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苏苏点灯

第三十二章 失眠

苏苏点灯 九条梨 2051 2019-09-08 23:58:43

  是夜,满腹心事的黎苏,在床上辗转反侧许久,始终没有丝毫睡意。

  “啊!!!”黎苏烦躁的抓抓头发,闷声低吼。

  实在睡不着的黎苏一把掀了被子,决定出房门摸黑透透气。

  刚轻手轻脚打开房门,她悄悄探出脑袋,左右望去。

  现在是凌晨两点,二楼的走廊本该黑漆漆一片,尽头的书房好像没有关紧门,只是轻轻掩着。

  有微弱的灯光从书房门缝中,偷偷外露。

  出于好奇心,黎苏脱掉了拖鞋,打着赤脚,轻垫脚尖,蹑手蹑脚挪到了书房门边。

  她背靠着墙,侧了侧头,顺着微敞的门缝往里望去。

  可是这门缝太小了,黎苏探了半天的目光,只寻得见一片桌角,连祁书炀的影子也不见半分。

  黎苏身子一点一点前倾,脸都趴在了门缝上。

  一个不稳,黎苏失去了平衡,生生将门撞开了,整个人以一个奇怪姿势跌坐在了地上。

  这动静,可不小。

  傻子都能发现自己。

  黎苏紧咬着下唇,脸色瞬间煞白,保持着这个姿势,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她的脸是贴在地上的,听见有脚步声走近,她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不冷吗?”脚步声停了,随之有清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黎苏尴尬的将头抬起,有影子覆盖在她身上,祁书炀此时逆着光,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看得见他穿了一身黑色的睡衣,穿宽松的睡衣也显得身材比例很好。

  “不冷,不冷,哈哈……”黎苏仰着头,有点累,尴尬的打着哈哈。

  祁书炀将视线落在黎苏没穿鞋子的脚上,眉头皱起,“脸色都白了,还说不冷。”

  话音刚落,黎苏还在想着怎么告诉祁书炀她这是尴尬的脸色白了,就被祁书炀从身后架起。

  等她堪堪站稳,祁书炀一手放在她的咯吱窝下,一手放在她的膝盖窝下。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祁书炀打横抱起,是公主抱的姿势。

  祁书炀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热热的。

  他们两个现在凑的很近,隔着层睡衣,黎苏明显感觉到祁书炀的好身材。

  她呆愣的看着抱着她一脸轻松的祁书炀,心跳的厉害,煞白的脸色也变得通红起来。

  她感觉脑子现在有点供血不足,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她被祁书炀呵护至宝般轻轻的放在了沙发上。

  “寒从脚起,女孩子家家要注意些。”祁书炀拿了个毯子,将黎苏的下半身盖住。

  “好。”黎苏听着祁书炀的叮嘱,乖乖用毯子将脚裹得紧紧的。

  看着听话的黎苏,祁书炀眼角向下弯了弯,不自觉的扬起了淡淡的一抹笑。

  黎苏看的有些痴了,竟傻笑起来。

  怎么自己之前从没觉得过他笑起来这么好看呢?

  “笑什么呢?”祁书炀见有些傻傻的黎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笑意更深了。

  他很喜欢黎苏头发的触感,她的头发又蓬松又柔软,摸过一次后真的很容易上瘾。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呀?”黎苏好似习惯了祁书炀摸她头发的举动,甚至舒服的眯起了眼。

  “那你怎么也不睡呀?”祁书炀没有回答黎苏的问题,而是将这个问题还给她。

  “嗯……睡不着。”黎苏享受着被祁书炀一下一下顺着头,逐渐有了点睡意。

  “小懒猪还会睡不着呀。”不知是不是祁书炀乏了的缘故,他的语速很缓慢,声音听起来还有点涩涩的,但还是格外的有磁性。

  祁书炀伸出一根食指,微微屈起,轻轻刮了一下黎苏的鼻梁。

  他们此时相处的竟格外自然和谐,有一种身处恋爱氛围的错觉。

  黎苏摇了摇头,赶跑了自己这种可怕的想法。

  睁眼间,她的目光突然落在了不远处的书桌上。

  她来过三次祁书炀的书房,这是第三次。

  前两天她都注意到祁书炀的书桌上摆放着一张用相框框起的照片,对着祁书炀坐着的位置,背对着黎苏的视线。

  而这次,相框反扣在桌上,摆放凌乱,像是刚刚慌忙随手扣住的。

  黎苏不由得对这个从未看见过正面的照片产生了浓烈的好奇心。

  祁书炀注意到了黎苏的视线所落之处,悄声用身子挡住了黎苏的视线。

  他的举动虽细微,但黎苏也察觉到了他的意思,堪堪收起了目光,抬头,落入了祁书炀满眼的悲伤里。

  他的眼里似死海,惊不起一点波澜。

  黎苏不知道他想起了什么,怎么会由刚刚眼里藏不住的笑意,突然转变成抹不尽的悲伤。

  她的情感被祁书炀牵动着,随着他一起变化。

  两人像商量好了一样,一起沉默着。

  书房的墙壁上挂着一个挂钟,秒钟在一点一点的走动着,在如此安静的环境里听的很是清楚。

  “很晚了,去睡吧。”祁书炀整理了一下情绪,脸上恢复了平日里的面无表情,抬头望了眼挂钟上的时间。

  不知不觉,已到了凌晨三点,她在书房居然跟祁书炀以这样诡异的氛围呆了一个小时。

  “好。”黎苏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眼里泛泪。

  黎苏脚刚要下地,就被祁书炀伸手拦住了。

  只见祁书炀将自己脚上的拖鞋脱下,俯身将它整齐摆放在沙发前。

  “嗯?”黎苏发出疑惑声,困得要命的脑子不懂祁书炀这个举动的意思。

  祁书炀指指拖鞋,语气温柔,“穿上,小心着凉。”

  “哦。”黎苏反应过来,摸着滚烫的脸颊,穿上了留有祁书炀余温的拖鞋。

  她脸红的厉害,脚上还传来阵阵热意。

  她现在就像踩在被晒得滚烫的石子路上,难受又很不自在。

  可是她又舍不得脱下来。

  黎苏走的很慢,走到门口时,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的一回头,“俞文浩的事,麻烦你了。”

  祁书炀表情明显一僵,“嗯,晚安。”

  他答非所问。

  黎苏懊恼的想咬自己的舌头。

  干嘛在这个关头作死提起俞文浩啊。

  “啪嗒——”祁书炀关了书房的灯,走廊一下子陷入了黑暗。

  他似乎在用这种无声的方式,宣泄着不满。

  黎苏哑然,讪讪的摸着黑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她又失眠了。

  

九条梨

末班车末班车!除去最后,这章挺甜的其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