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苏苏点灯

第二十一章 哥哥

苏苏点灯 九条梨 2435 2019-08-29 00:00:03

  是夜,雨差不多停了,有风拂过,空气中夹杂着泥土的清香。

  黎苏晕倒后,祁书炀便将她带回了自己在郊区买下的一栋私人别墅里,还请来了自己的专属医生。

  经医生诊断,黎苏体质较孱弱,淋了雨导致的发高烧。

  医生给黎苏打了退烧针,叮嘱仆人给黎苏敷湿毛巾,这样助于退烧。

  祁书炀就站在黎苏床边,寸步不离的守着。

  有仆人拿来了湿毛巾,想给黎苏敷在额头上,祁书炀也拦住了,他接过了湿毛巾,打算亲力亲为。

  折腾了差不多一个下午,到了晚上,黎苏的烧才完全退了下去。

  退烧期间,黎苏醒过一次,但意识还是不太清楚,还把眼前的祁书炀错认成了自己的哥哥。

  “哥……我好渴……”黎苏眼睛艰难的半睁,长时间未进食水,嘴唇有点起皮了,嗓音听起来也是干巴巴的。

  祁书炀见黎苏有醒来的迹象,黯淡的眼神仿佛一下子找到了光源,亮了起来。

  “水。”祁书炀起身倒了杯温水,单手将黎苏半扶起。

  “咕咚咕咚……”黎苏看来是真的渴极了,接过水杯,开始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很快,一杯水见底。

  黎苏缓过劲来,借着屋内暗黄的暖色灯光,想努力看清自己的周围。

  可看了半天,周围的环境在她视野里还是朦胧的,甚至有点重影,她的脑袋还有点晕,只有守在自己床边的人,她脑子里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非常笃定,这就是她的哥哥。

  “哥,我这是在哪啊……”黎苏的声音听上去很沙哑,像被砂纸磨损过一般。

  祁书炀刚刚只顾着给黎苏倒水了,竟没有仔细听清黎苏嘴里一直在喊他哥哥。

  现在听清楚了,先是一愣,想开口纠正她,但看着黎苏一双迷茫而又依赖的眼神盯着自己,他终是不忍心了。

  “这是我们的家呀,妹妹。”祁书炀的声音放柔,尽量顺着黎苏来。

  “家……哥哥,我没有家了……”黎苏好像有了点意识,想起了上午发生的事,有泪水一点点涌了出来,在黎苏眼眶里不停打转。

  黎苏现在这个样子看上去,很是委屈。

  祁书炀也不知自己当时究竟怎么了,只觉得很心疼这样的黎苏,伸出了手,拂尽了她眼角的泪水,动作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这是妹妹和哥哥的家。”祁书炀声音里似藏了糖一般,哄着此时不清醒的黎苏跟哄诱爱吃糖的小孩似的。

  “哥哥,我好想你……”祁书炀的话似乎很管用,黎苏的泪水很快止住了,她紧紧的抓住了祁书炀的右手,捂在自己的左脸颊旁,祁书炀的手掌心很暖,让黎苏舍不得松开,无比贪恋着此刻的温暖。

  “哥哥也想你。”祁书炀的右手被抓住了,他也不恼,反而还将左手搭在了黎苏的头上,轻轻的抚了抚。

  黎苏的发丝很柔软,摸上去,手感很好,像在抚摸一只温顺的小兔子一般,让祁书炀很享受。

  “哥哥,我是不是在梦里啊……可是这个梦好真实啊,如果这是梦的话,我宁愿永远不要醒来好了。”从小黎苏就跟哥哥黎树感情最好,她也十分粘着黎树,黎树也很宠着她。

  “不是梦,是真的,你感受到了吗,哥哥的手掌心是暖的。”

