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77章 姜府并无表少爷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1407 2019-09-09 00:00:00

  姜子晏磕着瓜子,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多嘴了,然后笑着又说道,“我说这作甚,长孙公子喝酒。”

  喝了一会儿,姜子晏觉得这酒尝起来着实无味。不知道是酒无味,还是这兴致在作祟。

  一向是习惯了姜贝锦在身边,此时她不在了,倒有些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姜子晏心想着平日里未曾让姜贝锦一人回家,颇有些担心起来。莫非她方才是真的生气了?想着自己也太过于粗心,应该至少问问她哪里不舒服的。

  “长孙公子,我想着家中还有些事,我也先走了。”

  “好的。”

  瞧着这兄妹俩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霁月阁,长孙无邪觉得他们二人平日里生活定是有趣,然后问着身边的李卫说道,“让你打探的事情,可有消息。”

  “这光禄大夫府上并没有什么表少爷。”

  “那么这祁岳就是……”

  “应就如陛下所言,是那姜府近日寻回的五小姐,姜贝锦。”

  ……

  姜贝锦气鼓鼓的一直在街上走着,也没有心思想回府中去。

  毕竟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若什么事都不做,着实是浪费了。

  一路走着,心中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说不上来但是怪异的很,似乎是身后有人在跟着她的脚步。

  她的耳边觉察到身后有两人的脚步声和自己的步调一致,她停下来,那脚步声也便停了下来,她加快了步子,身后的人便也开始加快。

  这到底是什么人?她来到宛丘城并没有惹祸。

  姜贝锦锁住了眉眼,心中只是焦躁,不知道该如何办,心想着该怎么甩掉身后的人,要不然冲着旁边大喊一声,可是着实又有些不好意思,免得是自己想多了呢。

  纠结了许久,心想,“算了还是喊吧。”

  不料,身后的人一个箭步上来,轻声在耳边说道,“祁岳公子,我们主子有请”,然后一个帕子便趁她不备捂住了她的嘴,瞬间姜贝锦整个身子便软了下去,脑袋骤然放空,完全失去了意识。

  这到底是什么人?趁着混沌之时,她再次回想近日来有没有惹过什么祸事。

  姜贝锦此时的意识全然模糊,方有些懊悔起来,为何要赌气离开,不和自己姜子晏好好待着。

  等姜贝锦再次睁开眼来,此时只感觉身体有些沉重,模糊的视线渐渐聚焦眼前的景致,现在的自己正卧在一张床上,放眼房中的摆设,似像极了平日去过的亦枫阁。

  “我怎么会在亦枫阁?”

  她用手按着自己的人中,希望能变得清醒一些,此时门外把守的人开始互相聊天,“不知道少爷看上这小子什么。”

  “你还不知道少爷就这点癖好。当然是……你懂得。”

  “你说少爷为什么不让我们把他绑起来。免得他醒过来跑了怎么办。”

  “还不是少爷怜惜他,而且你可放心好了。这蒙汗药的药劲足的很。他没有个把时辰是醒不过来的。”

  “那就好。”

  门外两个看守的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的甚是起劲,姜贝锦淬了一口唾沫。

  莫非是长孙无邪?

  这人平日里看着颇是个正经人的模样,还以为是个君子,没想到行为竟能如此下作,竟对她行此恶径。

  她这番想着这两日也就长孙无邪对自己有点色心,他那眼神总是在自己身上不规矩的打转。

  在白日里瞧着自己就不是很自在,这番回忆起来便更是有些作呕。

  姜贝锦看了看四周,竟只有两处去处,一个窗,一个门,瞧这门外两人的身影,不难判断许是彪形大汉,她若是冒然冲出去断然是没有逃走的机会。这么一想若是想走,那么就只有这个窗了。

  心中想着若是再犹豫一些,许是那下作之人便要来了,她就当真是跑不了,那她姑娘家的名节就毁了。

  轻轻推开窗,发现这里竟是亦枫阁的顶楼。姜贝锦连往下多看一眼都是不敢。

  难道就只有这一条出路了吗?可是就算跳下去不死,也恐是个半身不遂的下场。

  要不然就从了他?可是若是被他发现自己的女儿身,想必是会气得他恼羞成怒,若是杀了她怎好?

  想着反正都是一死,姜贝锦一条腿又迈上了窗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