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江湖叙事录之少年游

第十八章 年少莫入江湖(三)

江湖叙事录之少年游 临庭观雨 3124 2020-10-25 12:20:06

  “你们在马车上说的,我大致都听到了。那么,千珩你带的人马够吗?”温景楚说道。

  “十人。是我的近身护卫,装备可连发的弓弩,不为杀敌,只为制造混乱,打乱敌方阵型伺机冲关。速战速退,不必恋战。”

  舒千珩停下来思索了片刻:“后面第二关面对的人,可能需要楚管家你多多出力了……”

  “是说那些高手吗?”阿简问。

  舒千珩:“嗯,不知道他们会派多少高手在后面拦截……”

  舒千珩心绪似有不安,眉头微蹙,不再言语。

  “那就按你说的计划行动吧,后面的事情后面说,不急。我们接下来好好在此地休息下,风景也不错,还可以就近逛逛这黄沙之地。”温景楚轻扇折扇,似出来游山玩水般,轻松自在。

  还是一如往常,不把多余的人和事放心上。

  舒千珩出于本能反应,对于温景楚的这种松懈状态表示不解,目光转投向少曳,求解其惑:“他一直这样吗?”

  “嗯。”少曳也只是轻微的点了下头,并未多说什么。

  三人也暂时卸下戒备,一一应允了。开始做各样的事——看书的看书,晒太阳的晒太阳,看风景的看风景,咋一看上去也跟着不太紧张的样子,其实内心如立深渊涯前。

  是出于对温景楚的信任,亦或是对他抱有绝大的信心。才能得此片刻的安逸时光。

  千里之外的浚西

  一个探子火速传来密报。

  “报——”门口的侍卫一声吆喝,只见一个黑影火速窜来,抵达堂下。

  探子来到堂前,双手抱拳单膝下跪拜见他的主人。而堂上坐着的,正是吕四照。

  “禀主人,您要找的人找到了!”黑衣人的语气显得有些激动。

  堂上的吕四照听到这个消息,依旧气定神闲的端着茶盏在那摆弄着茶盖,看上去并不那么在意。他这般难测的心思,仿佛给在场的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片刻后,他才慢悠悠地说道:“在何地?”

  跪在地上的探子这才咽了咽口水说道:“回禀主人,在离窟城百里的一个流寇营地里。”

  “嗯。”吕四照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茶,待茶入喉回甘后,放下茶盏,声音转而严厉道:“东西在他手上吗?”

  “是,属下已确认。流寇首领正是兮国的十二皇子,顾兮!卷轴在他手上。”

  吕四照听着探子禀报,伸手从袖口里掏出来一块白玉,一旁躬身站着的仆人眼疾手快地向他递过来一条帕子。

  他拿着帕子开始擦拭着白玉,随后说道:“把东西给我带回来,人,杀了吧……捎个信给烟南的二当家还有疾风堂,叫他们务必完成任务……还有,把这个消息,给我传遍江湖!速去。”

  “是。”

  黑衣人接到命令后,以最快的速度行动起来。

  屋内剩下两人,吕四照依旧在擦拭着他那块白玉,一边在吩咐身旁的仆人:“去,通知银护法,让他亲自去一趟,别人做事还是不够放心。”

  “是。”

  仆人随即退下。

  白玉终于被擦拭完毕,吕四照看着那无暇的玉自顾自说道:“终于开局了……这一场天下的争夺……”

  疾风堂总堂

  一声啸鸣,一束五彩的信号光冲天而上,直至云霄,顷刻间化作五彩烟火四散开来。

  躲在暗处的人,如接密令,纷纷倾巢出动。

  眨眼间,绵延数百里的地方相继发出五彩信号,此间的大地就像是一场空前盛大的人间烟火盛会。

  绵延不断的山峦一处接一处的发出信号。

  一个戴着面纱的紫衣女子,正矗立于屋顶之上,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她知道是新的任务来了……握住鞭子的手握得更紧了。

  三石镇花楼

  一个下人脚步急促的从长廊走过,手里端着一张纸条,脸上写满了着急。他来到一处院落,终于看见了他要寻的那人。

  下人走到男人身侧,躬身低头做谦卑姿态,双手将纸条递给他的主人。

  男人伸手接过纸条,下人随即退去。

  他打开纸条过目,很快的又合上了。

  从腰间掏出一个小圆筒物件,拧开火引。一束猩红火光冲天,在花楼之上开出了一朵花。

  那是花楼的独特标记——蔷薇印。

  一支衣服上带有蔷薇印的队伍从花楼出发,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夺取卷轴。

  男人双手背在身后,一脸志在必得的模样:“这下有大买卖了……”

  不到半天时间,卷轴的消息已渗透到了江湖之中的各大门派里。

  江湖上名列前茅的十八个门派,也纷纷派出了他们的弟子前往窟城。

  罗镜堂、明华山、清阳派、苍鹿派、大支横、小支横、李家、仙鸣教、渡月楼、天域苍穹派、千机楼、点将城、碧落宫、水云台、花楼、疾风堂、烟南派、关山月筑、他们被统称为天下十八派。

