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42章 不能收你为徒!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2177 2019-08-24 20:06:21

  戚玥想着就拍了拍大腿,那时候我就该料到的,他其实早有离去的打算,只是一直在等自己的腿脚能好转起来。可是,我这不是还没有下地能走吗?他这是负责,还是不负责。

  许是自己多想了,他断然还没有离去吧,莫非是在家中撰写医书,戚玥也不想多加揣测,便忿忿地说,“这黑脸,是去哪了?”

  “玥姑娘,莫不是在说萧神医。”

  顾大嫂听到戚玥在自言自语,便回道,“萧神医难道没有和你提起,他要离开的事情。似是好些日子前就决定了的,好像是家中有事,今早刚离开村子的。”

  “这样子啊,”戚玥低着头,只是苦笑着,心想以为这段时日的相处,两人便是朋友,也称得上师徒了,怎么连走都没有打声招呼?

  似是想起了什么事情,顾大嫂用手拍了拍脑袋,然后进了屋去,拿了个信笺过来,“瞧我这记性,忙起来就忘了,今早萧神医还途经这们这里,说是让我等你醒来,把这个交给你。”

  “看来也不算是个没良心的。”

  戚玥接过顾大嫂手中的信笺,然后慢慢的拆开来,信封里竟是一堆打趣的玩笑话,说是让戚玥怕知道他要走,定是会伤心难过的,他最怕女孩子落泪了。

  还有就是让她在顾大嫂处莫要皮闹,要静心专研医术。许是回应戚玥平日里,问他能否收自己为徒的问题,他在信中做了自己平日里笑而不语的原因,竟有着详实的解释。

  他知道戚玥平日里就表现的格外聪慧,且记性极好,在偷师方面,放眼天下是数一数二的强手。但是着实不能承认她这么个徒弟的,原因有二。

  一是因为戚玥没有通过他严格的拜师条件,他在信中写道他在收徒方面是有严苛的标准的。且叮嘱戚玥莫要在外胡乱救人,因她尚且只偷学到皮毛,若在外要是治病救人什么的,恐会出什么乱子。这断然是不能许她借着他的名声胡乱行医的。

  二是因为他决不允许自己的徒弟变媳妇儿,这种乱伦之事,是万万不能为之的。他在信中写道,“日后待我俩成婚之后,关上门,为夫会好好教授于你,无须做我徒儿。”

  戚玥心想,这个萧君卓好不正经,告别信竟写的如此风趣。这是让自己哭还是笑呢?

  信中唯一正经点的东西,是言明此番离去,是因家中人因急事速召他回去。

  还有一句颇为有点料的东西便是,“如若你想为夫了,等你腿脚好了,便可一路往北,去宛丘城寻夫君。定要保住这封信笺,可作为日后相见的信物。来时,夫君必热情款待,邀你在往那天香阁上一坐,吃尽宛丘美食,一睹盛世繁华,做人间羡侣。”

  “玥姑娘,萧神医信上都写些什么了?”

  “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这个人颇不正经的。”

  “萧神医可是个值得托付的人,可惜了。”

  顾大嫂许是前些日子见自己与萧君卓一同打闹,认为两人间实属佳偶天成。又是适龄男女,若能婚配,定是一段佳话良缘。她这些日子都是一脸姨母笑,可是开怀。

  现如今见萧君卓就这么走了,好似这份情就这么生生了了,心中断然觉得可惜。

  可戚玥却知道,他们两人虽然如此合拍,却断然不是那种男女之情。如书中记载所言,若是生情的男女,大多都该是含蓄、娇羞,她见那萧君卓断然不是那般模样。

  恐是平日里自己实为粗犷一些,不比那书中女子,可是见那萧君卓,只觉得轻松自在,倒有些像极了友人,她心中倒是很想认下这个师傅,毕竟他的医术卓然是好的。

  戚玥心想下次见面,就把那拜师礼给行了。这样子他也便不好和自己开这番玩笑话。

  戚玥一直信仰缘分,是那种凭直觉做事的人,让她爱上的人,定是那种冥冥之中注定的吸引。萧君卓似乎什么都好,但就是缺了一种感觉,是彼此间都在靠近,又似乎都在推开。

  她看得出对方眼里有心事,是一件注定不会将他们两人绑在一起的事情。虽然她不知道,但是她能感觉得到。如若他对自己是真心,那么他的这般言语断然是让自己没有安全感的。

  才相处多久,怎么能就相爱了呢?这断然是一种错觉,她的直觉便是萧君卓说的都是些玩笑话。。

  戚玥明白自己有时候也会有感觉出了错的时候。总好过于自作多情。如若是自己直觉是爱错了人,那么就在日后了解中再去让自己下最后的结论。从前那个就似乎有些许快了。

  她本就无需急切,女子不就是要讲究矜持吗?

  毕竟爱一个人,不是简单的事情,要和人相守一生,也终是要细细思量的。反正自己日后要成婚的夫君,一定要是自己信任可以执此一生的人,如若还没有出现,就再等等便好了。

  如若那个人一直不出现,那么就让自己一直再等等便好了。大不了孤独终老也可。她又不急着定下终身,反正她上头没有父母催促,未来也无须依靠别人才能过活。

  读过书的女子都是有一方思想与作为的,戚玥总是觉得往日里浏览过的书籍对她助力颇多,让她与一般女子相较而言,心境较为开阔的多。

  “顾大嫂,这天香阁,你可知道是什么地方吗?”

  “这是宛丘城中最为出名的酒楼,那里的饭菜的是出了名香呢。”

  “你可尝过?”

  “我年轻的时候去过几回。”

  顾大嫂答完,便低下了头,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竟有些惆怅起来,许是顾大嫂年轻的时候与那宛丘城有些许难忘的记忆,要不然怎么会有那般经历。

  以顾大嫂这条件,断然是吃不起陈国国都宛丘城的一等酒楼的吃食的。

  戚玥在想莫不是顾大嫂年轻的时候是个世家小姐,后来家道中落不成,或者是与顾大伯年轻的时候不为家中祝福,一同私奔至此,或是遭遇了别的不幸,故回想起宛丘城有伤心事。

  要不然,顾大嫂这眼中怎么会微微湿润开来。许是觉得戚玥看到了有些许不好意思起来,顾大嫂便抹了抹眼角,“你看我这年纪大了,这眼睛也开始不好使起来。”

  戚玥听着顾大嫂这话,便想自己果真聪慧,一猜二猜定有准的,断然是顾大嫂的年轻事惹了她伤心,落泪了。只能表现出一副懂事、体贴的样子,说道,“我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