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18章 终于解禁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1068 2019-08-13 15:38:57

  “这几日,你都在学习什么呀?”

  褚君墨想找些不怎么尴尬的话题开始引开这种尴尬的再次见面,眼睛从女孩的身上移开,便注意到了桌旁的书籍。

  “你还看《国论》、《诗经》?”

  “偶尔会拿出来看上一遍,看看与上次所理解的是否会有不同。”

  话一出口,戚玥便觉得是不是讲的有些不对,这么讲是不是有些狂傲了?

  他可是二皇子啊,这些书看的还能比我少?

  我要么再补一句?不好,免得多说多错。

  “这本可是失传已经的琴谱,你对古琴曲也有研究?”

  褚君墨视线所及之处又看到了一本更有趣的,便止不住的问着,像极了一个来验收成果的老师一般。

  “说不上研究,就是闲时用来打趣用的。”

  女子的回话逐渐有了一丝从容与自信,不像初始所见的慌张、错乱。

  “你跟随秦师傅习舞也有些年头了吧,不知道这舞蹈怎么样?”

  看来今日是躲不过去要展示一番了?

  戚玥这么想着,嘴里却不得不推搡谦虚几句。

  “秦师傅的舞艺,戚玥是很难学到精髓了,现只能仿的一二。”

  “那就来舞一段吧,我来给你奏乐。”

  说着话,褚君墨便从腰后取出一只玉笛来。

  戚玥看着眼前的男子这一番操作,居然还随身携带考题?

  看来是早有意图,幸好她这几年也不曾懈怠过。

  听闻丝竹入耳,戚玥便早早的起了态势。

  袅袅身段在乐音声中随音律而动,一个侧身略带腰肢扭转,肩膀将颈部带动,回过半边面颊,一抹浅笑便钻入看客眼中,与那眼波流转合着勾出一幅动人心魄美人图来。

  她的指间灵动,视线遍及之处都好生莲花开放,让人不忍离去。

  脚步轻盈竟似踏上祥云一般行云流水,想必是平日里下足了苦工,才有这曼妙的身段,娴熟的舞技。

  乐声戛然而止,戚玥也恰到好处的回过身来,端庄的向面前的男子回了一个微笑,以示礼貌。

  褚君墨收起手中的玉笛别回腰间,笑着拍手称好。

  “身姿轻佻,又不妖娆,正所谓少一分不够,多一分则满,你这舞蹈每一个细节都做的恰到好处,不错。看来本王没有做赔本买卖。”

  “谢二皇子赞赏。”

  献完了舞,戚玥也只顾得表现得从容一些,竟忘记了喘。

  “这可是你的纸鸢。”

  褚君墨在这么一番考量之后,突然才想到自己今日来此的目的,他拿过世姜手中的纸鸢,走向眼前的女子,指着纸鸢上面绘制的青鸟,说道,“这青鸟可是你画的。”

  “是的。”

  戚玥心想,这纸鸢怎么就没有飞出这宫墙,看来这王府大的有些惊人了,竟然飞到那么高了,也没有借着风势一鼓作气的飞出去,竟还落在了二皇子的手中。

  莫非这汝阳王府严禁放纸鸢不成?

  这二皇子是来苛责惩戒于她的。

  心里想着,额头的汗便不争气的往外渗,但是面上还一直装出一副端庄模样。

  “这上面的字也是你写的?”褚君墨压低了声音问道。

  “还有字?”

  戚玥记得白日里就绘了图,不曾记得写过什么字,便疑惑地接过二皇子手中青鸟纸鸢,仔细看了一番,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句。

  “雉朝飞兮鸣相和,雌雄群系于山阿。”

  “是的。”

  “你近日在研究《雉朝飞》?”

