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江湖叙事录之少年游

第十七章 年少莫入江湖(二)

江湖叙事录之少年游 临庭观雨 4022 2020-10-17 09:22:00

  马车继续向东行驶。车内三人沉思过后,不得结果,便暂时把探子的事作罢。

  舒千珩第一个回过神来,用食指扣响桌子。

  哒哒——

  少简二人回过神,闻声望去。

  “咳咳,我们回归开始的话题吧,联合作战。”舒千珩收回食指,手自然的握成一个拳头平放在桌面上。

  少曳看了眼阿简,应道:“嗯。”

  “那我们要怎么做?”阿简问道。

  舒千珩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认真道:“不出意外,按我们现在的前进速度,大约会在傍晚时分到达流寇营地三百米外的金度山谷腹地,那里易守难攻,容易遭到伏击与敌方的前后夹击。敌方占据高地进行埋伏,对过往的行人下手。占据有利地形,即便人少,也能展开绝对攻势,捕抓猎物。”

  阿简傻眼的盯着地图上被指的地方问道:“那我们有胜算吗?”

  一旁的少曳则垂首静静地听完舒千珩的分析,打从心底里蹦出几个字来“军户么……”似乎是明白了温景楚的用意。

  流寇中亦有一些军中残兵,温景楚是以想用兵家之道还治兵家之身。

  舒千珩恬然一笑,认真的回答方才阿简的问题:“有的。他们最多五十人,军中残将不过半数,也不会一下子把所有的主力搬过来守山谷。我猜,他们应该会将那半数的残军分为两部分进攻,轻步兵和弓弩手。从山谷地形来分析,居高临下者,可采用弓弩,落石等进攻方法。步兵则困兽入笼时切断后路,来个包抄便可轻而易举的将敌人就地歼灭。

  而且,据我所知,他们都是昔日兮国的旧属部队;兮国军队,以弓弩和骑兵为主,作战擅长远程攻击,曾有过一支令四国都忌惮的‘潜龙’军团。希望我们不是遇上这支队伍的残军,不然,有点吃力。”

  “哇,这么厉害的吗?我们这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阿简一头疑问的瞪大眼睛看着舒千珩。

  “实事求是罢了。”舒千珩说道。

  “虽然险,但也不意味着就没有解决办法了。”

  说罢,舒千珩笑了笑,笑得很云淡风轻。

  阿简不知所以然,回头看了一眼少曳,想听听他的意见。

  少曳也觉察到了阿简炙热的目光正胶着在自己身上,他也猜到了阿简心里想表达的话。

  “千珩兄此行而来,必定是早已做好万全之策了吧。方得满脸笑意不见愁容……”少曳淡淡的说出这句话,仿佛看透了舒千珩的筹码与胜算。

  阿简有些呆滞的眨了眨眼睛,仿佛一瞬间有种错觉,自己和车内的其余两人是不在一个维度的。

  “接下来的行动,少曳听从千珩兄的安排,多谢了。”少曳抬起手,对舒千珩做揖礼以示感谢。

  “不必言谢。按我们这样的速度,傍晚时分会抵达山谷。我的计划是,将路程时间延长,明日一早抵达山谷。我手下的人,也刚好够时间绕到他们后方附近的临界点,我们驾车正面前进,趁混乱冲出他们的第一道防线。”

  舒千珩吸了一口气,气从鼻子里缓慢呼出。神情较为严肃,一改那云淡风轻的模样继续说道:“第一关不算最难,艰难的是后面遇到的人……四人金沐阶段,三人入圣,恐怕凭我们几个人,能不能硬闯出去……”

  阿简突然灵机一动,说道:“欸,他们不是流寇吗?我们把钱给他们不就行了,跟他们老大说下,把钱放下就当是过路费,让他们放我们过去。”说完,阿简便咧起一嘴白牙憨憨地笑了笑。

  舒千珩听完这番话后,无奈的笑着,摇摇头道:“行不通!别说见他们老大,我们还有没有命还不好说。听闻这帮流寇的头目很神秘,似乎没人见过他真面目,喜好和性情也无人知晓。”

