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江湖叙事录之少年游

江湖叙事录之少年游

临庭观雨 著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19-08-06上架
  • 92473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殇城旧事

江湖叙事录之少年游 临庭观雨 1933 2019-08-05 00:51:14

  景安镇一处别院

  秋天的阳光甚好,带着一些金黄落到院子的树上,秋风温柔的打落了几片叶子。“爷爷爷爷,讲故事讲故事……”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拽着一个白发老人的衣袖嚷嚷着,老人慈祥地抚摸着孩子的脑袋用最温柔的语气说道:“好,只要你想听爷爷都依你。”

  老人抱着孩子一起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耐心地给他讲着各色各样的故事,孩子也听得入迷安静地靠在老人怀里,手里还握着老人送给他当玩物的一把扇子。

  秋日的阳光照在两人身上显得格外温馨,秋风带落的叶子把地上也染成一片金黄。

  “传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尽管我们的祖先为我们留下了不少东西,但真伪不可辩……”老人话音刚落,那孩子便抢着问:“那爷爷你见过龙吗?”老人看着孩子充满童真稚嫩的脸蛋,还有那双睁得大大的、满是期待的小眼睛,一时间觉得趣致,笑眯了眼说道:“没见过,谁也不知道那东西是否就真的存在呀,都只是传说而已。”

  老人说完便伸手轻轻地拍了下那孩子的脑门,脸上更是洋溢着一脸宠溺的笑意。

  秋风久久尚未散去,院里的那棵大树上的叶子被带落甚多,但大树依旧枝繁叶茂的模样,被秋日的阳光渲染得温暖四溢,刚好衬托了院里树下的天伦之乐。

  七年后

  这一天街上飘着鹅毛大雪,青石板路上行人稀疏,一大户人家的宅子门前挂着白色的灯笼,上面白底黑字的写着一个“奠”字,似乎内里正在举办丧事。

  屋里灵堂之上放着一个灵位牌,零星的烛光在随风摆动,屋内灯光昏暗,依稀可见那牌位上,有一个用金漆书写的‘简’字,其余下的字因光线昏暗看得不清楚;随着风继续作动,案台旁边的一根白蜡烛忽然熄灭,只余袅袅轻烟升起,仿佛预告着将有事情发生……

  同年千里之外的兮国

  一场大火随之蔓延燃烧着整个皇城,到处都是烧焦或被利刃穿刺淌血的尸骸,他们有老有少、有士兵有平民、也有一些宦官臣子,还有那嗷嗷待哺的婴儿……

  那些剩下的人,或是受重伤,或是只受到了惊吓,亦或是皮外伤。他们有的人在尸体旁边嗷嗷大哭,有的人在发出最后的痛苦呻吟,有的人在慌乱中逃跑,有的人在搜罗着死人身上值钱的物件——他们,都是这场人祸的受害者。

  这片昔日繁华富饶的大地,此时被满地哀嚎声笼罩着,源源不断……

  兵器碰撞的声音,还有那刀口刺进肉里,割开皮血的声音,天空中那冷箭高速飞过的呼啸声,以及那没有一丝生机与挣扎的倒地声,不绝于耳。

  在皇城后宫深处里,一处金碧辉煌的宫殿门前,有一个似乎未被人发现的身影。

  那人身穿着红绸缎缝制的中衣,外面是黑色鳞片状的铠甲,那一片片如指甲般大小的鳞片甲上,被用一根根泛着金色光泽的镀金铜线连起来,犹如串珠刺绣般,严丝合缝,远看看不出有任何金色的缝线,工艺极其细致。

  他头上还戴着一个额饰,三寸左右大小的金面上雕刻着精美的花纹,中间位置是用立体浮雕雕刻的一个威武霸气的龙头。祥云配龙头,还镶嵌着白色的贝壳。

  他刘海挽于后,只留鬓边两条须发微微垂下。

  太远了,看不清他容貌,只道那身身形是一个少年。他手里握着一杆通体乌黑,部分位置又泛着金色的素杆长枪,跪在一个已然成火海的宫殿门口,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人,就此失去了,再也回不来了。

  他悲烈的哭声淹没在这片熊熊火海里,随即身后传来如同万千厉鬼般的厮杀声与哀嚎声——身后瞬间变成如同炼狱般的修罗战场。那些制造这场人祸的人,拿着手中充满鲜血的利器,迅速把这片炼狱蔓延开来。

  少年缓缓地站起来转过身,他透过被泪水模糊了的视线看着面前的景象,是一片血雾茫茫,血雾里参杂着一些零星摇曳的光点。

  他伸手擦干眼泪,眼前是更加清晰的景象。一个个兮国的士兵在他面前倒下,无数手无寸铁的宫女太监们也没有幸免,他们于呼啸而过的利刃纷纷倒在血泊中。于利器抚摸亲吻下鲜血横飞,血肉模糊,越发黑色粘稠的血液沿着阶梯一级一级的往下流。

