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72章 你管我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1286 2019-09-07 00:00:00

  深夜行在去往宗祠的路上,姜贝锦一直告诉自己莫要慌,又不是没有死过,都已是鬼门关前绕了两次道的人,若是被吓死过去,那着实是不太值当。

  在推开祠堂的大门,一阵过堂风吹过,越发衬得前方那人的身子单薄的很,平日里姜子晏行事颇如个混世魔王,此时此刻竟如此规矩。

  “四哥,你过来帮帮我。”

  手上的两床被褥着实是把自己的手压酸了,这一路可算是跑过来的,就怕是撑不住了,就整个人扑在地上了,现在终于是到了头了,便不想在托着了。

  姜子晏转过身来,看见前方有人被褥子盖住了脸,整个人歪在宗祠的大门边上,他心想这罚跪还没有被解,但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反正也没有人盯着。

  瞧那身子娇小的很,能被褥子盖着的,应该也没有谁了。

  姜子晏取走了姜贝锦手中厚实的褥子,然后瞧着姜贝锦便是笑。

  姜贝锦瞧着眼前的男人,那笑容灿烂,在月光映衬下,着实如晨曦一般明媚,有些动人。“我在想什么呢?”

  然后便是嘟着嘴,佯装一副生气模样,“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怎么就笑不出来。”

  “方才,你被爹爹打,我都瞧见了,应该是痛惨了吧。”

  “这有什么的。”

  姜贝锦看着男子脸上如清风一般毫不在意,似乎方才就没有挨过打,他兴许就是在逞强,毕竟刚才她可是看得真切的,那藤条一鞭一鞭抽过去,看着都着实怵人。

  姜贝锦伸手意欲检查一下姜子晏的伤口,只见姜子晏立马退后了几步,然后轻巧自如的将褥子移到一只胳膊上,腾出一只手来,抵在姜贝锦的头上。

  笑声在上空响起,又是一如既往的痞气,“怎的?你想对我图谋不轨。”

  “我想看看你有没有受伤吗?”

  姜子晏的手指温柔的穿过姜贝锦的头发,在头上摸了摸,然后如清风一般淡淡的说,“你以为四哥是豆腐做的啊,就那几鞭子,在我身上就是挠痒痒。”

  在姜贝锦与姜子晏的相处之中,大多对其的印象就是笑,就是不在意,就是轻松。

  这个四哥别看平日里不正经,但是做人方面着实是没有挑的。

  “还有,你多久没有洗头了。怎么这般油,女孩子这般邋遢,恐怕是没有人敢要的。”

  “你管我。”

  姜贝锦本来刚沉浸在有这么一个好哥哥的美好幻想中,被这么一句话瞬间打回了现实,她挣脱开了头上的那只纤纤玉手,便鼓着气往前走去。

  看着妹妹的小脾气,姜子晏只是笑,然后摇着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道。

  “你嫁不出去的话,可不得赖在家里,我不得管你吃,管你住,管你开心,管你有个嫂子不嫌弃你啊。”

  “姜子晏,你不臊得慌吗?这么想娶亲了?要不要明日我和老祖宗说说,为你寻门好亲事。”

  “怎么会臊呢?我都这么大人了。是该到了娶亲的年纪了呀。而且我若是不娶妻,一直压在你上头,免得你盼嫁可怎好?”

  姜子晏将手上的褥子撑开铺在地上,然后边弄边说道,“还有啊,这老祖宗看人已经是老一派了。我可不要取个大娘和我娘那种。你未来嫂子啊,还是你去帮哥哥挑吧。最好挑个不会欺负你的。”

  “为何要不欺负我的?”

  “就你这性子,我想是留家中留定了,断然是说不成什么好亲事的。家世好相貌好的,怎么愿意娶你,娶回去受气啊。你还是为自己挑个好嫂子,这样子待家里没人敢说你。”

  “姜子晏。”

  姜贝锦看着姜子晏一副沉思模样,竟好生正经,自己听的着实是有些生气,竟不知轻重的一掌挥过去,当手掌与姜子晏的皮肉相触之时,空荡的堂中骤然响起一声巨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