  褚君墨知道这《雉朝飞》本已不是常见的曲谱了,这是断了的残页故事,在看到这两句诗的时候,就着实奇怪是什么样的人会在研究这样子的古琴谱。

  “只是前些日子听乐师弹起残页的曲谱,对这故事颇有些动容罢了。”

  “你可悟到什么了?我记得这可是讲述的是个卫女殉情的故事,莫非你这么小就开始思春了。”

  褚君墨顺着戚玥的话里问着,着实有些想不通,莫非这女娃对着来往的宫人、乐师、先生们生了情不成。

  他已经是筛选着人来到这院中,能是女子就不允许有男子,能是年龄高些了的就不准有年轻的,就是怕这样年纪的女孩有了怀春之情。

  “那没有,我不过是羡慕着琴曲里描述的雌雄双雉能自在遨游,琴瑟和鸣,可以拥有自己无拘束的生活,能看尽世间浮物多好。”

  想着是不是话说多了,戚玥便马上的停了遐思。

  “你是怪本王束缚着你了。”

  听着戚玥的这话,看着那只绘着青鸟的纸鸢,他这才明白上面那被刀明显划断的痕迹是何缘故了。

  “没有,若不是二皇子给了戚玥这般好的生活,戚玥都不知现如今身在何处,又怎么会怪二皇子呢?”

  戚玥想了一想这么一说恐怕不够让人觉得真实,又补了一句。

  “若是有过,恐怕也就是初来的时候,那时候还是个孩子,心思还静不下来,便时常想不通为何不能出去?”

  “你这话说的,你现在不也是一个女娃娃吗?”

  褚君墨拿起戚玥手中的青鸟纸鸢,仔细的看了一看,又放回了桌上,顿了一会儿说道。

  “你无须把自己的自由寄托在这青鸟之上,本王也从未下令限了你的自由,你往后大可放心的踏出这问月轩外,不会有人拦着你的。”

  “问月轩?原来这里叫问月轩啊。”

  戚玥在这熟悉的宫殿里待了也有些余年了,这居然还是第一次知道这座宫殿的名字。

  ……

  趁着这女娃还没有从解禁的茫然中恍神过来,褚君墨与世姜便笑着径直踏出了宫殿,一路上他的笑容便不曾从脸上敛去,看的世姜好生奇怪。

  世姜与褚君墨这些年来的相处中,见到褚君墨如此灿烂的笑容当真是屈指可数。

  “这女娃竟不知已出落的如此标致了,想起带她回来的时候,那个面黄肌瘦的贫瘠模样,当真是翻天覆地的改变啊。”

  “可不是吗?当初皇子带她回来果真是没有做错啊。”

  “你也觉得她出落的好看?”

  “这恐怕在鄢陵城中,难有与她姿色颇当的人了。”

  世姜想到方才戚玥曼妙的舞姿,还有些陶醉的流连忘返,尤其是有此种绝色的女子,还出落的这番清尘脱俗。

  “你可比她大了许多呢?别想这些了。拂衣,可是今日该回来了。”

  听着世姜的那番话语,褚君墨的心中何尝不是也有过红鸾心动,不过他不能动心,尤其是在大业未成之前,他的姻缘自是不能由己掌握的。

  ……

  在汝阳王府待了好些年头,终于得到了应允可以在这王府中内好生游览一番。

  戚玥在踏出院门的那一刻,心中还有如做梦一般没有缓过神来,她回过头来,看着那块雕刻着名为“问月轩”的牌匾,踌躇着看了许久。

  “昨日二皇子当真说了我可以肆意在府内走动是嘛?”

  “回姑娘,是的。”戚玥觉得这发生了好不真实,反复问着同行的婢女。

  也许是许久没有见过世面,居然初次瞧见汝阳王府的建筑宫闱。

  心中那欢喜便难以自抑,这晨时出门现如今竟已逛到了将近正午,她的腿脚也有些酸痛起来,便想着走过前方的石桥到前边的亭子歇上一歇。

  戚玥的双足刚迈上台阶,眼底便扫进一方阴影,随之“啪”的一声便刺痛了面颊,星光点点在黑色视线里有些炫目发昏。

  “就你,也敢有这心,和本位抢男人,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

  神思还在放空之中,只听的一女子的声音刺耳凌厉直冲冲的便钻入了戚玥的耳朵里。

  再等她抬头定睛向前看去的时候,又是狠狠的一巴掌刺啦的烧在她的面颊,“你这没规矩的狐媚子,竟敢用这种眼神瞧本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