  少年用力地握紧了手中的枪,他闭上眼睛不去看眼前的一切,他不想,也不愿面对现实。但耳朵里回荡的声音,还是很现实的把画面传送到脑子里。

  少年就这样闭着眼站在犹如万千厉鬼的战场里,他不走。他也没有动,就这样一直闭着眼。

  片刻,便有敌军发现了少年,三五个人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拿着兵刃向他快步袭来。

  少年耳朵微微颤动,闻音猛地睁开眼睛,一瞬间的眼神锋利得能杀人,眼里透出无尽的冰寒。他挥起手中的那杆枪向前,脚下步伐敏捷瞬速看似生出花来,一枪既出气势如山又如巨浪扑袭的霸道,不留人一丝喘息。

  袭来的人应声倒地,但少年的目光不在他们身上,反而是看着前方直直地杀出一条血路,映在他眼前的只有那一抹红。

  一身红衣的少女挥舞着手中的刀,远看像似在跳舞。她舞的刀看似温柔,所过之处确无人生还……

  少年杀出重围来到少女身边,两人又被围了起来,他们一起再杀出了重围。远处一个背着箭和长剑的白衣少女骑着一匹马狂奔,旁边还跟着一匹黑色骏马,皆往少年而来。

  少年快步翻身上马,随后红衣少女也加快脚步至马身旁,少年伸手示意,少女握住少年的手,随即少年用力一拉,少女的身姿在空中就像一朵红色花那样轻盈地划出了一个弧线,最后安稳的落到马背上。三人两马就这样穿过宫里的城廊直奔皇城外去……

  兮国被灭,消失二十多年的龙封卷轴再次出现在江湖之中的消息遍布四国。各路人马纷纷开始行动……

  三年后景安镇

  夜深人静的晚上,一户人家阁楼处的窗户被悄悄的打开,一个人影从窗户里跳了出来,身上背着一个灰色的包袱似乎有点沉重。夜黑风高,正好无人当值,便给了机会那人沿着屋顶逃走了。

  次日清晨,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年,穿着打扮得像似江湖中人,但身上却丝毫没有那种江湖气息。

  他背着一个包袱悠哉悠哉地哼着小曲走在一片竹林小道上,走着走着就听闻后面有一群马蹄的声音,少年觉察声音越来越近便快速的找了个坡躲起来。随后马蹄声在十几米处停了下来一人指挥道:“搜!没骑马应该走不远,一路给我搜仔细点!”

  躲在远处的少年见机拿起了一块石子往对面方向扔去——“哒!”那群搜索的人闻声而去:“那边有动静,过去看看。”

  少年看着他们自以为聪明的嘲笑了一番:“一群蠢才,这样就骗过你们了。”刚准备转身溜走,带头指挥的男人低声说了一句:“声东击西。”便指着少年的方向命令到:“那边,过去搜!”

  少年看着慢慢往自己这边靠近的搜索人群脑子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撒腿就跑。

  人群看到少年便立马追去。

  “快,在哪,别让他跑了。”

  少年一路跑,跑的过程中还不忘给他们制造着障碍。他伸手拉住了一根竹子转了半圈松手,竹子将几个后面追赶的人拦腰撩倒。

  少年继续一路跑,后面带头的人骑着马追了上来,少年在地上捡起了几颗石子,一个转身跃起,石子扔向了后面几匹马,全部击中马腿立刻人仰马翻。只有带头的那个人用轻功飞了起来双脚踏竹而行,离那少年越来越近。

  少年眼看越来越近了,便边跑边大喊:“救命啊,杀人抢劫啦。”随即少年跑出了竹林,只见前面几十米处有一群看似山贼的人围住一辆马车,马车旁边还站着几个受了惊吓在哆嗦的老人和妇孺。

  少年突然灵机一动生出一条妙计,他加快步伐跑到山贼面前大喊:“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如此丧尽天良,你们真的是一群弟弟,胆敢欺负老弱妇孺。你们识相的快滚,等我后面的帮手到了有你们好受。”

  少年用他的烂口才成功引起了山贼的注意,山贼用凶煞的眼神看着他身后踏竹而来的人,那人脚尖刚落地,部分山贼们便挥刀冲了上去,混战之中少年趁他们不注意,随即把一个山贼从马上拉了下来夺马而逃。

  少年骑马向东行走,沿途路上少年不敢歇脚,路过三个小村庄。直到夜晚,少年路经一处破庙才停了下来做短暂歇息。因为他怕被今天要抓他的人赶上,所以才顾不上歇息一路狂奔,觉得稍微安全了,才敢让自己歇息片刻。

  少年就地里捡了些树枝干柴,在破庙里生起了火,然后打开了包袱,检查了一下——里面有一些衣物与干粮,最重要的是有很多金条。少年喝过水吃了几口干粮便匆匆熄灭柴火继续上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