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098章 御前表演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1212 2019-09-16 00:00:00

  中秋之时,畅音阁宾客满座,远远相望,坐在堂正中的应是陈王苏玦和其母后长孙太后,身侧的众多貌美女子许是宫中颇得宠的妃子,尤其是越依着陈王坐着的便应是宫中越为得宠的。

  姜贝锦站在后台,自无暇去顾及这满堂的人皆有谁?毕竟那些人隔得那般远,个个如蝼蚁一般,她的眼睛是浑然看不清的。

  他只知道今日朝中有些声望的臣子都会携着家眷入宫来,不知姜峻茂与白氏坐在台下何处?她此次让了机会给兰馨儿,一方面是不想夺人的心愿。

  这另一方面便是不想出现在台上,让他们二人难堪,毕竟姜家的人颇好面子,若是知晓自己的女儿为教坊司的人,这脸面怎能挂得住?姜贝锦心想这白氏送她来此处,断然没有想到她可以有机会能拔得头筹得到御前表演的机会。

  她想来只是苦笑,为何今时今日还在为他们这家人着想?分明是他们害的她流落于此,可是主母曹氏颇好面子且尤是心疼自己,要是知晓自己身处教坊司,那不得哭晕过去。故她放弃了能脱离贱籍的机会。

  琴声响起,嫦娥缓缓从台侧登场,一袭白衣在风中摇曳甚为清美。

  姜贝锦瞧着兰馨儿的模样,那扮相颇是惹人怜爱,尤其是在烛光的辉映之下更有几分生冷之感。此时抬头正是正圆的月色,姜贝锦心想这定然是最合时宜的圆月,台下无人不拍手称好,皆称这“应景之舞正合众人赏景之情。”

  自古美景良辰恰美人为宜,尤是这亮相便已然让人脱离不开视线。

  紧随着曲中变奏,嫦娥眼波流转从天真纯然到满怀复杂的离别之愁,从茫然入后悔再到心生孤寂,兰馨儿将之中的情绪表达的淋漓尽致。

  她的眼里含情,那便是此刻人间最美的舞,姜贝锦心中是真的为她的惊艳而感到欣悦。尤其是由己之情引人入境,更实属难得。

  曲罢终了之时,台下的众看客依旧难以自拔。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众人皆言诗中所写的嫦娥就该如此。

  “你本该是这世间唯一绝美的嫦娥。”

  姜贝锦闻声转过头来看向了说话的女子,“姑姑取笑了,我如若扮作嫦娥,定没有馨儿这般的让人我见犹怜。”

  “都说你聪明,我却道你糊涂,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何不为自己争取?你是为了兰馨儿,还是为了姜家人的颜面?还是两者皆有。”

  “姑姑说笑了,贝锦怎会想的如此之多,只是身子不适罢了。”姜贝锦笑着对着魏向阳说道。

  “你为何不为自己争一争?如若你一直替他人着想,你心甘情愿一直留在云韶府?你那恶气的嫡母,你不想拂了她的面子,为自己讨个公道?”魏向阳对着姜贝锦这般不为自己着想,心中有些气,倒也不知道自己生的是哪门子的气。

  “如若你不争。恐怕你就一辈子。”

  “姑姑,不也愿意留在云韶府吗?姑姑待得,为何贝锦就待不得了。”

  “也罢,毕竟你都不曾为自己谋划过,我为你做此些忧虑为何呢?”

  姜贝锦笑着送别了魏向阳,其实她的心中也是落寞的很,她当然想离开这里,可是若是只能用这种方式方能离开,她是万万不能做的,倒不如留在这里便好。

  如若她以云韶府舞姬的身份作御前表演求恩赏,许是这满城风雨得踩着她爹爹姜峻茂的颜面说事,她定不能让自己入了云韶府的事成为让姜府蒙羞的丑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