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苏苏点灯

第二十二章 梦

苏苏点灯 九条梨 2071 2019-08-30 16:48:29

  是梦境……

  黎苏的周围被大片大片的黑暗所覆盖,寻不到出口,喘不过气。

  她蹲下将自己缩成一个球状,双手抱紧自己,头埋在双臂间,仿佛这样就能好受一些。

  突然有一束灯光亮起,她感受到了光源,缓缓将头抬起,顺着光看去。

  竟看到了儿时的自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依偎在哥哥的怀里,父母相守在旁,其乐融融。

  还没待她仔细看去,灯光里的画面一转,是她刚上初中的时候,她刚背着书包放学归来,还未敲门,就听到了父母在骂哥哥的声音,黎苏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敲也不是,放下也不是的样子。

  “黎树,你知道你最近的成绩降了多少吗?为什么最近不去上补习班了?你知道爸爸妈妈花费了多少心血吗?!你太让我们失望了!”

  “黎树,从今天开始,不准再碰电脑,再被我看到你玩游戏,成绩再倒退的话,看我们怎么收拾你!”

  黎苏只听到了父母的声音,包含着失望与愤怒,很大声,隔着防盗门,楼道里也能听的一清二楚。

  从小到大,哥哥黎树一直是大人口中的天才儿童,一直位居年级第一,无人能撼动他的宝座。

  父母对哥哥黎树的学习也很放心,直到两个月前,黎苏一直见哥哥躲在房间捣鼓着电脑,电脑屏幕上好像是游戏的画面。

  还记得哥哥当时跟她说,在学习上没有什么能够难的到他,可这游戏,他竟不如班上同学玩的厉害。

  后来,哥哥的成绩一落千丈,游戏玩的越来越好,好像还多了一个信仰,是个职业选手,叫什么她记得也不是很清楚。

  她只记得,哥哥骄傲的跟自己说,以后他也要像他的信仰一样,做个职业选手,在游戏领域,为国争光。

  谈论到梦想与未来方向的哥哥,身上似拢了一层光,整个人闪闪发亮的样子,耀眼的让人挪不开视线。

  再后来,父亲母亲见哥哥成绩一落千丈,就给哥哥报了补习班,当时父亲还只是个小员工,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补习班花了家里很大一笔钱。

  哥哥是答应了父母去补习班的,可过了半个月,哥哥的成绩依旧在退步。

  等父亲母亲去补习班一问,这才发现哥哥根本没有去补习班,而是去了网吧。

  听着屋内的数落与指责声,黎苏不敢敲门进去,只敢傻傻的站在门前,低着头扣着自己的手指。

  也不知父母说了多久,反正是一直没有听见哥哥的声音的。

  直到太阳落了山,楼道里昏暗暗的,屋内也没了声,周围一切都变得静悄悄的。

  “嘎吱——”门从屋内打开了。

  玄关处的灯泡好像坏了,一闪一闪的,灯光也很微弱。

  “哥……”黎苏听见开门声,抬头一看是一脸憔悴的哥哥,习惯性的看见哥哥就扬起了笑脸。

  黎苏的声音当时偏软糯,脸又是圆圆的,像个小团子,笑起来像,怎么形容呢,像是现在的柯基笑表情包,很是可爱。

  这一声哥与这一笑,瞬间赶跑了黎树脸上的阴霾。

  “乖,我的傻妹妹,在门口站多久了。”黎树很自然的伸手将压弯了黎苏背脊的书包拿了下来,语气里满是宠溺。

  “没多久没多久,我今天放学在外面跟同学玩了,刚到家,你可千万别跟爸妈说,嘘!”黎苏将食指比在嘴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语气与表情自然的让人找不到破绽,可是这眼神却飘忽不定,出卖了她。

  “好好好,保证不跟爸妈说,快进来吧。”黎树没有拆穿黎苏的谎言。

  黎苏在玄关换鞋处,弯着腰准备换鞋,偷偷吐了吐舌头,以为没有被发现,为自己感到庆幸。

  镜头定格在这一画面。

  黎苏看着灯光里的曾经的自己,像是个观众,看着这一幕幕的发生,陌生而又熟悉。

  她以为梦境到此结束了,没想到定格的画面再次转动起来,慢慢浮现了她最不想回忆起的画面。

  “哥——”画面里的黎苏还背着厚重的书包,趴在病床旁,握着早已冰凉的手,哭的喉咙哽住,出不来声音。

  病床上,是她的哥哥,身体僵硬冰凉,已没了生命的迹象,被一片白布罩住,只露出了一小截的手,被她紧紧握住。

  她想将白布掀开,想叫醒她的哥哥,想再看看哥哥的容颜,可她不敢,她心里很清楚,她的哥哥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哥,你为什么,不再等等我……为什么……”黎苏哭的直抽抽,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声音哑的不能再哑,只有她自己听的清自己在说些什么。

  半年前,哥哥被查出患有冠心病,会突发心绞痛,严重的话,可能突然猝死。

  当时的黎树刚劝动父母支持他的梦想,他正准备走向职业选手的道路,心里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希望。

  医生建议,停止高强度的游戏训练,平时多注意休息,注意饮食方面。

  穿着病号服躲在门后偷听着这一切的黎树,犹如遭遇了晴天霹雳,心里对未来的无限憧憬,如泡沫一般,瞬间破灭了。

  这半年,被勒令禁止接触游戏的黎树,生活里好像没了光一样。

  他不是没反抗过,可是架不住父母的苦口婆心劝说,与他身体对游戏无声反抗的真实反映。

  黎树最终放弃了职业选手的道路,开始了普通学生的生活,因为他的病,父母没有再要求他必须考第一名,只要身体健康就行。

  这半年本是平平淡淡过去的,可就是那天,黎树逃了课,去了一个地方,回来路上突发了心脏病当场猝死。

  至于是去了什么地方,在上课的黎苏是不知道的,询问父母,父母也不肯告知,只说是游戏害了哥哥。

  “黎苏……黎苏……”有人在喊她。

  梦里的画面越来越模糊,那束光也越来越亮,很快将黑暗吞噬干净。

  她猛地一睁眼,从梦里醒来,枕头湿了大片,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被祁书炀喊醒的黎苏双眼茫然,被他温柔的扶起,坐在床上。

  她盯着这个将她从梦魇里唤醒的男人,心里好像多了种异样的情绪,久久不能自已。

  

九条梨

⁽⁽ଘ(ˊᵕˋ)ଓ⁾⁾这一章是哥哥的故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