  天下大小门派数百上千,在江湖上占据一方位置负有盛名的,唯独这十八派为代表。

  一场黑暗的狂风正在齐聚窟城的流寇营地。

  天空中传来了一声鹰鸣。

  舒千珩正抬头看,看着天上的雄鹰在盘旋。

  温景楚抬起一只手来,大袖垂垂而下随风轻摆。仙姿绝色,矗矗迎风立。

  天上那雄鹰仿佛看到了着陆点,几回盘旋下来,收回翅膀平稳的落到了温景楚的手臂上,站得稳稳的。

  舒千珩的目光在那只鹰身上锁得死死的,生怕疏漏了什么。

  雄鹰的脚上绑着一个铜制的精美雕花小圆筒,看起来价值不菲,但这只鹰似乎是来送信的。

  温景楚拧开盖子,从里抽出了一张卷好的小纸条来。他抖抖手臂,那只鹰便展翅向空中飞去,转了一圈后,落在了少曳的肩膀上,斜着眼睛看向少曳。

  少曳在看着书,就这样任由它落在自己的肩膀上不去打扰。

  远处传来温景楚声音:“梨姜给你写信了。”

  少曳没有回答,又翻了一页纸,他对着那只鹰轻声温柔道:“回去吧,青辽。”

  那只鹰像是听懂了他说话,展开双翼,在天空中鸣叫三声,翱翔而去了。

  似乎是在说“主人,我走了。”

  温景楚看着天上的雄鹰飞走,蓦然的问了一句:“你不打算给她回信么?”

  “不打紧,她知道的。”

  少曳只是淡淡的扔出了一句话,封住了温景楚的嘴。

  “她无非是问我何时归家,我亦说过,再过一月便会归去。”

  一旁看风景的阿简听到后突然来劲了,好奇的跑到少曳跟前打听八卦。

  “少曳,梨姜是谁呀?”

  少曳给了阿简一个白眼,还是不免其烦的说给他听了。

  “我妹妹。”

  “哦,我想起来了,少曳你之前说过你有两个妹妹的。”

  “嗯。”

  “看来她们好像都很喜欢你这个做哥哥的。”

  “……”

  ‘噗呲’在一边晒着太阳的舒千珩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你个傻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阿简一脸懵:“我说错了什么吗?”

  舒千珩笑了笑从阿简的身旁走过,顺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径直的朝着温景楚走去。

  少曳不想再探讨这个问题,也合上了手中的书本,离开位置走去逗马去了。

  留下阿简一人在原地发愣,还自己小声嘀咕:“难道是阿珩他知道什么?”他一边在想,又一边的在摇头否定。“不不不,他和少曳以前又不认识,怎么知道人家家事呢,我还是不要胡乱猜测好。”

  天上又传来了鹰鸣声。

  四人相继抬头望去。那鹰落到了温景楚的肩膀上,还是刚才那只‘青辽’。

  这次它才飞出去一会就接到了新的来信,温景楚打开纸条过目,紧接着纸条在他手里被燃成了灰烬。

  三人眼光皆投到了温景楚身上,期待他说出内容。

  温景楚拍了拍手上的灰烬:“有好消息和坏消息。”

  三人不约而同的齐声道:“好消息。”

  “龙封卷轴的下落有了。就在流寇的头目手上……”

  阿简迫不期待的想知道下一个内容:“那么坏消息呢?”

  “卷轴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江湖,各大门派都派出了弟子……不久后,那里将会变成……地狱。”

  “什么!”舒千珩第一个感到惊异。

  “那我们会遭殃吗?”阿简怯怯的问道。

  温景楚甩开扇子,悠悠扇着道:“等他们先争个你死我活,我们坐享鱼翁之利,借机过路。听说,他们的头目是兮国的十二皇子,名字,好像叫,顾兮。”

  听到顾兮二字,舒千珩的心绪微微觉堵,有种说不出的感受。

  阿简似乎听了温景楚的话,觉得心里安稳了些,转头看向少曳,看到他在喂马,好玩的心一下子又被勾走了。

  也跟着跑了过去一起喂马。

  舒千珩寻思着方才温景楚说的那个名字,漫步走到温景楚身边,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噌噌说道:“曾经有幸去过一次兮国,在那里我记住了两个人的名字。一个叫梨川,一个叫顾兮。都是铮铮铁骨的好男儿。可惜,从未与他们二人打过照面。”

  温景楚清冷的声音,带着点讽刺的味道说道:“于你而言是有幸,于兮国的他们而言,则是祸害。”言辞之间带点锋利。

  “……”舒千珩自知说什么都无用,便不再出声了。他何尝不知他所言何意,只是有很多事情都是无法说出口的。

  只能咽下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