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40章 不应以身相许?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2583 2019-08-22 19:24:55

  黑脸神医端着一盆水慢慢地走到戚玥的身边来。看着他这番慢慢吞吞的,戚玥的心里真想说,你是整我呢?眼神是不自意的一直瞪着他,不知道如此灼灼的目光,有没有让他看出自己的愤怒。

  “你是不是医术不到家啊。”

  男人全然不理会戚玥的话,只见他上手撕掉了戚玥脸上的青草糊。

  戚玥瞬感到一阵清凉,随着山风吹过,好是舒服,没有方才那么痒了,原来可以撕掉了,方才还一直怜惜他的药,自己一直不敢上手。原来这么简单就治好了这瘙痒之症。

  然后男人将手帕往水里浸湿,动作缓缓地,好是沉稳。他将浸湿后的手帕,往戚玥脸上贴去,眼神一直温柔的他的目光所及之处,这一幕落在戚玥眼里有些许不好意思起来。

  戚玥感觉自己的心一直砰砰直跳,她又不敢大声喘气,或用手做一些安抚自己的动作,她羞坏了。黑脸男人认真的神情着实是让人着迷的。

  戚玥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定是涨红了。莫非这黑脸男人喜欢像她这样的丑妇不成。

  “玥姑娘——”

  “怎么了,顾大嫂。”

  戚玥将眼神移到说话的妇人那去,生怕再这么瞧着男人,自己会窒息了过去。见妇人满脸惊诧,戚玥心想难道妇人看出了自己的一脸娇羞,不会那么红吧,这怪让人不好意思的。

  “你这脸。”

  “我这脸怎么了。”

  难道红的不成样子了,戚玥啊戚玥,你是没见过男人嘛?居然被这黑脸男人撩拨了,还这般不争气,涨红成这个模样。

  顾大嫂拿过身边的铜镜,然后向自己走过来,“玥姑娘,你脸上的疤全没有了。”

  “真的吗?”

  戚玥听到满是不相信,但是知道顾大嫂是个实在人,不会骗自己的,但是明明鄢陵城中的医师都说她这张脸已没有方法可救了。这怎么可能呢?

  戚玥的脸上写满了惊讶,直到她看过铜镜里的自己,也仍然是觉得如梦一般。

  她将掌心轻轻地贴在脸上,这吹弹可破的肌肤比往常还要白嫩些,所触摸之处当真是一点仄仄不平的东西都没有了。

  “瞧够了没有。”

  戚玥被男人的声音弄回了现实中,她收起了自己的情绪,可就是藏不住脸上的开心,容貌就是女子颇为在意的东西,就算是和人家说自己从未在意,那也定是颇为不真诚的。

  “啊——疼——”

  男子又在上手捏自己的脚。戚玥觉得这黑脸男人真的是不识趣,为什么总做些让人不开心的事情。

  “你这脸现在是已无大碍了,这腿倒是个大问题。”

  “怎么了?”

  “我看你再不能走的话,可能以后都要残了。”

  “你医术这么高明,连我的脸都能医治,这腿定当也不是什么大问题的。”

  戚玥想着这张脸明明毁的那么彻底,现在都能给他修复的完美无瑕,那么这腿又算得了什么,以黑脸的医术,这断然不是什么大问题的。

  “这脸,我可以全然自己上手医治,倒真的是个小问题,不过这腿,你又没有心力去配合我,我着实没有好的方法。”

  “你要我怎么配合?”

  “你若想好,就要自己有这个意志站起来,莫要怕痛、贪懒,一直坐着。”

  原来是这个样子,戚玥呶了呶嘴,然后笑着说道,“不是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吗?许是这恢复起来要段时间吧。”

  “你那日从崖上摔下来,幸好是挂在了树上,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伤势。我给你检查过了,你并没有什么大碍,扭伤的地方也已经给你掰正了。只不过你想要走,还是要凭着自己的意志。”

  黑脸男子坐下来温柔的和自己细说,那眉眼里尽是认真,竟觉得他的脸不是那么黑了。

  “你一直瞧我作甚。”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许是自己的一脸遐思被他看到了,戚玥只能低下头来,双手便想找些地方摸上一摸,以缓解尴尬之色,方放在了那双腿上,来回搓上了几遍,好似手上在冒汗。

  “你说,我未来还能弄舞吗?”

