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36章 原是如此?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2017 2019-08-19 09:09:16

  “主,你原先将戚玥养在府中,不也只是为了有朝一日送给大司马吗?”

  戚玥听到世姜的话语,心中颤了一下,什么?

  原来褚君墨将自己带回府中不过是为了日后讨好自己的师傅,想要将自己培养好了予人而已,她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只是用手掩住面,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如今,大司马主动提出来您和郡主的亲事,这不是更好吗,能直接让您与南宫家更为亲近些。而且如今戚玥的容貌毁了,已无用处了。”

  戚玥听到世姜的话,嘴角只是勾起一抹冷笑,对啊,她还有何用处?

  可是世姜的话说的怎么能这般残忍,让人心痛呢?

  戚玥啊戚玥,你何苦为了一个从不爱你的人痛心呢,你为什么要痛?他既不喜欢你,你也看清了事实是怎般,何苦再惦念着他。戚玥心里一直告诉自己,不可以哭。

  可是泪水就是不争气的往外冒,她想听听这褚君墨到底会说什么,她多么希望褚君墨并不是如世姜所说的那般,可是她等了很久,褚君墨都没有说些什么。

  只是最后说了句,“罢了,你先回去吧,我明日就回府中。”

  一句罢了,就是说明世姜说的并无差?褚君墨,一个鄢陵城中的人无不拍手赞好的二皇子,原来私下里也不过如此,是我朱戚玥爱错了而已。

  待外边说话的两人散去,戚玥方慢慢的从茅房里出来,她不知此刻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刚才听到的对话,抬起头来,只是觉得好笑,忽而又是一阵心悸穿过胸膛,原来自己在他人眼中不过是一颗棋子,如今无用了,也就弃了就好。

  “玥儿——”

  褚君墨许是上楼找过戚玥,发现戚玥不在房中,又匆匆地跑了下来。

  戚玥听着男人唤她的声音好是亲切,嘴角不自意地便是一抹冷笑,她仰高了头,让自己的眼泪不要落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狠狠地瞪向了褚君墨。

  “你方才都听到了?”

  褚君墨想到方才世姜与自己的对话,恐是戚玥一直在这里,断然是听到了。

  “听到什么了?听到二皇子与南乔郡主的喜事吗?”

  戚玥又想着自己若是全然将自己听到的抖落出来,也着实让彼此难堪,毕竟褚君墨养了她十多年并不假,要是有恨,也着实恨不出什么来。

  毕竟要是只是因为他养自己的初衷,是那么让自己恶心。如若他真的做了,她该恨他的。可是他确然没有做过,这恨就显得好没有底气。

  戚玥的眸子对上褚君墨茫然失措的眼神,努力地让自己的眉眼舒展开来,在那月光皎洁的辉映中,她笑着道,“戚玥,恭喜二皇子喜事将近。祝二皇子和郡主芝兰茂千载,琴瑟乐百年。”

  褚君墨看着女孩一袭青色裳裙,在月光辉映下格外的迷人,听着女孩的祝福言语,他却哑然失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语回应。他面对他人断然不会有过这般情绪,唯独面对女孩他总是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有时候在想自己对戚玥到底藏着是什么情?他也看不懂自己。

  褚君墨一直告诫自己不能爱人,他的亲生母亲与养母钦澜王后都因为情受尽了苦,他早就知道爱人是件不明智的事情,所以他早就让自己断了这执念。

  初见戚玥的时候,他只是觉得戚玥境遇可怜,也相信了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

  但是当世姜追问他为何那般奇怪的时候,竟会做些平日里不会做的事情,他故意搪塞世姜说,养着戚玥未来会有用,而世姜便一直笃定褚君墨养着戚玥是为了讨好南宫焘的。

  鄢陵城中的人大多知道,南宫焘虽然年事已高,可在鄢陵城中颇是出了名的喜欢年轻女子,只要有姿色的女子,都会想方设法的抢入府里去。

  褚君墨从不解释自己做的事情。故世姜断然笃定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褚君墨也明白自己面对戚玥的时候,他总是会有平日里绝不会有的行为,会做些他也想不通的事情,比如他竟然会把自己养母留给自己的唯一念想,那把黄龙玉所制的玉笛赠予她。

  他有时候被世姜打趣的多了,他也会在想,莫非自己当真是喜欢上她了。可是对方分明不过是个刚出落好的姑娘,于自己而言不过是个孩子。

  所以喜欢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那岂不是太过于罪恶了。

  固执的自己断然是不会承认的,也不会允许自己妥协这种想法的。

  他把自己这些奇怪的做法归因于戚玥太过于自然、纯真了,她向他讨些什么,他就愿意给她,他不愿意让那干净入白卷一般的女子受伤、落泪而已。

  戚玥见褚君墨一直呆呆地站在原地,她便对自己说,戚玥,你大方一点,不要让人瞧不起你。她鼓起勇气走到褚君墨的身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用着很轻松的话语,说道,“二皇子早些回府准备喜事吧。”

  那日南宫焘与褚君墨讨论起他和南宫乔的亲事,他也是想不明白自己的想法。

  既然告诉过自己不会爱人,那么娶谁又何尝不一样呢?

  身为男子,总是要成婚的,而且对方又是自己甚为熟悉的人,且是师傅的女儿,是鄢陵城中颇具姿色且有身份的人,有什么理由好拒绝的,故他对南宫焘的提议没有言语什么。

  可是如今,他似乎有那么一刻看透了自己的心,可是为时晚了。他想到世姜有一句话说的对,南宫乔是什么脾性的人,她怎么会容得下戚玥。

  戚玥落得这般境遇,定与南宫乔脱不了干系。如若眼下她要是知道他与戚玥还有往来,她又怎么放得过戚玥,为了护住戚玥,他也该放她离去了。

  “嗯——”

  褚君墨的一字应声,在空中飘到戚玥的耳朵里,着实是有些不舒服,她只觉得自己好笑。朱戚玥,你还想听到什么呢?他从不喜欢你,你为何对他还有期待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