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江湖叙事录之少年游

第二十四章 食之无味

江湖叙事录之少年游 临庭观雨 4402 2020-11-30 22:36:10

  次日清晨

  阿简醒来,伸了伸懒腰。洗漱完毕,准备上街上逛逛。

  踩着清晨的露水与淡黄的日光,阿简走到院子里,没有看见一个人影,心里郁闷,暗自道:“大家伙是去哪了?”阿简环视四周,只见院里飘落下来几片枯叶,有些清冷。他定定地看了看坐落在院中央的那一套石桌石凳,心里回想着昨夜的盛景。眼底多了些暖意,嘴角不知不觉地上扬了起来,轻浅一笑,尽露少年风采。

  他扬步走到少曳房门前,伸手轻轻地在门上敲了敲。等了片刻,不见屋里人回应,便顺手推了推房门,瞧见门里是锁着的,心想“难道是都还没起床?”

  阿简寻思着,不知他们昨夜喝了多少酒,便也不好再打扰他们休息,于是便自己想着下山,先吃个早餐。

  下山的路很好走,两边开满了白色的野菊花,朝阳的风里伴着阵阵清香。阿简今天心情不错,一路蹦跶着下山,不一会儿的时间就来到山下酒馆门口了。刚驻足片刻,忽闻街巷传来一阵炮仗声,便猜到了结局。

  他朝着声音方向走去,果不其然,那街角拐角处,一家新开的简记钱庄正在贺开张。

  不管阿简走到哪,简记钱庄都会开到他所到达的地方,爱子心切,恐游子身上无衣,日夜盼思归。

  简记钱庄能开遍天下,但也有唯一一处,开不到的地方,那便是昭国的都城——临安。

  不是财气不够,也不是竞争激烈,而是,他们害怕影响到了那位大人,给他招来不好的名声……都是能隐则深隐之。

  阿简来到钱庄门口,驻足深思了一会儿,便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钱庄里,账房先生是第一个看到阿简的。他连忙小跑了过去,和蔼地笑着,道:“少爷,您来啦。”

  阿简四下张望,似乎在找人,问道:“账房先生,我铁叔呢?他回来没有?”

  “呃。回来是回来了……”账房先生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未等他将话说完,阿简就已经往内院冲去了。

  阿简冲到院内,直接对着空气大喊了起来:“铁叔!铁叔!”喊了两声,见没人应,准备喊第三声。谁知,远处飘来了一个彪悍且带着些许暴躁的声音,应道:“喊什么喊,大清早的,人都被你吵醒了。”

  阿简闻声望去,见铁面心从走廊里迎面走来,开心藏不住的他,两三步就已经跑到了铁面心面前,一把扑了过去。

  好在铁面心长得高大魁梧,身子结实,不然被他这么一扑,定是要散架了。

  铁面心一脸嫌弃的扒开阿简,道:“哎呀!去去,多大个人了,还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阿简见了铁面心撒娇的笑了笑,道:“人家想你嘛,我还一路在担心,现在心终于放下来了。嘻嘻!”

  铁面心敲了一下他脑门,说道:“臭小子,哪学的古灵精怪的……进去坐着说。”

  阿简继续古灵精怪地撒娇,道:“铁叔,我还没吃早餐呢,你叫他们顺便上份早餐上来吧……”

  铁面心:“就你小子贪吃!”阿简听着,龇牙的笑了笑。

  铁面心领着阿简去了楼上一间屋子,那里可以看到整条街的面貌,很适合盯梢之类的,不易被路上行人发现,楼上也僻静。

  铁面心和阿简两人面对面的坐着,下人很快的,就端了一些窟城的地方特色早点上来。还没放下,阿简的眼睛就已经盯着盘子上的美食了……

  铁面心不忍直视地看了他一眼,叹气道:“唉,在外面没吃好的吧,不比家里,你是小少爷,好吃好喝的供着。”说完,又是叹了一口长长的气。

  这边阿简已经埋头吃了起来,听他这么一说,漫不经心地抬起头来看着铁面心,道:“还……好吧。”这一句话,任旁人听了,都觉得有几分勉强,何况,说的人也有点勉强。

  铁面心静静地看着阿简吃完,才开口说道:“有件事,我要问一下你。”

  阿简略惊,道:“什么事?铁叔你说。”

  铁面心的脸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甚是有点让人害怕。

  他撇开了先前和阿简打闹的语气,严肃认真的说道:“你们走了之后不久,我们也撤退了,我们之间相差了半个时辰。他们那边派出了两队杀手追踪;一队人马半路拦下了我们,另一队人马,往你们的方向去了……”

  阿简听到这里,觉得有点云里雾里的感觉,问道:“铁叔是说,有杀手追着我们来了?可是,我们一路上都没有见到人啊!”