  “那他们求什么呢?”阿简又问道。

  “不好说,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们的出现与他们的最终目的不明确,也不好揣测他们的行径。”少曳接过话说道。

  “嗯……”

  三人又陷入了短时间的沉思,车轮滚滚不停地在行驶着。

  从早上出发到现在正午,日头正盛。赶了大半天的路,也是时候找个地方停下来休整片刻。

  这段路的前后一片茫茫无际,是一片没有尽头的平原。周围没有多余的树木,只有稀疏的杂草和遍地沙砾;官道旁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淌过,奈何河岸两边也是只有稀疏的几根杂草生长。

  河水清澈见底,能看到河床底下铺满一堆被冲刷干净,磨去棱角的鹅卵石。

  河水冰冰凉凉的,哪怕是日头最盛的时候。

  温景楚把马车驶到河流边上,停好马车,阿简三人也先后下了车。

  温景楚后脚便把缰绳从马身上卸了下来,拍了几下马屁股,把它赶到河边喝水去。随后,他从车厢后头拿出来了一些吃饭的家伙,三两下的就在河边架起来了一个灶头。

  阿简见状,想着去河里抓几条鱼来。结果刚走到河边,他就迟疑了。水质清澈见底,水底无水草,亦无半条鱼的身影。

  “不用看了,河里没鱼。”远处传来温景楚的声音。

  阿简回头看了下温景楚,也明白了,水清则无鱼;他走近岸边脚底下踩着鹅卵石,慢慢的蹲了下来,清澈的河面上浮现了阿简的倒影。

  阿简看着那倒影,就像在照镜子一样,与水中自己的双眼对视。随手从脚边捡来了些石子,对着水里的自己扔去。

  咚!

  一颗石子入水,激起一圈圈波澜,水中人影也跟着随之荡漾。

  阿简看到了河床底下一颗有着黑白斑马纹的石头,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水里捡。

  手刚一碰到水面,下意识的就弹了回来。

  原来是河水太冰冷了。

  阿简运起内功,把内力逼至整条右臂,气流运作让手臂由内散发热量,保护手臂不被寒冷侵袭。

  他把手缓缓伸到河水里面,将那颗黑白的石子拾了起来。

  阿简举起手中的石子,对着太阳光照看,正看得入迷。

  在马车旁坐着的舒千珩此时正在四处姚望看风景,正巧阿简这一幕映入眼帘。

  他起身,笑着朝阿简那边走去。

  趁阿简不注意,舒千珩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差点把他‘千辛万苦’捡来的石子拍掉。

  阿简着实也被惊吓了一会,到手的石头差点又掉河里去了。他可不想再伸手下去捡了……

  “哈哈……”舒千珩见状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随后也一同蹲了下来,与阿简一同坐在河边。

  “差点吓到我了,你还笑。这水可凉了,有点渗透骨头缝的那种凉,你可以试试。”

  阿简一脸无害的建议道。

  舒千珩拿过阿简手里的石子说道:“听说,这条河的水是从雪地里的雪融化而来的,终年冰凉透彻,世间上还有流传着一个关于它的传说……

  传说,四国之外有方物。

  其中之一的绝境‘雪地’里有一座城,名为雪城。天神和他的女儿就住在这座雪城里。

  有一天,天神的女儿死了,天神悲痛欲绝,骤然间天地失色。几千里冰封的大地撼动,天地同悲;顷刻间,冰川复流,白雪融尽归还大地……

  雪融化成水,流入山川河流平原间,一去不复返。给寸草不生的平原带来了一线生机,滋养着一方人。

  人们给她取了个名字——雪女河。”

  舒千珩说完,手里把玩着这颗黑白的石子。

  阿简好像又发现了新世界一样,圆不溜秋的一双大眼睛看着舒千珩问:“你也知道这个故事?小的时候我爷爷有给我讲过这个故事,但我不知道讲的原来是这条河,我以为都是说书先生随便编的。”

  舒千珩把石子抛回给阿简,说道:“这些神话传说什么的,早些年出来的时候也听到过一些。都是坊间流传下来的,娱乐而已不必当真。”

  “我认知的所有故事,都是爷爷从小讲与我听的。我爱听这些,爷爷便每天一个不同的故事讲给我听,我也是从那时起,便喜欢上了他讲的那个江湖,想着来看看爷爷故事里的江湖是怎样的。”

  阿简看着远方,用很温柔的语气说道。

  “你爷爷该不会是个说书的吧?”

