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64章 祁岳公子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1302 2019-09-04 12:00:00

  在姜贝锦的一番指导下,霁月阁终于迎来了再次开张的日子。

  途经路人看到霁月阁门口的作画,均对这霁月阁产生了浓郁的好奇心。姜贝锦还嘱咐金老板可以大方的请画师到门口为姑娘作画,那站在外头就是最好的吸引。

  无须说更多讨好的言语,那些官人门就自然而然会被引着聚拢过来。

  那日金老板按着姜贝锦所说,果然霁月阁内宾客满座,外头也是聚拢了看客。玉笛声起,如泣如诉,当晚是姜贝锦吹的笛音,毕竟是自己一手操持的,总要参与一番。

  进入霁月阁的人首先便被那悬在廊檐上的画卷所吸引,总共十二幅,各个如仙女下凡尘,与那春风楼、亦枫阁的姑娘颇为不同,这些姑娘的妆容颇为淡雅,竟没有一点的妖娆之感,但是着实能夺人眼眶,目不转睛。

  十二幅画卷里的女子出落得各有千秋,来到霁月阁的官人门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一款。

  此时在门外走进几人来,金老板见着立马迎了上去,领头的人器宇轩昂,肤白凝脂,有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脱俗之色,比起那姜子晏和祁岳有过之,这才是她心中喜欢的那一款。

  男子那如远山黛的眉毛下嵌着一双似鹰眼一般的眸子,恍神之间,金老板的心竟然不断地怦怦直跳。

  祁岳和姜子晏生的太过于阴柔,而这男子竟阳刚中不失温柔,还带着几分野性,着实是男子面容中的典范。从前以为这宛丘城内瞧过两个绝世美男子就很是满足,此时又见上一个,着实是惊叹这方土地太能养人。

  男子手里持着一把扇子,突然合起,拍着手,然后邪魅一笑,说道,“这宛丘城,竟还有如此高雅的酒馆。”

  “公子好,欢迎来到霁月阁。请问是要雅座还是包厢”

  “我看楼上那包厢颇为不错。”

  霁月阁的包厢都是门户打开的,像极了戏园子的座位,为的就是方便楼上客人也可看到台上的演出。说了话,金老板便领着男子上楼上包厢去了。

  “公子,需要些什么酒?”

  “上你们这里最好的酒和肉就好。”

  “好的。”

  金老板吩咐着身边的人赶快去备最好的肉和酒过来,瞧这男子的装束显然是宛丘城内颇有身份的人,这一身体面的服装,那料子瞧着便不是寻常人家可以穿得起的。

  而且听他的话语,全是豪爽做派,一点都不忸怩拘谨,也不霸道凌人,颇有一番贵气。

  男子坐在位置上,撑开了手中的扇子,扇子上若然可示写着“不凡”二字。

  这到底是什么人?许是城中有头有脸的人。她也来到这里不久,也不知道从哪里猜起,只能问道,“公子,怎么称呼?府上为何处?”

  只听男子道了自己名字,言自己姓长孙,名无邪。

  长孙在宛丘城中可是贵姓,这可是太后、皇后的母家,也就是太傅大人府上的姓氏。

  看来是太傅大人府上的公子,着实是要好生伺候。今后还可以依仗他打开门路,让更多人闻言光顾这霁月阁的生意。想着便走上前去为长孙无邪斟了酒。

  “你这里的歌舞着实是新派,与别处颇为不同啊。”

  “长孙公子过奖了。”

  “还有这笛声颇是动听,我从未听过这支曲子,不知道是哪里请的乐师。”

  长孙无邪进门便是被这笛音所吸引,这曲调悦耳婉转,颇有一波三折的勾人心魄,牵人入胜,他也是颇懂音律的,但是从未听过这支曲子。

  “这是祁岳公子编排的歌舞,取自《白头吟》的故事。”

  “白头吟?”

  “是的,这白头吟的故事是祁岳公子想的,似乎是讲关于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除此之外,这霁月阁整体的堂内摆设到酒菜搭配,还有这歌舞演出都是祁岳公子一手精心巧设的,他着实是个能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