  铁面心继续说道:“是,那一队人马的确是往你们那个方向去了。在我们解决了将我们拦下的那些人后,我就先行一步去追他们了。这里,拖了半个时辰,与你们走的时间加起来,就是相差了一个时辰。”

  阿简疑惑,道:“这其中,有什么问题吗?”

  铁面心回想途中看到的场景,道:“在离城门口三十余里的那片林子里,我看到了那些杀手。他们全数毙命,所有伤口都是瞬间造成。”

  阿简震惊,眉头也紧跟着动了一下,道:“谁?”

  铁面心沉寂了一会儿,说道:“从伤口上判断,所有人身上的伤口,切割面和深度一致,是死于同一件武器,且是一瞬间造成……是一人所为。能在一瞬间,击杀近十名的杀手,且让他们丝毫察觉不到;这个人的武功境界,想必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功力深厚,能藏住杀气。更是远远在我之上……”

  阿简也跟着分析,道:“每种武器留下的伤口都是不同的,那是用的什么武器?”

  铁面心沉默了。

  对坐的两人双目凝视着对方,铁面心迟疑了一下。但接下来的这句话,让阿简心头猛的为之一震!

  片刻,那两个字,终于从铁面心的嘴里说出来了。

  他撬开嘴唇,重重的道了出来:“扇子!”

  “……”

  阿简没有说话,只是觉得胸口像是被人重重的锤了一下,面露难色。

  铁面心见状,脸色也跟着沉了下去。他知道阿简心里很在意这两个字,从小到大,一直很在意。原因是因为他的爷爷在他很小的时候,送了他一把扇子,教会他使用扇子的武功,他的童年里,均是被这两样东西占据满了。阿简崇拜教他武功的爷爷,也敬爱那个天天给他讲故事的爷爷,只是,好景从来不长。阿简也并未想到,被他视为生命路标的爷爷会这么快就逝世了……

  铁面心用一种怜爱的眼神看着阿简,阿简也并未表现出什么异样的情绪,他这才接着向阿简询问,道:“你身边可有会使用扇子之人?”

  阿简出乎意料的镇定,摇摇头,道:“我们当时都不在场,都在比武凑热闹。”

  说这话时,阿简心里有犹豫,他并没有把温景楚说出来,虽然见过他使用过几招扇子的招式武功,还和自己如出一辙。但阿简心里,也不好妄自下论。况且,那段时间他们在比武,而温景楚也在场观看,在不知真相时,更应该守住本心,不非议,也不草率妄论。

  突然,坐对面的铁面心来了句,语重心长的话:“回家吧!”

  “啊?”阿简一惊。

  铁面心又道:“这次算是侥幸,下次如果再遇到这样的危险,恐怕,我不能每次都像这样及时赶到。”

  他是在害怕,害怕这个少年在江湖上出什么意外。

  铁面心推心置腹道:“这件事疑点颇多,我不放心。”他不忍心,阿简去走他们过的日子,怕他迷失在江湖的恩怨当中,他想拉他一把,心里有个声音在叫他“把他拉出来!”他想把这个少年从泥潭里拉回来,趁他还未深陷其中。

  阿简道:“他杀了那些追兵,不是帮了我们吗?可见,那个人应该也不是敌人。不然他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是啊,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呢?铁面心不敢再想下去了,只觉头皮一阵发麻。所以,他打算暗地里去查。

  铁面心想着尽快结束这个话题,道:“这件事你不要管,你日后要多留个心眼,遇到事情,赶紧跑了再说。别瞎参活,不是这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知道了吗!”

  阿简只觉得平白无故的,像被骂了一顿。

  嘟着嘴,调皮道:“那铁叔你是这金刚钻吗?”

  铁面心听了这话,坐不住了,只想教训这小子一顿。道:“嘿,你这臭小子,在外面净学这些乱七八糟的,看我不教训你!”说完,便举起手拳头来,准备教训那臭小子一顿。

  谁知阿简闪得比谁都快。铁面心刚举起拳头,阿简就已经跑到门口了。

  铁面心一声吆喝:“站住!”

