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46章 小叫花子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1286 2019-08-27 19:29:06

  “那么你可和外面的人说了。”

  听着戚玥的这句话,顾大嫂又马上的跪在了地上,说着,“我哪敢啊?”

  “顾大嫂,您先起来。”戚玥上前扶顾大嫂,无奈顾大嫂是跪着怎么都不起来。

  “玥姑娘,当初是我把五小姐带出姜府的,如今他们要是知道五小姐殁了,定然是不会饶了我的。我知道无非不过一死,不过这件事与你顾大伯纯然没有干系,我知道老祖宗的手段,我断然是不想连累你顾大伯。”

  顾大嫂跪在地上,声泪俱下,让人听着好些难受,“顾大嫂,可是你和戚玥说这般为何?戚玥也帮不了你。”

  戚玥心中在想莫不是她想和自己一起冲出去,反了他们。可是眼睛一闭晃过那站在老者身后六个壮汉的身影,戚玥诚然知道自己有些许年轻、也颇为可以当个汉子豪气,可是着实是打不过,要是这么硬对硬,恐怕本身就吃不到甜头,挨的揍更要痛些。

  “玥姑娘,这回老祖宗是来找五小姐的,姜伯说老祖宗这些年来都不曾放弃找寻五小姐,他们也是废了好大一番力气在此处找到了我。”

  “是的。”

  可是姜府五小姐不是死了吗?顾大嫂说这个作甚。

  “方才姜伯把你认作五小姐,也说你像极了老祖宗,可不可以——”

  顾大嫂一直跪着,说到这里,哭腔方渐渐地没了,她似乎是想知道戚玥的想法,便放慢了速度,将头抬起来,探测般问道。

  “玥姑娘,您不是正好没有去处吗?家中亲人也皆数死在了山匪手中,可否——”

  “你莫不是让我假扮那姜府五小姐。”

  “是的。姜府的人从没有见过五小姐,他们断然不会识破的。”

  顾大嫂这番话说的颇有道理,原来从进来的哭就是在做给自己看,戚玥这方想到刚才老者在外面提到的那些赏赐,莫不是她在贪那些赏赐?

  可是自己现如今也着实没有去处。而且顾大伯、顾大嫂一家对自己诚然是有恩的。

  “可是这么骗人,不好吧。”

  “老祖宗的病重了,若是见不到五小姐回府,恐怕就要去了。你就当是做个善事,让她在最后的时候,能了了心中的执念吧。听姜伯说老祖宗一直觉得自己亏欠着五小姐。”

  戚玥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容我好好想一想。”

  顾大嫂听到戚玥松了口,便从地上起了身来,脸上再无方才的愧意,像是得到了什么喜事,然后又觉得好像自己表现得过于兴奋,便说道,“玥姑娘,那我先不打扰你了。”

  许是藏不住要拿一百两黄金和良田三十亩的兴奋,她不想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故找了借口出了门去。戚玥思忖了一会儿,想着听顾大嫂那么言说,自己若是扮做五小姐,想必也是可以合情合理的。

  毕竟那姜老爷年轻的时候是个美男子,自己如今也是貌美的人,两人有着相似之处,且据姜府下人所言,自己和老祖宗的模样颇为相似,他们府中的人也没有见过真正的五小姐长什么样子,那么自己以五小姐的身份回去颇是有机会的。

  而且姜家老祖宗年事已高,虽说骗人不好,但是能让濒死之人了却心愿,也是一桩美事,在道德上面也可以过得去了,也不算是真正的有意为之的骗人。毕竟她是心存善意的。

  可是想着顾大嫂说的,姜府好像不是个良善之地,那白氏和楼氏都不是善茬,不知道自己这般柔弱,是否应付的过他们,莫不是去自找死路。

  恐怕那白氏和楼氏是容不下自己的,戚玥换了想法又想了一想,这样倒也好,最好未来把自己赶出府去,那么良心啊还算保得住,不算欺骗他们太多。要是他们对自己不好,那么良心就更过得去了。

  毕竟她要是用了姜府五小姐的身份,可以保住顾大伯、顾大嫂的性命,还能了却了他们对自己的救命之恩,也让院子里那七个人回去有所交代,还能让那姜府的老祖宗咽下最后一口气,这些诚然都是积德的。

  而且姜府五小姐已经殁了,自己也不是占用了活人的身份。况且姜府那个大酱缸,还有白氏、楼氏两个非善茬,恐怕这一行不会是个好差事,那么自己也不亏心了。

  “方才顾大嫂都和我说了,姜伯,容我和顾大嫂一家道个别,再和你们回去。”

