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10章 你烦死了!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2894 2019-08-08 14:08:50

  “你没事吧。”

  戚玥关切的问道,此时手上拿着沾湿的帕子向眼前的活物探去,此时又道,“你需不要用帕子擦擦。”

  见眼前的人没有回应,戚玥便大着胆子上手,“我来帮你吧,我见你好像是受伤了。”

  活物用力的推开了戚玥的手,此时怒目而来,声音里满是狠色,“不要碰我。”

  声音虽仍是微弱,但是能分辨的出是个女子的声音,“原来是个女娃娃。”

  戚玥没有被她的声音威慑到,继续主动地向前试探着,她抓起活物的手,便把那浸湿的帕子放在她的掌心上,然后说着,“你放心,我没有恶意的,这里也没有人,你可以好好擦拭一下你的脸。”

  “你是不是听不懂,不要碰我。”

  声音粗着,加重了怒意。

  “你又不是个男娃娃,有什么难为情的。”

  戚玥一点都不怕眼前的狠声。

  “你如此和我说话,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活物圆睁了的眸子向戚玥瞪过来,此时戚玥居然放声笑了起来。

  “你再不好好处理自己的伤口,别说杀我了,我杀了你还差不多呢。”

  活物似乎是阻挡不了戚玥的主动,毕竟她试探性想使劲,但是诚然有些生难,她此刻的手脚均使不上什么力气,也只能任由戚玥向她靠近。

  所幸眼前这女人也倒不是可怕的人。

  她居然温柔至极的帮自己擦拭着身上的每一处不干净,此时戚玥的鼻息渐渐逼近,开始往她的脖颈而来,她的身子瞬间生来一股子热气,一直爬到了耳勺。

  戚玥注意到了活物的反应,诚然是觉得好笑,“你又不是个男娃娃,怎么还会害羞的?”

  待活物脸上的污垢被轻轻的拭去。

  戚玥竟有些惊愕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眼神愣住,一直望着活物。

  她瞧的真切,那一巴掌大小的脸上竟生着诚然精致的五官,那每一处让人落眼的地方均生的不打,但是恰到十分的好看。

  柳叶眉勾勒出好看的弧线,下面镶嵌着两颗有些怒意的珠子。

  “你瞧够了没有?”

  “没有……”

  “你……”

  “你为何能这生的这般好看。”

  戚玥发自肺腑的感叹让活物一时间怒的说不上话来,她使劲的用手向后撑了一撑,想要试图站起来,但是由于身上的伤势太重,她只能短暂的离开了一下地面,又重重的落了回去。

  她试着伸出双手,幸好这方还是有些力气的,迅疾夺过戚玥手中的帕子,甚是诧异的说着,“你莫非喜欢女人?”

  “没有……”

  戚玥摇着头连道了好几声“没有。”

  此时又恐对方误会,补了句,“确切的说,我也不知道,我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只是觉得你长得好生俊气,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戚玥看着活物拿着帕子自顾自的擦拭着,并没有理会她方才所言,这方想着是不是该继续再补充两句,但是诚然又想不出什么正经的说辞,毕竟她诚然喜欢眼前之人的模样。

  “可有人夸过你,长得真是好看。”

  “没有。”

  活物冷嗤一声,“我不需要,那是娘们在意的事情。”

  “娘们?你不也是个女娃子吗?”

  “我不是。”

  活物把头转向一边,眼神对向池塘边上的一处,让自己的视线好有归处,她诚然是早就忘记了自己是个女娃的身份。

  如果不是眼前这小女娃叽叽喳喳的碎叨,她许是都不知道自己不过是个方十岁出头的孩子呢。

  戚玥往活物视线所去的地方看了一眼,确认没有东西后,又问道,“你怎么会受伤的?”

  “你为什么在这里出现?”

  “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不会是哭了吧?”

  ……

  活物噙住了眼角的泪水,她知晓像她这样身份的人是不能哭的。

  眼泪是属于弱者,她生气的转过头去,对上这个在她旁边问个不停地女娃,“你烦死了,你是从来没有人和你说过话吗?哪来的这么多话。”

  “是的。”

  戚玥在旁笑着软软道。

  “在这里从来没有人和我说话,我是许久了,第一次开口说这么多话。诚然是有些聒噪了,当真是……”

  “方才是我过分了。”

  戚玥本想道歉,此时耳边竟先传来了活物的声音。

  “没有没有……”

  戚玥摇着头,笑着说“没有”,但是此时眼里已是泛着泪花,“你能听我说话,便是很好,我总是怕,有人一听到我说话,就消失不见了。”

  ……

  活物名唤柏伶歌。

  起初戚玥问她的名字的时候,她还支支吾吾的没有说,后来经不住戚玥死缠烂打的追问,“是人便有名字,怎么会没有名字?就像我叫戚玥,因为朱玉姑姑在七月的时候遇到了我,便就直接唤我戚玥了。”

  “如若一定要有个名字,你就叫我伶歌吧,柏伶歌。”

  柏是她师傅的姓氏,伶歌是取了她早就孤苦之意。

  柏伶歌想着名字这东西当真无用,她这一生曾有过太多的名字,例如每一次接受了什么任务,都会有一个名字,在任务终了的时候又会彻底抹除关于这个名字的一切记忆。

  她和戚玥讲起过这段,戚玥笑着说道,“那便如同和我跟人说话一样,我一旦找人说话,那人便会不见。”

  戚玥发现伶歌身上还有很多的伤痕,便想着把伶歌扶向殿中。

  到了殿内,戚玥扶着伶歌小心翼翼就床边而坐,便在殿中寻着能处理伤势的药物,希望能缓解一些此时她身上的苦楚,伶歌坐在床边浅浅的弯起嘴角,她从未被人如此对待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