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73章 要嫁也是你嫁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2244 2019-09-07 12:00:00

  她方想起姜子晏背上许是满满的伤,心中愧疚,只听得姜子晏一声闷哼,然后笑着说,“就这力气,有点不像你往日的样子。是不是没吃饱。”

  姜贝锦站在姜子晏的身后看着他那被藤条抽的一道又一道口子的衣服,露出绽开血肉的口子,让人瞧着眼睛生痒。

  “怎么了。”

  姜子晏转过身来,用手拭去姜贝锦流出的泪水,“我是被打惯了的。真的不痛的。”

  “你这人,痛就痛呗,有什么的,不要因着自己是个男人,就不敢哭,我从未把你当做男的看的,你要是痛就哭出来,兴许会好受一些。”

  “你这丫头,本来酝酿出的感动全给你憋回去了,好了,这回是真的哭不出来了。”

  姜贝锦瞧着眼前的男子依旧是笑,看着自己的眸光注视过来,然后故意抽噎起来,然后弄出嘤嘤作响的假哭声,“好了好了,我哭了,我真得痛死了,你打我打的也太痛了吧。”

  看到这副模样,姜贝锦一个没忍住竟笑了起来。

  姜子晏撑开自己的手掌,用手缝看见姜贝锦笑了,便主动按着姜贝锦坐下,说着,“其实啊,真的不用担心我,我都习惯了。”

  “爹爹,也太狠了吧。”

  “他一向都这样,许是在朝堂上又受气了。”

  坐着与姜子晏促膝长谈,方知原来姜峻茂脾气是火爆的很,尤其是在对待子女上面,姜子晏从小到大就遭了不少的毒打。

  姜峻茂许是人格上的扭曲,毕竟在家中能力不及两个婆娘,自小又被曹氏压着,在官场上又不是有能力之人,是靠着女儿和妻家的背景才有这官做的,故外面的人也颇瞧不起他。

  于是便在儿女身上找到了发泄的口子,这可是唯一没有人敢干涉他的事,可任他做主了。

  “五儿,我可是说认真的,就你这性子,真的很难有人要的。以后要是有媒人上门说亲事,你可要兜住,莫要在外人面前露了底。”

  姜子晏嘴里嚼着方才姜贝锦从怀中取出的糕点,竟又不知怎的想到了这一茬上去,竟颇为认真的开口说道。气的姜贝锦又想一掌过去,挥到半空中又软绵绵的垂了下来,然后拿起一块糕点往姜子晏张开的嘴里塞过去。

  “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了。”

  “我是说认真的。”

  姜子晏咽下去后,又说道,“幸好我还没成亲,还能为你挡上几年。”

  “你方才可是说了,我嫁不出去,你会养我的。莫非你说话不算话了。”

  “养也得看我养不养得起吧。”

  “你想说什么。”

  姜贝锦听着这话一个白眼剜了过去,心中的想法便是你给我醒神一点,说话给我注意点,看着姜子晏只是笑着应好,说道,“养,养,当然养。”

  “不过你要是取个悍妇怎么办?”

  “那恕哥哥无能为力了,请小妹自谋出路吧。”

  姜子晏咽了咽口水,然后清了清嗓子,做了个颇江湖的揖,一本正经的沉着嗓子说道。

  “你个颇没有出息的家伙儿。你要是娶个悍妇,也得罩着我呀。我可是你亲妹妹,你怎么也不能重色轻妹,行那不义之事。”

  “姜贝锦,你能不能看看自己,把自己瞧明白些,你与那悍妇之间,也就差个妇字了。谁能欺负的了你啊,你不要欺负你嫂子就好了。”

  姜贝锦想了想也确实,自己这般模样,堂前可端庄有礼,堂下可动嘴上手,这宛丘城中兴许也没有哪户人家的姑娘敢和她置气,她这个小姑子断然是不好惹的。可能还会碍着这个哥哥娶亲。

  耳边又传来了一声,“说起不义,我倒是想起来了,你今夜怎就自己先回来了?把我一人丢在外边,到底是谁不义。”

  “哥哥。”

  姜贝锦娇嗔着一句“哥哥”,然后抓着姜子晏的胳膊便抱住,把头靠了过去,只感觉到一道阻力从头上运过来,她对上男人那满是嫌弃的嘴脸。

  “娘们唧唧的。恶心死了。”

  “我本就是姑娘家吗?”

  “想想你平日的作风,哪里有一点官家小姐的做派。”

  看着姜贝锦低着头,双手交叠在相互搓揉,那眼神一直对着自己目送秋波,真的是腻了姜子晏一身的鸡皮疙瘩。

  想了想自己往日是怎么对待姜贝锦的,姜子晏便有些开始计较起来,说着:“你想想你上次吃醉了酒,我是怎么待你的,是怎么背你回来的。”

  “我错了,四哥,你莫要这般小气嘛。我要是能背的动你,我定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外头的。”姜贝锦看着姜子晏,目光真挚,想着你快点原谅我呀,我可是你的亲妹妹呢。

  姜子晏本就未曾在意,诚然方才也就是故意说个气话,想逗逗姜贝锦而已。面前女子是他的小妹,他又岂会怪她。不过面上依旧装作嫌弃,似乎是在警告对方,看你下回是否还敢把我丢在外头。

  姜贝锦可爱极了的摇了摇脑袋,似乎在说着:“定然不会了。”

  从前自己过的日子本就没有这般的有滋味,自从来到宛丘城中,姜贝锦诚然觉得自己像是有了个一个真正的家,虽然依旧没有爹疼娘爱,但是祖母和小哥待自己是极好的。

  有时候姜贝锦在想自己冒用别人的身份获得的这般宠爱,到底是否应该理所应当的受着。

  “你在想什么呢?”姜子晏啃着嘴里的糕点,本来正目视天际,欣赏星辰点点,只觉得身边安静的很,有些不同往日,便侧目而视,瞧着姜贝锦果真在神思游走,便又问道,“你莫非?”

  “莫非什么?”

  “不会是思春吧。”姜子晏顿了一下,开始搜寻着脑海中记忆,方问道,“你什么时候背着我找野男人了?我怎么没有印象我们有遇到过什么不错的男子?”

  “什么野男人?”

  “不会是长孙无邪吧。”

  “你瞎说什么?”姜贝锦寻了块糕点又往姜子晏的嘴上堵过去。

  “你不会给我说中了吧。”

  “瞎说。”姜贝锦想了一想,笑着问着姜子晏,“你觉得长孙无邪怎么样?”

  “一表人才,彬彬有礼……”一堆溢美之词从姜子晏口中而出,然后他用力的点了点头,说着,“我觉得他这人蛮不错的。”

  “那就好。”姜贝锦瞧着姜子晏有这般态度,饶是满意,心中想着果然没有白费自己的撮合。

  姜子晏却以为姜贝锦当真是喜欢着长孙无邪,还在旁边打趣道,“你这丫头不行了。看来我要早些求示老祖宗把你嫁出去。”

  “我才不嫁呢。要嫁也是你嫁。”

  “若是别人肯因娶了我多带上个你,四哥愿意嫁的。”

  姜贝锦最是喜欢和姜子晏这种相互打趣的生活了,若是有日真的嫁出去,那得多无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