到一点生气。

  望着如此的祁书炀,她心里莫名涌起了一丝心疼。

  我想起来了!

  黎苏的脑子里突然闪过很多祁书炀如此笔直站着的画面,有当初棱角未分明的少年祁书炀。

  她记得以前她来墓园祭拜哥哥的时候,经常看见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少年,他一身黑色。

  最开始的时候,他本是一脸的倔强,不肯掉一滴眼泪,她就躲在角落偷偷看他。

  第二三年的时候,他依旧站的笔挺,对着墓碑,嘴里喃喃自语,说着说着,眼里的泪水开始翻涌,最后他蹲下身子,将自己抱作一团,虽未哭出声,从远处看,还是能看到他的肩膀一耸一耸的。

  当时的黎苏很想上前给他递一张纸巾,可是每当她鼓足勇气想上前时,父母就出声喊她一同离去了。

  再后来,那个少年长成大人模样,棱角分明,长相也是更出类拔萃了。

  他再也未哭过,脸上也看不见一分表情,身上更是多了一份生人勿近的气息。

  怪不得黎苏当初搭车初见他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原是早就见过了,还不止一次。

  “黎苏,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父亲威严的开口,将黎苏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嗯?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们?”黎苏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强作镇定。

  “你看着你哥的墓,好好想想你曾答应过我们什么事?”

  “这辈子,不碰游戏……”黎苏盯着黎树的墓碑,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那你告诉我,这是你吗?”父亲将手机拿出,点开一张截图,上面是黎苏露脸直播打游戏的画面。

  “是……”黎苏这一声承认的很是艰难。

  这件事终是瞒不住了。

  “啪!”黎苏被重重扇了一耳光,半边脸瞬间肿了起来,火辣辣的疼。

  她猜到了自己会挨一巴掌,只是没想到,这一巴掌是来自一直在低声抽泣的母亲的。

  “妈……”黎苏捂着自己的半边脸,一脸的难以置信。

  还记得哥哥还在的时候,母亲永远是最疼自己的,即使哥哥去世了,母亲也会对自己嘘寒问暖,关心自己。

  “别叫我妈!我看你就是要气死我,游戏害了你哥,现在你不仅接触游戏,还抛头露面在网上直播打游戏!最开始的时候,有人告诉我们,说我们的女儿做了游戏女主播,还挺火的,可那时你带着口罩,我们不信,事到如今,你还想怎么狡辩!”母亲真的是恨急了游戏,说到游戏二字,那么温柔的一个人,说话语调也高了两个度,甚至气的浑身发抖。

  “妈……你听我解释……”看着被气成这样的母亲,有泪水在黎苏眼眶里打转。

  “黎苏,是爸爸赚的钱不够你花吗?你为什么非要去碰游戏呢?”父亲一脸的痛心疾首。

  是啊,父亲是国际外企公司的总经理,赚的钱很多,足够黎苏富裕的生活了。

  可是这么多年来,父亲除了钱,又给过黎苏什么呢?

  父亲又了解黎苏什么呢?

  “我有社交恐惧症,爸,这么多年来,您知道吗?”有眼泪落了下来,黎苏的声音,颤抖又带着哭腔。

  “社交恐惧症是你当游戏女主播的理由吗?是你要气死我和你妈的理由吗?有病就去治,爸出的起这个钱!”

  看吧,父亲根本不了解我。

  黎苏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眼神里充满了绝望,一言不发。

  

九条梨

今天的内容很悲伤,小祁和小黎都是两个可怜的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