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25章 相赠黄龙玉笛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2365 2019-08-14 15:26:07

  褚君墨与柏伶歌一行人离去也有了不少日子,这次的任务似乎比往常要困难的多,竟已有三月有余了。

  在汝阳王府的日子也变得日益烦闷起来,毕竟日日面对着一群不怎么言语的宫人们,着实是有些开心不起来,也许是人群中没有了自己想要见到的人,如今看谁都是一个模样,就有些无趣。

  若是说起见到了颇不一样的人话,恐怕就是个把月前见到的南宫乔了,那日也好是奇怪,戚玥在园中散步,竟远远瞧见了正同来逛园的南宫乔,戚玥知道上次吃过的亏,便早早的上前招呼行礼。

  “起来吧。”

  南宫乔的言语颇为冷淡,这也是戚玥预料之中的,毕竟身边没有褚君墨,她也不是卖力的角,何苦要为宫人们演上一遭和善来。戚玥看着南宫乔的眼神往别处转去,没有往她这里落上,便也知趣地起身准备离去。

  “你腰间这玉笛,颇有些别致啊。”

  戚玥听到身后响起的声音,簌的一下瞬间背脊寒凉,这可不赶巧了吗?她今日碰上这“凤凰”,还别上了褚君墨予她的玉笛——这是那日褚君墨准备动身前往颖谷的故事了,恐是要徒增事端了。

  ……

  三个月前

  夜意深沉,寒气侵入。

  戚玥正解了衣襟准备入被而眠,听到一段笛声从窗外袅袅而来。

  乐音绵延回响、悠扬飘荡,瞬间能引人遐思非非,生出一副气派的九曲黄河图来,如九天银河洒下星点光辰,指引人在战事纷扰中走出困境。

  戚玥也顾不得自己此刻是否穿着端庄,便循着乐音前去,直到廊桥之上,远远望到褚君墨执笛弄音,他一袭青衫,在风中拂过,与那落在肩上的发丝上下摆动,宛如白鹤童子一般。

  “他的年纪也不是很大吗?”

  平日里褚君墨总是身着深色长袍,总是让戚玥觉得有些老派,她误以为褚君墨的年纪于她而言大了许多,心想着要是一直念着这个老者,也确实不符合常理。

  但是今日他袭了一身少年郎的装束,把头发扎成一束,着实不像平日里那般严肃,还有些好看,就像是折子戏里走出的翩翩俊逸公子哥。

  “是谁?”

  褚君墨听到了戚玥的声音,便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见戚玥有些不知所措,一脸茫然地呆滞在前方又说道,“你这么晚了,到这里来干嘛?”

  “戚玥本来正准备入睡,但是听到笛音,觉得实在好听,便循着乐声来了,想看看深夜吹笛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戚玥双手绕着打圈圈,似乎也是发现了自己的穿着有些不合礼仪,恐怕又要让褚君墨逮着机会说她不懂规矩了。

  “如今你瞧见了,是本王,是否大失所望。”

  “二皇子何出此言?”

  “像你这般情不自切的跑出来,莫是觉得外面吹笛之人该是个俊逸少年郎。如今瞧见是本王这个老人家,难道不失所望吗?”

  褚君墨一直把戚玥说过的那句“父亲”、“养育之恩”记在心上,对自己在她眼中被看得如此之老颇为在意。

  “老人家?二皇子怎么会是老人家呢?二皇子明明瞧着如此年轻。”

  戚玥想不通眼前这男人为何说出这种话来?便马上解释道。心中又在感慨,果然夜里最会让人形影自怜,居然二皇子也有烦心之事,莫非他觉得自己显老。

  心里想着,便又马上补道,“若是二皇子都是老人家了,那么鄢陵城恐怕就是个老人窝了。”

  “你不觉得本王年纪大吗?”褚君墨听戚玥这话语着实有趣,便有追着问道。

  “不大啊,二皇子长得可年轻了。”

  戚玥睁大了双眼,看着褚君墨,心想着要让对方看到自己眼里透露出的满满的真诚。

  “你莫不是诓本王?”

  褚君墨对戚玥挑了个眉毛,又佯装出一本正经来,转过头去又微微低下头来。戚玥看在眼里,心中满是觉得原来二皇子也是个自卑的人,不过二皇子瞧着着实是年轻的,自己真的是真心实意言语的。

  “戚玥怎敢诓二皇子,戚玥句句真心啊。您看着真的很是年轻呢?就如折子戏里走出一般,当真不显老。”

  “那你那日把我比作父亲是何意?”

  父亲?戚玥追溯了一下自己何时说过如此荒唐的话。这才明白原来二皇子在这里等着她呢?瞬间脸上晕出一抹娇羞来,烧烫了脸。

  “那日不是想突出二皇子对戚玥的恩情吗?想了想二皇子的分量不就如同父亲一般嘛?您对戚玥有锻造之恩,犹如父母,但是这是从分量地位上言语的啦,二皇子的面容着实是在同龄人实属年轻的,一点都不老呢?”

  一口长气不停,正经解释一通,褚君墨心想这丫头果真伶俐,这嘴一张一合好生能说。

  “你这丫头也忒能说了,恐怕是真是假都能给你扭回正理来。本王看你这扯谎的本事,在鄢陵城里要是数一,也无人数二,不知本王让你读那么多书,是对还是错呢?”

  “戚玥说的都是实话。”

  戚玥又继续瞪大了双眼,希冀对方能看到自己眼里的真诚,褚君墨却觉得十分好笑,这女娃实在是天真有趣。

  “你喜欢笛音?”

  戚玥点了点头,回道,“笛声清脆悦耳,犹如九天神曲,在二皇子的吹奏下,更有一番别人难以演绎出的味道,很是动听呢?”

  褚君墨听着戚玥这一顿猛夸,自当是难掩笑意,“你这小丫头片子忒会哄人了?”

  “真的,戚玥这几日也在跟随师傅学习笛子,可是跟二皇子比起来,就是天壤之别,不可比拟。”戚玥停下来想了想,又说道,“戚玥吹出的笛音总有一股闭塞之感,不如二皇子的笛音来的通透,清脆。”

  “普通笛子一般由竹子所制,而我用的是黄龙玉所制的玉笛,玉笛与普通笛子差距并不大,但是音色稍微润一些。你能听得出两者的区别,看来你对这音律上是很有造诣。”

  “原来如此。”

  戚玥看着褚君墨手中握着的玉笛,就是平日里他总别在腰间的那把。戚玥本以为这就是个装饰物,没想到竟真的能拿到吹奏。

  “你要不要拿去试一试,比较一下与你平日里所使用的竹笛是否有区别?”

  “这太过于贵重了吧,戚玥不敢当。”

  戚玥嘴上说着拒绝的话,但是褚君墨看得出她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他手中的玉笛,似乎是被他瞧出的想法,戚玥瞬间扭过头去,“今夜的月色当真不错呢?”

  “你当真不要?”

  “好笛配好人,戚玥的琴技还不够娴熟呢?暂时无须用如此好的玉笛来做练习。”

  “正如你说的,好笛配好人,本王看你在音律的造诣上颇高,这把玉笛就赠予你了,你可给本王勤加练习,在本王从颖谷回来后,可要听你吹一首完整的曲子。”

  话罢,褚君墨便把玉笛交到了戚玥的手中,看着眼前女子惊奇的瞪大了双眼,满是欢喜,他的心中也是难以描述的开心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