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17章 是男人?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1287 2019-08-13 15:37:38

  在汝阳王府的生活里,什么都是装模作样给他人看的,唯有见伶歌时是真正的自己,不需要扮演着端庄、规矩,想多自在就多自在。

  在宫人们面前一直表演自己是个典范着实有些累,也就每天期待着能见到伶歌时会稍显的从容、快乐一些。

  自上次柏伶歌对戚玥说要去行一个秘密的任务也已经过了三日了。

  推算一下往日的用时,想必今日该是任务终了的时候了。那么夜深之时又可以听伶歌讲述她在外面遇到的江湖见闻了,这比那些说书先生们讲的可有趣多了。

  毕竟在外男面前她要表现得端庄,笑不能出声,坐不能偏移,背不能弯的。

  听伶歌讲故事,她想躺着就躺着,想席地而坐就席地而坐,想没有姿态就没有姿态,不需要顾忌她这个做不好,就恐别人对她说三道四的。

  ……

  “见过二皇子。”

  屋外的声音一波接一波的传了进来,直到传至殿内听的一清二楚。

  戚玥才没有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错,她本想着自己思春之心早就没有那么大呀,已经不是刚来到王府的时候了,怎么还会生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直到她从榻上起来,将眼神向门那边探去,只见一只蓝色云翔符蝠纹的靴子先踏入了门槛,顺着靴子往上看去,一枚白玉系在犀角带的腰间上晃来晃去引人注目。

  “是男人?”

  她着力忍住自己的情绪,生怕外人瞧出她像极了没见过世面一般。

  视线再顺着那蓝色云翔符蝠纹的衣领向上延展过去,那棱角好生分明,从下巴往耳边走去,勾勒出一副清心寡欲的好看模样,是印象里的男子不错了。

  “看来这几年我的银子是白白砸了,朱戚玥,你对得起我在你身上付出的吗?”

  褚君墨看着眼前坐在榻上的女子一动不动,心中也不知该如何的打破这片僵局,便只能自己先开口说话了。

  但是他本就是个严肃刻板的人,也说不来打趣的话,这话一出口也自然怪怪的,既不像苛责,自然更不像是打趣。

  这话音落在殿内上空居然还生出了几句回音,回响到耳边居然还有些渗人。

  吓得戚玥直接从床上滑倒在地,由于双膝触到地面,身子一时间挺不住这般态势,居然往前来了个大倾斜,头重重地磕在了地板上,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响,女子孱弱的声音在地面上飘起。

  “见过二皇子。”

  “我也就是说说而已,你也不用这么展示给我看吧,这么大礼,是哪个先生教的。朱玉嬷嬷不是说自己可是鄢陵城中最会教礼仪的,可是她这么教你的。”

  褚君墨的声音响在戚玥的上空,这也听不出是怒还是非常怒,只能跪着低头回话。

  “戚玥从没有见过二皇子,是戚玥一时间乱了方寸,才把先生们的教导抛在脑后了。”

  “你抬起头来。”

  听着跪着的女子颤颤巍巍的声音,褚君墨也无了开始的打趣的意味,反而真的有些生气起来了,若是这些年来在这女人身上的付出就是呈现个这般回报,恐怕他是很难有些许的开心回转。

  毕竟赔本的买卖谁都不愿做?

  只见跪着的女子缓缓地抬起头来,露出一副惹人怜爱的讨喜模样,面上虽无一点情绪但是着实出落得精致动人,尤其是那一双眸子,竟黑亮的有些泛光,果真能勾人心魄。

  顺着眉眼向下扫去,唇上似乎抹了一层蜜色,水润的有别于初次见面时的干瘪饥黄。

  “别跪着了,起来吧。”

  女子听着褚君墨的话语开始缓缓起身,但是心中却砰砰直跳,生怕自己有什么差错。

  从前那个被自己扛在肩上带回来的女童,如今竟出落得这般高。

  这是褚君墨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在他的印象里,戚玥还是那个六岁女娃,面黄肌瘦,身材干瘪,现如今映入他眼里的人恐怕就是名字还不变,什么都已经不再是印象里的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