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江湖叙事录之少年游

第五章 游子身上衣

江湖叙事录之少年游 临庭观雨 3327 2019-09-02 08:49:02

  三人行走数小时,来到一处山谷里。山谷是去往三石镇的必经之路,地势颇为险峻。

  远处山坡的高处上,站着一个笔直的身影。黑色长发飘逸,衣裙随风在动着,此人手里还握着一卷鞭绳。那人似乎站在那里许久,像是在等人。

  三人骑着马不紧不慢地走着,不约而同地抬头看着远处的那个身影。

  当走近了些时,阿简终于看清了那人的模样,并惊讶道:“你们看,山上站着的那位,不是前天夜里与我们交过手的那个紫衣女人吗?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在等什么人?”

  阿简突然发起了的一连串的问号,但都被少曳在一旁耐心的,一一解答一遍。

  “此人名叫苏未妤,是疾风堂里的一位杀手,卖命于吕四照。未入江湖榜,杀手榜排名前二十,但手中的兵器却大有来头;系江湖兵器榜上排名第十六的鳞鞭,与第十四的诡隐天丝。传说鳞鞭失踪已久,如今却落入了一个杀手的手里。

  此鞭出于皇室,存世已有三百余年,一百年前均由各朝皇族供奉,后因改朝换代而被遗落江湖,七十年里毫无音讯,直到上一位鳞鞭的主人出现。”少曳说到此处便停了下来,吊足了阿简的胃口,阿简咽了咽口水问道:“接下来呢?你一次性说完呀,别说一点留一点的。”

  少曳看了眼阿简那副求知若渴的模样,接着说下去道:“在那两百年的时光里,那鳞鞭一直都是被供奉在皇室里,从未被人使用过,权当是件祭祀用的器物,详细用途不明。之所以被人记住了是因为三十年前出现了一个人,一个无名之人。一人一鞭在一夜之间杀了烟南五十多名刺客,随即销声匿迹;此前没有关于他的传闻,此后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就像此人没来过世间一般,神秘莫测。想不到三十年后,此鞭尽然落到了一个女子手上,而且还是和烟南有关联的杀手,此中缘由不得而知。”

  少曳说完便抬头直勾勾地看着站在山坡上的苏未妤,一旁的阿简听完,整个人倒是懵的状态。

  随即一旁的温景楚开始发话了,他用淡然的语气说道:“走吧,人家只是看着我们,没打算真的动手,趁她现在还不打算动手赶紧走人。别跟一些小鱼小虾浪费时间,尤其是我的时间,很贵的。”说完还不忘瞪阿简一眼,以示警告。阿简无奈的笑了笑,随后便扬手起鞭赶马。

  三人匆匆快马加鞭而过,苏未妤看着三人经过的背影,眼神中流过一丝杀意,看着三人背影渐远便转身向山林里走去。

  阿简一行人经过快马加鞭终于来到了三石镇,阿简觉查到了似乎有人在跟踪他们,但并没有打算告知少曳与温景楚二人。

  三人首先来到了一家客栈投宿,趁少曳他们在打点的时候,阿简便开始找各种机会脱身。

  阿简环顾客栈内的四周,突然向小二问道:“小二,你们家茅房怎么走?”小二朝着一个方向指去,好声道:“客官,在那边。”

  阿简回过头,对少曳二人嬉皮笑脸地说道:“内急,我先去解个手,你们先上去休息我马上就来。”说完阿简便一个溜烟的跑了,跑的贼快。

  温景楚瞟了一眼阿简离开的方向,打着哈欠漫不经心的说道:“借尿遁,量他也跑不了。”说着便往楼上走去,留下少曳还站在那里,看着阿简离去的方向有些出神。温景楚突然停下脚步,声音温柔说道:“少曳,上楼吧。”

  少曳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凝重,随即便恢复一脸清风明月的模样,转身上楼。

  阿简跑到院子里,直接绕开茅房往后门跑去,警惕的环顾四周后发现没有人,便迅速开门离去。

  等阿简刚从客栈后院出来,没走几步就被一大堆人马包围了,正是此前一直在追捕阿简的一群镖师!带头的镖头是江湖排行榜上有名的铁面心,排名第十一。

  铁面心一行人把阿简带回了所住的驿站,在驿站里铁面心与阿简独处阁楼之上。

  铁面心带着一坛陈年的花雕酒进了阁楼,而阿简此时面对着一桌子丰盛的饭菜佳肴却毫无胃口;铁面心来到桌子跟前放下酒,挪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舒了口气。

  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分外安静的少年,他放下威严,用关心的语气说道:“怎么,不说话了?”