  男人听了女子的话,便问道,“你喜欢弄舞?”

  “还好,只是我什么都不擅长,唯有这个是我的长处。”戚玥低着头思索了一番,“我想若是待我好了,可以以此来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舞一段就当报答了?是我的医术在你眼里不值钱,还是你的脑子也摔坏了,需要我医治一番。”男人说话好生没有情趣,听着戚玥也觉得自己着实不该提这风雅之事。

  恐是乡野村夫,没有什么见识,不料男子还继续补道。

  “若是换了她人,不该都是说以身相许用作报答吗?”

  男人好是不正经,一点都不像平常那般榆木,戚玥着实觉得有些错看了眼前的人。这昔日里人们觉得的正派神医,原来是这般不正经。

  恐是人前装得多了,私下里这真性情果真是藏不住的。戚玥在想,对方肯定是觊觎自己的绝色美貌。自己这容颜在方才恢复后,果真是俏丽多姿,能吸引人。

  这黑脸从前对自己多般的冷,如今竟能说出如此打趣的话来。果然男人都是食色的,见到美貌女子与丑陋女子,根本就是两种态度。但是她想了想,其实自己的这张脸也是对方医治的。

  照顾大嫂和顾大伯平日里对他的言辞,与自己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并不是那种人。许是和自己说着玩笑话呢,戚玥这么一想又觉得自己着实是狭隘了些,总把人往坏处去看。

  “你这人怎是这般?依你的年纪,不早该婚配,难道尚为娶亲?你家中恐怕早已有几房妻妾了,我可不做小的。”

  “放心,家中尚未替我说亲事,我并无婚配,你过来可以直接做大的。”

  男子的话语竟说的越发认真起来,戚玥听着也着实有些不好意思了。只是笑着拍打着对方,“你昔日里正经惯了,如今不黑脸了,倒颇有趣。”

  “我平日里,总是黑脸吗?”

  “可不是,明明长得一脸白净,竟老是冲着我黑脸,凶得很。”

  “那日后你嫁过来,我尽量温柔一些,定不会让你受气的。”

  原来黑脸神医开起玩笑竟是这么的有趣,这般模样才是这个年纪的少年应有的俊逸。戚玥听得出对方与自己不过就是玩笑话,也很是喜欢与对方聊着这种青年男女的话题相互打趣。

  在日后的相处中,黑脸神医总是打趣着,唤自己“夫人”。而自己也是听着笑出声来。并没有多方纠正。

  和黑脸神医日益相处的熟络起来,从他这里时常得知一些医理,尤其是此次“青草糊”的方子,是她最想学的,若是日后再见柏伶歌,可以帮助她化了那一身的疤痕。

  戚玥从顾大嫂一家这里打听起黑脸神医更多的事情。

  原来黑脸神医名叫萧君卓,名字是着实好听的。

  听说他来到这里的一年来,对谁都是黑着脸的。

  有人说萧君卓是因为家中遭遇了什么变故,心中郁结,甚不开心,所以在外行医,以避烦心之事对自己增添叨扰。

  也有人谈起过,许是情事不得志。恐是他心慕的女子殁了,或是他与心仪女子门户不当,遭家中反对,故他意志低迷,借游山水来让自己忘却伤心。

  顾大嫂说未曾见过萧君卓敞怀笑过,这一年里,他总是阴沉着一张脸,闷闷不乐的。

  村里人断然是不敢主动问起他的伤心事的,这着实不礼貌,也没有人敢像戚玥这般打趣他,大家也就是凭空臆想,这个年纪的少年,无非也就这几种状况能让他不得志了。

  顾大嫂和戚玥说,许是戚玥像极了他那心仪的女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