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67章 新嫂子,可还行?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1211 2019-09-05 10:05:12

  金老板笑的更加爽朗了,“我瞧那长孙公子不错的,觉得和你正般配呢?想着兴许你也有这癖好,哈哈哈,怪我怪我。”

  只见姜贝锦没有说话,然后金老板又打趣道,“祁岳公子怎么脸还红上了,羞的和姑娘似得。”

  “什么姑娘,我是正经的男儿。”

  姜贝锦听这话便粗着嗓子说道,然后走向了正在独自喝花酒的姜子晏身边,看着姜子晏为自己斟了一杯酒,正准备喝的时候,她一把夺了过来,一仰头,整杯酒就入了肠胃,然后气鼓鼓的坐在了姜子晏的面前。

  “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姜子晏看着姜贝锦嘟着嘴,满脸不开心。然后哄着这个“弟弟”,“谁欺负你了,快和哥说,哥去揍他。”然后就撸着袖子,一副要准备去干架的模样。

  姜贝锦瞧了瞧面前这俊美的男子,虽然姜子晏的拳头生的很大,其实实质上就如豆腐一般废的很,打人如棉花般柔软。心里想着还是算了,她脑袋突然一机灵,“哥,楼上那长孙公子说在宛丘城内听过你的名气,尤是欣赏你,想让我引见你和他相识。”

  “还有这般有眼光的人吗?可别说,你哥我确实有很多优点,不知道他到底是因我哪一点尤为欣赏我。”

  “许是全部吧。四哥,人生难逢一知己,你着实应该上楼去和人家长孙公子喝上几杯。交个知己。”

  “好的,那你同我一起去?”

  姜子晏满脸的欣喜、陶然,早就忘了方才姜贝锦被人欺负的事情,姜贝锦着实是不想去见那长孙无邪,便用手支着头,用着无力的声音说着,“我就算了,许是这几日忙的有些疲乏了,上去少不了又要喝酒,我可不能喝了。”

  “那我去了。”

  姜贝锦瞧着姜子晏很是兴奋的别过身去,便忍不住的笑出声来,瞧着平日里颇不正经的姜子晏现在竟步伐如此沉稳。

  走出座位,抬头望向楼上的包厢。只见那姜子晏见了那长孙无邪,先是礼貌性的作揖,着实讶异坏了姜贝锦。心中发问,这真的是昔日里认识的姜子晏吗?

  但是方才那么好哄,是自己的亲哥哥没假了。

  姜子晏和长孙无邪两人颇是有兴致的坐在一起,寒暄两句过后,便很快喝了起来,姜贝锦笑得更大声了,“看来有戏啊。”

  金老板瞧着姜贝锦一直在笑,便顺着姜贝锦的视线看过去,见是姜子晏和长孙无邪相对而坐,在喝酒。

  金老板压低了声音在姜贝锦耳边来了一句,“祁岳公子,你在笑什么呢?说来让我也开心开心。”

  吓得姜贝锦一颤,“金老板,你可要吓坏我啊。”

  然后又回过头来,指着楼上的方向,对金老板说,“你说我这新嫂子可还行?”

  “你呀。长孙公子人蛮不错的,长得还倜傥的很,实属宛丘城中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你就这么让给姜公子了。”

  这金老板的语气里带着些许可惜,并一个劲的在姜贝锦面前直摇头,说着,“你就这么对我给你搓的姻缘绳。”

  “他喜欢男的,我不行的。”

  “什么?”

  姜贝锦知道自己说快嘴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见金老板笑着说,“我早就该看出来的,放心,我方才什么都没有听到。”

  “金老板,你坏死了。”

  金老板也是颇为欣赏能干的女子,她其实从第一天见姜贝锦的一些做派中就瞧出了端倪,只是她并没有说。她阅人无数,姜贝锦的这点伎俩于她而言还是太容易识破。

  她知道女子在这个世道想要出来干一些自己的事情颇不方便,故她能体谅姜贝锦的难处,就纯然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也不知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