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江湖叙事录之少年游

第十四章 少年失意

江湖叙事录之少年游 临庭观雨 2596 2020-07-20 23:34:19

  阿简刚走出门口,便迎面撞上了几个客栈小二。

  几个小二莫不声张的径直往房间里走去,直接略过了阿简。他们似乎目的明确,来到房间里开始井然有序忙碌的收拾起来。

  看上去很是熟练,不像是一两天这样练出来的。

  他们中有的两个人率先把中箭的尸体搬离房间,其余两人则拔掉房间内射得到处都是的箭,手脚利索,动作也非常娴熟流畅。给人一种感觉,像是他们经常干这事儿。

  阿简就站在门口处看着他们收拾屋里的残局,不出半柱香时间,他们就已经把房间清理完毕了。

  随后又有两个小二拿着新的窗户和木头,还有油漆过来,可谓是技能满点。

  阿简应声感慨道:“这年头小二都变全能的了?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修得了窗户盖得了楼房!”

  一个小二听到了阿简说的话,在忙碌的过程中还不忘回他:“要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把自己弄得一身才华!”说完,小二又埋头苦干了。

  阿简惊叹道:“是啊,出来混,不好好努力,那就得回去继承家产了。”随之脑补了一下那画面,直打了个哆嗦,浑身起鸡皮疙瘩,阿简表情更是一言难尽。

  阿简的心声是向往自由的,若是人生都被安排好了,自是受不了。所以才会有这一出。半夜逃出家门,出来江湖闯荡游玩。

  就在阿简游离的这一会功夫,小二们就已经把房间复原了!可谓是神速。

  小二们成功的刷新了阿简的世界观。已然成为了阿简心中认为的,又一神秘组织。——“上有烟南,下有客栈小二。”

  莫不感慨。

  阿简看着小二们离去的身影,不尽感慨。

  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你们以前是干什么的啊?这么厉害。”

  小二也不避讳的说道:“山贼。”说完,看到阿简脸上疑虑的表情,又补充了一句:“从良了。”

  小二话毕,便大摇大摆的走了。

  阿简恍惚道:“这年头山贼都开起客栈啦?江湖真大,什么人都有……那,楚管家是故意选的这个客栈吗?”想到这里,阿简的思绪久久不能平复。

  看着这个刚修好的房间,又看了一眼无人的走廊,阿简嘴里碎碎念道:“今晚我不想睡这房间了……”

  阿简看着那房间,就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幕,顿时觉得背后拔凉拔凉的,突然就对着楼下大喊道:“小二,掌柜的,我要换房间!”

  随后阿简换好厢房钥匙,来到了少曳的房间门前。

  他先是轻轻地用手敲了下门,发现屋里没人应。

  于是乎他又敲了几下门,欲要张口叫道:“少……”

  还没等他说完,一股强大的力量就把阿简从门外拉了进去,随后门自动关上了。阿简也整个人摔倒了在地上。

  “哎呀!嘶~疼疼疼疼……”阿简趴在地上摔得直叫疼。

  “小声点。”温景楚冷冷地声音说道。

  阿简听到声音,仿佛浑身的痛感都被抽走了,瞬间回过神来,注意力集中的,看着面前床上躺着的人。而温景楚则坐在一旁,看着床上地下的这两个人。

  阿简满脸疑虑不解地从地上爬起来,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躺着的这个人。

  他心里默念着——少曳。

  他转头看向坐在一旁桌子边的温景楚,脸上挂着许多疑问。

  温景楚兴许是猜到了他想问什么,便用他那没有什么感情的语调,不紧不慢的说道:“心疾发了。”随后看向床上躺着的少曳,话调一转,带着几分温柔的语气说道:“让他安静的休息一会。”

  阿简不作声,默认了。

  他走到床头边看着。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个人,看着他此时似乎很痛苦的样子,阿简只能默不作声地一边安安静静地看着。

  豆大的汗珠从少曳的额头上滑落,没入鬓边的头发里。他似乎被梦魇困住了。

  漆黑的梦里,那少年始终被困在那里,他惶恐,他对这片死寂的黑暗充满恐惧,甚至绝望。他握紧了拳头,指甲掐进肉里了,点点鲜血染红了他的指甲。可他却没有半点想要松手的想法,他只想握紧拳头不让自己害怕。

  他沉寂的脸上看不到表情,只能看到隐约有两行泪缓缓流过他脸颊,最后少年憋着一丝哭腔,用微弱哽咽的声音说着:“不要把我困在这。不要把我困在这里……呜呜,我想出去。我想去见芳珉……我想去见他们,我想见我的朋友,我的家人。不要把我困在这里。呜呜……不要把我困在这里……”

  他有想去见的人,但他却无法冲破这心魔,他被困在了这里,被困在了自己的心里。

  那一年里的那一天,一身铠甲戎装的少年,国破家亡,骑着一匹马往皇城外狂奔而去。

  等着他的或许不是光,但他没法停下来,只有不断拼命的向前去。因为落在他身后的是平生唯一一次感到的绝望,只有不断地狂奔,才会觉得有希望在前面等着他。

  他从城里走到城门口停留回望的一刹那里,让他见到了平生所见的,最残忍。

  少年出了这城门,就意味着要离开这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将再无家可归,未来的一生里,漂泊无依四海颠簸。

  他回头遥望着那长廊,长廊尽头只有火光冲天。还有凛冽的北风在呼啸。

  一滴粘稠的液体,从上滴落到他握住缰绳的手背上,红得发黑的颜色,滴落到手里残存的余温很快就被风吹凉了。

  少年抬头看。

  又一滴的血从城楼上滴落下来,正好落到了刚抬头的少年眼角处,擦过他的脸颊,拖过一道红色微长的血印。

  少年顿时傻眼了,只见他瞳孔放大,脸上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血还是烫的,城楼上的人也才刚死不久。

  血还在继续滴落下来,少年也看清了城楼上挂着的人。

  他的惊恐,慢慢地变成痛心疾首。他眼睁睁地看着城楼上挂满一排的尸体,变得冰冰凉凉,北风刮过他们的躯体,使他们的身体变得更加冰冷。

  那是他的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六姐、七姐……看着那些曾经最亲的人,以这种残忍的方式离去。少年悲愤交加的仰天长啸,眼泪也肆意而出。

  无人知道他那一天经历了什么,也没有任何的先兆告诉他,将要经历的一切。

  少年失意,带他走上另一条人生的路……

  少曳依旧在昏睡着,床榻旁边的阿简在守着他。

  此时,屋里的气氛安静到有些冷。阿简便拿出了他最爱的扇子给少曳扇风,边扇边哼着他常时最喜欢的小调曲子。

  一旁的温景楚默默的掏出插在腰间上的玉箫,暗自吹奏起来。

  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少曳也似乎听到了乐声,急促呼吸放缓慢了,随着乐声一起恬睡了过去。

  看着少曳安然睡去的模样,阿简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谢谢你。”温景楚突然说道。

  阿简被这来之突然的道谢,触动到了心底的柔软。

  心底的暖,随之满溢到脸上,开出一朵名为笑容的花。如暖阳照入人心底。

  温景楚也被这暖暖的一个无声的笑容感染了,脸上也露出一个久违的舒展笑容。

  温景楚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白瓶,想都没想的一把扔给阿简。阿简也也反应迅速的接住了。

  “解药。”温景楚说道。

  阿简看着手里的瓶子,又看了看温景楚,最后做抱拳礼说道:“谢了。以后,江湖上请多多指教。”

  温景楚没有说话,只是轻微的点了一下头。

  江湖那么大,能遇到的也是缘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