  “不是……他只是很喜欢各种各样的故事……”阿简垂首看着手中的石子仔细把看,舒千珩也见状转过头,看着远方,二人没有再说话。

  此时,千里之外的一间茶楼里。一个小厮正在打扫他主人的书架,鸡毛毯子挥挥几下,从书架上掉落下来了一本书。

  小厮弯腰将它捡起。

  他拍拍上面的灰尘,把朝地下的那一面翻过来看,看了下它的书名——《雪皑之境》,随后看到上面没有作者的署名,心想是年代久远遗漏的孤本,也习以为常了。

  茶楼书室数十间,书架百以千计,书有多者为珍藏,年代久远也甚多,不书姓名者也颇多。

  小厮见这书有些破旧,便拿到一旁修补去了。

  温景楚架好一口锅,下面生了些柴火。从包裹里拿出来一块烟熏肉,舀了些河水煮温,用来清洗烟熏肉上外面一层灰。

  烟熏肉洗好切块,放入锅中水煮,待片刻水准备沸腾后,再次倒入调料配料小火闷。

  香味扑鼻而来,知是佳肴将成。少曳也放下手中的书,移步朝河边走去,知会河边的那两人一声,该吃饭了。

  少曳朝着那两人走去,离他们越来越近,突然少曳的目光被前方的一样东西吸引过去了。

  他悄无声息地来到阿简身后,弯下身子凑近了些,突然伸手撩起了阿简马尾里的一缕头发,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他发现——原来阿简的头发是紫色的。

  平日里看着都是黑色,可这下在强烈的阳光底下却是紫色的。少曳心中不由生出疑问。

  阿简似乎觉察到背后有人,猛的一回头。发丝从少曳手里滑落,阿简的双眸正好对上了少曳的眼睛,两人的距离凑得有点近。

  四目相对,少曳先开口问了:“阿简,你的头发原来是紫色的……”

  “啊!是。”

  阿简被突如其来的问题和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少曳,惊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舒千珩也随声望去,看着两人的一言一行,也不知是尴尬还是怎么的,只好假装自己此刻不存在。

  阿简随后站了起来,挠挠头傻傻的笑着说:“是啊,我的头发的确和你们的不太一样颜色……”

  “嗯。”少曳轻声应到,又想起了是来叫两人吃饭的:“楚叔叔那边饭做好了,我们一起过去吃饭吧。”

  舒千珩听到第一个先走了,留下阿简和少曳还在原地杵着。

  阿简见舒千珩跑得飞快的,也跟着后面走去吃饭,半路却被少曳叫住了。

  “阿简……”

  阿简回头望着少曳。

  “没事了。”

  阿简疑惑了一会,随后便转身快步跟上舒千珩的步伐。

  少曳此时心里想的是:“我见过一个和你一样紫色头发的人……她死了……”

  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从少曳眼角边擦落,他用手拭去那痕迹,扮作无事的模样朝着三人的方向走去。

  传说,龙封卷轴的出世,身边都会有一个守护人出现。

  他们是被卷轴选中的人,一生只有一个使命,就是守护卷轴与卷轴里的方位,也被称为‘守龙人’。

  先人身死,后者居上。

  世间被称为守龙人的,只能有一个。只有在上一位守龙人身死后,才会有下一任来接替。

  他们身上唯一辨别的特征是紫色的头发,不论千里,他们都会来到卷轴及其主人的身边。

  因果宿命,皆如此般。

  阿简闻着香味,一路走来,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

  四人皆入席,阿简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吃了。每人一碗水煮熏肉,再配上一个馍,把馍撕成小块扔入碗中就着汤吃,吃得可是津津有味。

  用雪水煮出来的菜肴也颇有一番风味。

  佳肴果腹后,将东西收拾好。四人围坐在熄灭的火堆旁,准备议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