  此时,空气像是凝结了一般,抛出去的话得不到回应。铁面心就这样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阿简,时间过去了大半个时辰,阿简终于发话了。

  他目光与之对视,认真地说道:“铁叔,对不住了。我不想回去,请你代为转告我阿爹。江湖之大我想去闯荡历练一番,归家之期三五年后,不必太牵挂,去时康健,归时完好。我意已决!”说完之后,阿简再无一言,而是在等对方的回应。

  铁面心沉默了半刻,拿起那坛酒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喝完便把酒坛子重重往桌子上一放,豪气的说了一字:“好!”随后起身离开,留下阿简一人在屋里对着一桌子的饭菜。

  人已离去,风从门口处灌入,桌上的酒坛出现几道细微的裂痕,像开花似的慢慢生长开来,随着‘碰’的一声响起;酒坛碎成了一片片的陶瓷渣子,剩余的酒水也润湿了桌布,流到地面上。阿简看着空荡荡的门口,脸上写满了愧疚与自责。

  那风,给屋里徒添了几分惨淡。

  阿简离开驿站,独自在街上慢慢地走着,神情恍惚似有所思。阿简漫步回到客栈房间,不料少曳早已在房间内等候,看样子是是对他有所察觉。

  少曳率先说道:“饿了吧,先下去吃饭。”少曳并没有过问什么,而是来等阿简一同下去吃饭。阿简也并未惊讶,只是挠着头,呵呵傻笑道:“哈哈,我好像去得是有点久了,但也是人之常情嘛,还劳烦少曳你特地在此等候,真是怪不好意思了。”

  随后二人便一同下楼吃晚饭,温景楚早已在饭桌前等候,阿简依旧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一同入席,三人共度晚餐。

  第二天一早,阿简被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吵醒。打开窗户往外边一看,原来是一家新店开张大吉,再仔细一看,阿简目瞪口呆,嘴巴张得大大的却一句话都蹦不出来。只见那新店的招牌上写着几个黑漆漆的大字——简记钱庄。

  吓得阿简立马赶紧穿上衣服跑着下楼,一阵风似得从小二身边掠过。正在扫地的小二突然停下来看了下四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只觉得今天风大了些。摇摇头郁闷道:“今天怎么风这么大呀,刚扫的垃圾又被带出来了。”

  此时阿简已经来到了钱庄门前,看着那招牌上的字甚是尴尬难堪的表情。这时,从旁边走过来一个老头子,从后面拍了下阿简的肩,和颜悦色道:“少爷。”阿简吓得立马转过身捂住老头的嘴,示意说话小声。阿简慢慢放开手,轻声细语问道:“账房先生,你怎么来了?”

  老头子笑着说道:“昨天收到消息时刚好我们外出收账,顺道连夜就赶了过来。老爷怕你在外面受苦,吃不好,睡不好的。所以特地吩咐下来,我们办事的效率少爷您也是知道的,所以又逢吉日便开张啦。少爷有需要尽管吩咐,我们都将竭力以赴,做少爷您最有保障的后盾。”

  阿简听完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是好,脸上甚是尴尬的表情。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唤阿简,阿简听后整个人都像冻住了一样,给账房先生使眼色示意他先离开,半刻钟后阿简才缓缓转过身,站在他身后的是少曳。

  少曳和阿简回到客栈,阿简走到窗户外的屋檐上坐着,少曳随后带着一坛酒过来一同坐在屋檐上。二人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少曳倒了一碗酒递到阿简面前,阿简接过酒,但并没有喝,而是看着碗中的酒水细声问道:“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喝酒啊。”

  少曳拿着那一坛酒直接喝了起来。少曳酒量很好,但从他眼神中看出他并不是非常的喜欢酒,好像是被迫依赖一般。

  少曳喝完放下酒,面无表情干脆利落的回答道:“是。”

  随后接着就是对阿简的质问,少曳用锋利的眼神看向阿简,质问道:“自己说!”

  阿简看着大街上来往的人群,长长的叹了口气,正经说道:“我姓简,简名予。家中三代经营钱庄,你今天看到的简记钱庄就是我们家分号。此次出来是偷偷背着家里跑出来的,那些人也是我爹叫来抓我回去的。我只是想出来江湖闯荡历练一番,因为对江湖仰慕许久...”

  阿简越说声音越小,看着碗里自己的倒影模样,内心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把那碗酒递回给少曳,有气无力的语气说道:“谢了,我不喜酒水。”

  少曳看着阿简的举动愣了一下,接过碗直接干了。

  阿简低声细语道:“我年少初入江湖,看一切都是新鲜模样。少年心性贪玩,所以便离家出走,随后就遇到了你们。其实我心底觉得你们不像坏人,至少一路走来我尚且安好,也未见你们杀害无辜。倒是有几分与我相像,像是一样从家里逃出来的,不像江湖上的人。”阿简突然回过头来看着少曳,语重心长地问了一句:“你呢?也是像我这样吗?”

  突然从二人身后的窗户传来了一个声音:“意城少宅。”

  二人同时回头看,原来是温景楚坐在窗台上。也不知道温景楚这样坐在窗台上背靠着窗框多久了。

  温景楚扇着扇子说道:“管家。”少曳回过头来接着道:“少爷。”说完继续拿着酒坛大口大口地喝酒。阿简看着少曳翩翩公子温文尔雅的样子,却这般大口大口地喝酒时也露出一副疑惑满脸问号的样子。好像没见过哪家公子,这么有风度好修养的酗酒居然这么厉害。

  少曳停下来接着说道:“差不多。也不全是,再过一月就得回去了。”

  “家里催了”阿简问道。

  “没有,是妹妹回来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