  “嗯!真的哥哥!嘿嘿~”黎苏抱着祁书炀的右手,满足的蹭了蹭脸颊,笑的像个小孩。

  祁书炀看着这个样子的黎苏,真是哭笑不得。

  “哥哥你知道吗,高中开始,我就得了社交恐惧症了,当时挺严重的,除了我的发小林梓之外,在学校基本上不跟任何人交流。”黎苏的脑袋现在还是不太清醒,话题跳转的很快,自顾自的就开始说起来了。

  祁书炀认真的听着黎苏的倾诉,皱着眉头,脸上的表情看起来饱含心疼二字。

  “后来大学毕业了,我也没有一个朋友,身边也只有林梓陪着我,林梓你还记得吗,就是当初住我们旁边,个子很矮,脸圆圆的,很可爱的那个林梓,嘿嘿,她小时候还天天说要嫁给哥哥,要做我的嫂子来着,然后被她爸妈抓着暴打了一顿,她才收敛了许多……”黎苏说到林梓,咧了咧嘴,失声笑了出来。

  黎苏停了下来,盯着祁书炀,似在等一个回应。

  “记得的。”祁书炀顺着黎苏,情绪也受黎苏的影响,至少眉头暂时被抚平了。

  “我得社交恐惧症这件事,爸妈一直不知道,他们还以为我一直过得很好,朋友也很多。大学毕业后,面临找工作的问题,我尝试过的,可都不到半个月,我就坚持不下去了。”黎苏说了这么多话,嗓音也越来越哑,她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

  祁书炀看着黎苏的细微举动,察觉到她这是又渴了,轻轻抽回了自己的右手,起身又给黎苏倒了杯温水。

  黎苏接过温水,就着玻璃杯口,又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一分钟不到,杯底又空了,黎苏还打了个嗝,这才继续自顾自的接着说了起来。

  “后来我接触到了直播,我最开始做的是哄睡直播,我发现在网上,隔着个屏幕,面对文字的交流,我好像克服了社恐。”

  “我差不多直播了两个月哄睡,刚有点起色,因为有部分人借着哄睡名义打擦边球,全网禁播哄睡,我像没了头的苍蝇一样,又开始迷茫了。”黎苏顿了顿,又接着说道。

  “现在能做游戏直播是因为林梓的建议,她说这个行业游戏直播比较景气,在面对去现实接触那些人去克服社恐,还是违背对父母的承诺不碰游戏之间,我曾犹豫了很久,最后,我选择了游戏直播,我也爱上了游戏直播。”

  黎苏现在处于半清醒半迷糊状态,零零碎碎的,终于将自己想说的话说了个大概。

  “哥,你肯定不知道我还做过哄睡直播吧,好多人都不知道呢。嘿嘿~当时还有个大佬给我刷了二十万的礼物,做了我的榜一呢。”提起这件事,黎苏很是自豪。

  “知道的,我知道。”也不知祁书炀是怎么了,黎苏在说其他事的时候都没多大反应,提到这个榜一,他倒是一副肯定的语气。

  “你不知道的哥哥,你肯定不知道。”黎苏像是跟祁书炀杠上了一般,语气也很是肯定,矢口否认祁书炀。

  祁书炀沉默,没有再跟一个不太清醒的人继续争辩。

  很多年后,黎苏才知道,自己当时的肯定是错的,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哥,我饿了~”黎苏像是说累了,闭上了眼睛,开始虚无力气的嚷嚷着自己饿了。

  “好,你在这乖乖等着,哥去给你煮碗面条。”祁书炀叮嘱着黎苏,起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半个小时后,从厨房捣鼓了半天的祁书炀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进来。

  这面条卖相嘛,看起来不太好看,但是祁书炀尝过了,味道还是过得去的。

  毕竟下厨这种事,对祁书炀来说,真的太难了。

  祁书炀将面条放下,看见已经熟睡了的黎苏,没有将她喊醒。

  而是将她的被子盖好,轻声叹了口气,无声的说了句晚安,拉了灯,便轻手轻脚的将自己房门带上,只身去了客房准备休息。

  

九条梨

末班车末班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