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61章 是个内家人!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1575 2019-09-03 16:30:00

  “祁岳公子,当真是个内家人。”

  金老板说着话,众人也开始说着姜贝锦说的句句都好。

  这姜子晏在边上用手默默地合上自己方才讶异着张开的嘴,他与姜贝锦在一同相处的这段日子,真的是屡次刷新了对姜贝锦的认知,她曾经到底过得是什么生活?

  不是住乡下吗?竟然颇懂医术也就罢了,还擅长歌舞。

  这举手投足之间还且是内行,颇似模似样的。从前听她在路上招摇撞骗,还觉得她许是会说些吹嘘人的话,可是眼下这舞蹈那一颦一笑一颔首皆藏风情,这可是实打实的是本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糊弄别人的。

  “金老板,你这里的这些姑娘,其实姿色都不错,但是这妆容上面还是要请些内家人多多学习,莫要千篇一律让姑娘们都混为一色了。这样让客人既没有余地选择,也埋没了她们本来的俏丽。”

  姜贝锦年纪不大,说出的话都颇是一番老练,像极了开了多年的倡馆一般。

  且这说话一套一套的都很是有生意经的模样,像极了某个人,姜子晏想了想,脑海里翻过熟悉人的画面,“你怎么有些像我娘。”

  姜子晏用手肘戳了戳姜贝锦,然后又说道,“你方才那样子真的是像极了,我都给你吓坏了。你可莫要变成我娘那样子,怪渗人的。”

  姜贝锦听了这话,一个狠狠的白眼瞥了过去,没有说话。

  “金老板,你们这是新店开张,还是要在这噱头上下足功夫。”

  “噱头?不知该怎么做。祁岳公子,能否明示。”

  姜贝锦思忖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们这里总要拿出一些特色来,比如要和别的花楼有明显的区分。你总要给来霁月阁的官人们一个答案,为什么他选择进入霁月阁,不选亦枫阁和春风楼等其他酒楼。”

  “不知祁岳公子有什么好主意?”

  “既然你们这里是明着主打歌舞的,那么我们就把这方面做足了功夫。不知道你们近日排的是什么节目?”

  “我们最近排的是《清平调》,听说这是时下最兴的曲子。”

  “换掉。”

  “为何?”

  金老板听着姜贝锦的这句话着实有些吃惊,《清平调》取自李白描写的杨贵妃一诗中,有“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的神美意境。

  现在宛丘城里各个酒馆、娼坊都在改编这个故事做歌舞编演,他们霁月阁也是想了许久才有现在成型的故事,还请了宛丘城内有名的乐师谱曲,现已编排的差不多了,居然要换掉?这个时兴他们要是抓不住,恐怕没人会来霁月阁听歌舞。

  “你都说了,现在宛丘城内都在跳《清平调》,那么你觉得霁月阁能较别人而言有什么亮眼吗?莫非是霁月阁跳的就高人一等不成?其次,眼下众人早就深知《清平调》的故事,许是你再做编排,也无法扭转他们心中原来的设定。故随波逐流,只会对霁月阁更为不利。”

  “那么,我们该?”

  姜贝锦低着头,思忖了一番,想着往日秦师傅和她说过哪些琴曲颇能吸引人来着,在一番搜寻之后,缓缓道,“白头吟。”

  金老板却不明为何姜贝锦选这么一首乐曲,“为什么?”

  姜贝锦寻了一处坐了下来,瞧着金老板,细细分析道,“《清平调》需要鼓、瑟、琴、埙、箫、编钟等十种乐器一起搭配,才有那甚为华美的意境,而舞蹈相较于曲音颇少了些故事之感,没有一波三折的情节动荡。”

  见众人似乎还未听懂,又言,“而《白头吟》不同,我们可以单凭一只白玉笛就能引人入胜,且可以排成一个众人歌舞,这样子可以让你们初次在宛丘城中亮相,就能充分展示众姑娘的风情。”

  许是觉得姜贝锦说了这么多话,定然是口渴了,金老板一边听着一边点着头,然后呈上了一杯茶来,姜贝锦抿了口茶,润了润嗓子,又说着,“《白头吟》其中蕴藏了许多故事可讲,我们可以如做戏一般,编排成接连几天的歌舞内容。这样不仅能让来到霁月阁的官人门有耳目一新的感觉,还会让他们瞧完仍不尽兴,会有来第二次的期待,这样就能保证霁月阁的客流量在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流失。”

  “然后能否长期保住这些官人们,就要看霁月阁的歌舞能否精湛,唯有让人瞧见霁月阁的别具一格和善做歌舞的功底,方能让霁月阁的生意兴隆。”姜贝锦端起茶杯,浮了一下杯盖,开始品着,此时众人听了她的解释方明白了些,均频频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