  阿简竟乖乖的定住了。

  铁面心顺了顺口气,坐下来平缓语气说道:“回来。跟你说个事。”

  阿简:“我就站着,你说。怕你打我。”

  铁面心:“我把凤儿带回来了,你不去看看她?”

  “……”

  阿简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愉快,道:“她应该,很讨厌我吧。”

  铁面心调侃道:“毁人家小姑娘的脸,还把人家弄了一身伤,还想人家喜欢你,有点难咯……”

  听到这里,阿简的脸都青了。他不说话,就那样愣愣的杵在门口,等着对面桌上的人接着说下去。

  铁面心接着说道:“脸,怕是治不好了……你打算对人家负责吗?”

  “我……”阿简一时语塞,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只能抿着嘴唇,低下头,继续沉默。

  铁面心打铁趁热的说道:“成亲吧!娶了她,对她负责,也履行了你们双方父亲定下来的婚约,皆大欢喜。”

  “不可!”阿听了之后,直接拒绝。

  “别跟我说你还是个孩子这样的话。你已经十八了,年少成家也无不妥,事业这也轮不到你担心,大哥是准备把简家的所有家业都交到你手上的。”铁面心不想给他反驳的机会,想逼他妥协。

  阿简也是个倔强的人,认定的事,不管怎样,都会做到底。可这种非本愿的,他也绝对不会妥协,只能杠。

  阿简沉默了许久终于出声了,道:“做错的事,我会负责,但不是你们口中说的那种‘负责’,她脸上的伤我会找人帮她治好,天底下奇人异事那么多,总会有办法的。”

  被眼前这小子这么一杠,铁面心不禁的开始由头至下的打量着身边这小子,出去一段时间,更难管了。铁面心揉揉眉心,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想干嘛了。

  阿简看了看铁面心,又觉得方才顶撞了他有些不好,暗暗道了句:“对不住。”铁面心并没有听到他的这一声道歉。两人就这么暂时的耗着,一个坐着,一个站在门口边上,谁也没有再说话。

  门口灌了一阵风进来,似乎吹散了之前的那些阴霾。

  两人同时抬起头看着对方,铁面心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良久说道:“如果没事就去看看凤儿吧,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交给我们大人去做吧。切记,江湖之上,莫要惹事。”

  “嗯。”阿简微微垂首,应了一声。随后,铁面心便唤人来,带阿简去看望凤儿。

  看着阿简离去后,铁面心双手背在身后,看着门口外的天空道:“李鬼,你怎么看?”躲在屋内暗处的人,闻声走出黑暗,来到铁面心身后,双手揣在袖子里,身子微微弓着,看似有些驼背。这人头戴方巾,身着麻布做的褙子,里面的衣服却是好料子,与外面那件麻布衣形成了鲜明对比。

  此人一脸和蔼,正是账房先生。

  他向前一步,走到铁面心身侧,与他并肩而立,道:“刀尖舔血的日子的确不好过啊,若是少爷他一心想踏进这江湖,恐怕是拉得了他这一把,而救不了下一次啊。”

  铁面心严肃道:“决不能让他见到那个人,不然那时候一切都晚了。要守的秘密也守不住了!”

  唉!

  账房先生轻轻一声叹息,随后道:“怕是用不了多久,这个秘密就保不住了。江湖人多口杂,而且……你真当旁人看了他那把扇子,不会猜出些什么来?有的没的,他们只会在乎他们所认为的真相,这搞不好就会被送了命。如果有那个人的庇护,他在江湖上也没人会动他,不过这样一来,简家就会失去了一个儿子!”

  铁面心心里又何尝不知。就如同二十年前,现在的简家当家一样,失去了唯一的兄弟。如若二十年后,再失去自己的儿子,那该如何是好?他想守的就是这个宝贝儿子,捧在手心里也生怕碰碎了。

  铁面心不敢再多想,转过头对李鬼说道:“安排好,名予的事情,尽快帮他从江湖里脱身。”

  “是。”李鬼说完,便消失了。不知他何时走,亦不知他何时来。

  阿简被带到了凤儿所在的房间里,他缓缓地走近床榻,距离半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他隔着床幔往里看,透过一层朦胧的轻纱,他看到了她的脸,隐隐约约能看到她脸上的疤。阿简没有说话,只是停留了一会,而后转过身走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