  戚玥推开门,对着院子里的人说道,只见众人都满是开心,看来各自都保住了自己的赏赐了。顾大嫂上前来,握着戚玥的手,小声的说道,“玥姑娘,此番一别,不知何时相见,老身会记得您的这份大恩大德的。”

  “顾大嫂,你莫不要这么说。要不是有你们,戚玥早就死过一回了。”

  “五小姐,你好生照顾自己。”

  恐是怕人听到自己一直窃窃私语,人家会生疑,顾大嫂扯高了音量说道。

  ……

  戚玥乘着马车跟着姜伯一路往北而去,正如萧君卓的信上所写一般,这愈是靠北,这途经之地便更是繁华,她心想此番在宛丘城中定要与他相见,那么也就不虚此行。

  “不知道此番去那宛丘城,能否见到萧君卓。”她手里攥着萧君卓给她的信笺,这可是日后向他讨债的凭证。“你这个师傅我是认定了。”

  不过,他曾在心中许诺自己会做东,请自己去那天香阁吃好吃的,如今这天香阁成了自家的产业,岂不是还要给他打个折扣不成。他若想靠这个还债,那么于自己而言颇为不划算。

  毕竟天香阁,日后想去,岂不是一句话的事,都是不需花钱的。

  她要好好想想到时候让他怎么补偿自己,最重要的一定是拜师,拜师,拜师,重要的事一定要说三遍,学会萧君卓的医术,继承他的衣钵比什么都重要,说不定能为姜府在宛丘城里开辟一个新的经商方向。

  想着想着,戚玥心中觉得自己着实有些不要脸了,冒牌货竟已经把自己当自家人了。

  “五小姐,我们到宛丘了。”

  姜伯掀开车帘,把头探起来,“五小姐,您先在车上坐一会儿。我和大家先去天香阁里取一些东西。”

  “姜伯,你去吧。”

  戚玥撩开侧边的帘子看向外面,天香阁店面堂皇,门外陆续有人进去,果真有着天下第一楼的称号,如果不把头探出去,根本瞧不到这楼的顶尖。不知今夜会吃些什么,戚玥嗅到一股香气,正是那天香阁里传出来的,闻着便觉得饿了。

  望这姜府的人莫要吝啬,怎么是五小姐回府,总要备些好吃的。

  遐思着,便闭上眼咽了咽口水。

  “是谁?”

  戚玥感觉到马车晃了一下,睁开眼,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掀开帘子入了车内,两人面面相觑,眼神相视竟只有一指距离不到。那人也未曾料到这车内有人。

  男子面上流露出惊愕,但是全然是不慌不忙,他也没有下车的意思,也不是想对自己做些想入非非的事情。戚玥在想,他莫不是在躲什么人,于是便撩开外边的帘子,看见外边果真有几个凶神恶煞的人。

  那几人头转来转去,似乎是在街上搜寻着什么目标。

  这小叫花子也算是本家的,还是帮帮他,“你要不要过来坐坐。”

  只见他好似没有听清自己的意思,眉眼里竟是惊愕,依旧半蹲在自己的前方,那个姿势颇为累,他的手抓着车的顶棚,好似是给自己一些支撑。

  “你要不要来我这里坐坐,我帮你去外面看看那些人走了没有。要不然看你这么站着颇为累的。”

  那人存着将信将疑的模样,慢慢的与自己交换了位置,戚玥掀开车帘,把头探出去,见那群人走得远了,方回过头来对着男子说道,“他们走远了。”

  男子听到了戚玥的回答,一句话也没有说,便起身扒开了戚玥。戚玥被突如起来的力气重重的推到了车门上,方缓过神来男子已跳下了车,她向外看去那人一溜烟已消失在了人群中。

  戚玥揉了揉自己被撞到车门的胳膊,“这小子颇是没有礼貌,连句谢都没有说,还对我如此粗鲁。早知我方才就该大喊一声,把那群人唤过来。”

  又想了想是自己的本家,心中莫要存过多地计较了。她深知这碗饭不是很好吃,被打是时有的事,断然你规规矩矩做人讨饭,也是经常挨打的。只不过这小子是招惹了什么人,犯了什么事?看他方才那般无礼,许是他活该。

  毕竟做这份差事还是要眼观三路,懂放手时放手,莫不要人家对你不搭理,还硬是要舔着脸上去讨好,这只会浪费时间,还徒增祸患。

  戚玥觉得自己着实是适合吃这碗饭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