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苏苏点灯

第二十章 他是我男朋友

苏苏点灯 九条梨 2106 2019-08-26 23:42:45

  “苏苏,乖,从此以后我们不碰游戏了,你这样答应爸爸和妈妈,爸和妈回去就给你介绍正经工作,行吗?”母亲一把握住黎苏的手,声音带着些许哄诱。

  父亲不懂自己,母亲还把自己当小孩。

  呵,可笑至极。

  “直播游戏怎么就不是正经工作了?我有我自己的兴趣有我自己的爱好,我还能凭借自己的兴趣爱好赚很多的钱,我经济独立,我为什么不能按着自己想要的样子而活?”黎苏甩开母亲的手,同时也把伞丢开,站在雨中,用尽力气嘶吼。

  这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忤逆父母的想法,也是第一次在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

  “家门不幸啊!我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我干脆在你哥面前打死你这不孝的东西得了!”父亲将自己的伞收起,高高举起,手上的青筋凸起,攥紧了手中卷起的伞,想要用力抽打在黎苏身上。

  黎苏看着父亲这样的举动,眼睛犹如一潭死水,缓缓闭上,嘴角抬起一抹轻蔑的笑。

  “啪!”有伞柄抽打在身上的声音响起,黎苏却未感受到一丝的痛感。

  她缓缓睁开眼睛,视线范围内只有身前的黑衬衫。

  她抬了抬头,视线缓缓往上移,看见了熟悉的俊逸脸庞,此时正眉头紧皱,挨了疼,嘴角紧闭闷声不吭的。

  是祁书炀,替她挨了这一下。

  此时她正以一种怪异的姿势与祁书炀相处,她似在祁书炀怀里,又似不在。

  因为祁书炀两手想拢住黎苏,但不知为何,双手环住了黎苏一半的腰,手臂与黎苏的腰之间的距离却隔得老远。

  “祁……祁书炀……”黎苏看祁书炀此状,一潭死水的眼里慢慢出现了几分心疼,想开口询问他疼不疼之类,奈何嘴笨,结结巴巴也只是喊出了他的名字。

  “没事,有我在呢。”祁书炀嘴上逞强说着没事,脸色却已泛白了,由此可知,父亲是想对自己下多狠的手。

  “这位,大叔?您想对一个女孩下这么狠的手,您是要谋杀吗?您是不是觉得自己要安享晚年太清闲了,想去牢里蹲蹲?”祁书炀转过身,将黎苏护在自己身后,眼神里带着几分杀气,说的话字字带针。

  “好,你看看这就是你的好女儿,不务正业!现在还带着一个陌生男人来恶意中伤自己的父亲?真是不孝啊!”父亲被祁书炀的话气的眼睛瞪大了三分,指着母亲骂道。

  “爸,您骂我可以,别扯上别人!”黎苏从祁书炀身后站了出来。

  “叔叔,你们既然是一家人,说话就不要那么难听了,免得大家都难堪不是?”祁书炀将黎苏再次藏在自己身后,生怕黎苏的父亲再对黎苏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

  父亲听到黎苏与祁书炀的话,嗤笑一声,很是不屑,“一家人?黎苏,我倒想知道,游戏和你的家人,你选哪一个啊?”

  黎苏从未见过这样的父亲,平时见他最多就是不怎么开口说话,不怎么关心她,一副威严沉稳的样子,如今这副嘴脸,倒是有点原形毕露了一般。

  “如果我哥在,他会支持我的。”黎苏没有正面回答父亲的话,只是闷闷的来了这么一句。

  “呵,你哥,你哥被游戏害了,难道我们也要看你走这条路吗,我们是为了你好!”父亲一下子露出不屑的表情,一下子露出慈父的关爱,这副丑恶的嘴脸,叫黎苏看了直恶心。

  看来,父亲不了解自己,自己也未必真正了解父亲是个怎样的人。

  “别说了,我今天,不仅选择游戏,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黎苏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了,只觉得心里气不过,不能让自己一个人犯恶心,也得恶心恶心那个恶心自己的人才对,“我有男朋友了,他也是搞游戏的。”

  黎苏说完一把挽住祁书炀的手臂,头靠在祁书炀的臂弯,一副亲密的模样。

  祁书炀当场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配合着黎苏,将她一把搂进怀里,两人深情对视,眼神充满爱意。

  祁书炀的深情的眼里似有魔力一般,只看这一眼,整个人都要跌进他满眼的爱意里去了,装的黎苏都要信以为真了。

  “我不同意!你是要气死我和你妈吗?黎苏,这就是我和你妈从小教你的礼义廉耻吗?手给我拿开!”父亲看见黎苏当着他的面跟一个男的拉拉扯扯,还听到这个男的也是碰游戏的,整个人都快气炸了。

  “我已经25岁了,我是个成年人了,我有什么工作,找什么样的人恋爱,都是我自己的事,这都是您和我妈都不能给我做主的!”黎苏说完,手越挽越紧,像是在向父亲示威一般。

  她没有感受到身旁的祁书炀身体已经略微有些发僵了。

  其实很多年后,黎苏庆幸自己是祁书炀喜欢的人,要不然当时能这样亲密触碰祁书炀的人,早就被扔去喂鳄鱼了。

  “好!你出息了你!我和你妈就当没生你这个女儿好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们不管了!”父亲气急了,撂下这些话,拉着母亲离开了墓园。

  雨,越下越大,黎苏与祁书炀的一身衣服,早已被这雨水给浸湿。

  祁书炀这么多年坚持健身,身体素质极佳,即使在淋雨,对他来说也没多大影响。

  而黎苏就不一样了,她从小体质就虚,此时她浑身冰凉,额头还在发烫。

  黎苏此时还在祁书炀怀里,祁书炀自然察觉到了她的身体异样,刚想伸手探向黎苏的额头,就被黎苏无力的手给打掉。

  黎苏作势费力的推开了祁书炀,从他的怀里逃了出来。

  “祁书炀,今天的事,谢谢你。”黎苏说话的声音也变得轻飘飘的,听起来七分虚三分实。

  “黎苏,你看起来很不舒服,让我摸摸,是不是发烧了。”祁书炀还想上前,伸手探去。

  “不……”而这回,黎苏话还没有说完,只说了一个字,眼前就突然一阵黑,竟晕了过去。

  祁书炀见此状,赶紧伸手去接,将黎苏稳稳的揽在怀里。

  “哥……”晕倒在祁书炀怀里的黎苏,嘴里一直念叨着自己的哥哥。

  祁书炀看着黎苏如此,很是心疼,眉头皱起,像是一张抚不平的纸。

  

九条梨

末班车末班车!我这一章算是发糖了吗(´▽`ʃƪ)其实我这真的是甜宠文,你看,男女主没有互虐对方,他们都是因为各自的事被虐啊!【心虚,害怕被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