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12章 壹叶堂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1217 2019-08-10 15:31:52

  伶歌自年幼目睹丧父之时,她便坚韧的告诉自己,再难受都是不能掉一滴泪的,因为她在大仇未报之前,都只能怀着恨意生活下去。

  就算是她在地宫里眼见着一个个倒下的人,嗅着被虫子腐蚀的尸体发出烂臭的时候。

  在怯懦的执起人生中第一把刀去捅向第一个无辜之人的时候。

  再到后来刺死了对自己有恩的师傅的时候,她都只是噙着泪水,然后让泪水在喉咙里咽下去。

  她曾恨恨得咬破了嘴唇,她发誓,“有债必偿。”

  ……

  “这还远远不够……”

  当伶歌拖着沉重的身子,在一滩血泊中爬出来,她那眸子里透着恶狠狠的锋芒,褚君墨对上她那充满杀戮心的眼神,说着这还远远不够。

  眼前的女娃在汝阳王府的地宫里熬过了寒暑。

  凭着超于常人的意志,没有被孤独和杀戮所畏惧,她为了活下来,敢于豁出性命与他人搏斗,这些都可在她一身的伤中瞧的明白。

  她已然做了很多,就像世姜在旁边说的,“能熬到最后,她实属不易了。”

  “可是她还不会杀人。”

  褚君墨淡淡的说道。

  褚君墨的话让世姜着实震惊,女娃是地宫里最后活着的人,显然她是有杀过人的,而且这心狠的不是一般的厉害,是超出这个年纪的怖人。

  如果这样子都不算会杀人,那么殿下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样的人?

  他精心策划的“地宫计划”,不就是为了培养出那一个存活到最后的人嘛?

  褚君墨心中所想的是找到那把最有力量的刀,让那站在郑国阴暗处或是明面处的人忌惮他的威势。

  褚君墨在等那一天很久了,虽然他早就是郑国让人爱戴的二皇子,可是只要他不是嫡子,那么他就不是名正言顺的储君。

  “世姜,我要你送她去壹叶堂。”

  他转过头对上世姜疑惑的眼神,“做我的刀,她需要的不只是一个想要活下去的心,还更需要常人难以兼获的本事与勇气。”

  身处九州,无人不知壹叶堂是一处什么样的存在?

  那里是专门为培养正义的刀客的。

  他想要送女娃去这样的一个地方,显然女娃已经达到他的要求了。

  伶歌虚弱的软在血泊中,她听到两个男人的对话,她的心里显然是满意的。

  她在等,一直都在等,她需要得到褚君墨的信任,而且是全盘的信任。

  壹叶堂的训练是比地宫还是难以忍受的,也许在地宫磨炼的是意志,那么在壹叶堂就更难避免受伤和欺辱。

  伶歌在被世姜送来的第一天,就以男装示人,她知道要想学到最好的本事,那就是不要把自己当做特殊的人,在三年里,她接受了和任何一个刀客一样的对待。

  在酷暑中站梅花桩连站十二个时辰,在腊月里她禁受冷风侵袭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刀口,她握刀的手的茧子层层加深,也让她愈加不再害怕挥刀直下杀人的可怕。

  从起初出任务的时候,她还稍显笨拙,总是会留下大大小小的伤痕,有时候会因为伪装的不够彻底让人发现她,有时候会因为出手不够利落遭到别人的回击。

  可是如今的她,已然不是三年前的女娃了,尤其是对上他的师傅缪毒时,那是他在壹叶堂的最后一个任务,也是汝阳王府交代给她的第一个任务。

  当缪毒的刀划过女娃的发带,当伶歌的头发在霎时间倾散开头,那一刻缪毒是懊恼的,但是又在下一刻变得欣喜和疑惑,这就是他手把手带大的小狼崽。

  短暂三年时光竟然就能拿刀向他挑战,而且每一次出手都是坚定不移,不像是个这个年纪的孩子,尤其还是个女娃娃。

  缪毒曾经一直说伶歌的伪装实在是差劲极了,学不会他的三分技术,可是这三年里,他只注意到她那惊人的成长速度,却从不知原来她是个女红妆。

  伶歌注意到了缪毒的恍神,便抓住了机会,那眼神如同沉睡被惊起的野兽一般,让人惶恐,缪毒在那一刻也是害怕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