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103章 从未有争宠之心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1195 2019-09-17 20:00:00

  “哀家说你有资格,你便有那资格。这恩赏哀家想给谁就给谁,难道事事都该问出个所以然来?”

  “可是……”

  姜贝锦仍有疑虑,迟迟没有开口。

  “你当日把御前表演的机会让给她人,失了那个本属于自己的恩赏,你就没有一丝片刻的悔过?”

  “说没有固然是假的。不过有些人比我更需要,等的比我久多了,我初到云韶府,不该事事抢人风头,争了别人的机会。”

  姜贝锦言辞句句从心,听得长孙太后也分外开心。

  “丫头,今日这恩赏就当是哀家谢你昨日在畅音阁救了我的心悸之症。你大胆开口。如若你不说,哀家只当你是瞧不起我,觉得哀家允不了你所求之事。”

  “太后自当是能允的了。在云韶府的人,无非就只求一个恩赏,那便是脱离贱籍,贝锦斗胆求太后慈恩,能允贝锦离开云韶府。”

  “只是如此?”

  长孙太后笑着问道,见姜贝锦点了点头,又说道,“姜贝锦,你可告知哀家你到底是犯了何罪入这云韶府?”

  “贝锦并不知犯了何罪,也不知怎的就入了云韶府。”

  “而且你可知离了云韶府,你也只能进入辛者库做最苦的杂役,你可愿意?那里还不如云韶府呢?你若待在云韶府,便有机会做御前表演,如若有一日,你能获得……”

  “回太后,贝锦只想在宫中做一个本分的宫女,希望能在年满三十之时,获得恩准出宫的机会,回到家中在祖母跟前尽孝。”姜贝锦听着长孙太后还要说着话,便开口急着打断,心想莫不是她把自己想成那种想要攀高枝的人。

  “也罢,你先回云韶府,让哀家在思虑一番。”

  待姜贝锦走出了慈安殿,长孙太后坐在原地只是笑着,她对着从屏风后走出的女子开口道,“她是个蛮不错的女子,这性子烈的颇有几分像极了当年的你。”

  魏向阳回着道,“她许是比我要强得多。”

  “当年的你也如她一般,傲气的很,怎就想不开要待在云韶府,你可愿意回到哀家的身边。”

  “在云韶府待久了也便习惯了,已经过不来这种尊贵的日子了。”

  “向阳,你本也是先帝的妃子,怎就甘心留在云韶府,你分明是受了不白的冤屈,你既然能想通求哀家为姜贝锦洗冤,为何不为自己争一番。”

  长孙太后瞧着魏向阳,眼里满是怜惜,听得魏向阳在耳边只是淡然的道,“争是年轻人的事了,向阳都到了这个岁数,早就无心于任何荣宠了,可姜贝锦不同,她还年轻的很,不该因迁就别人,一直受冤困在云韶府。”

  魏向阳瞧着长孙太后依旧是眉心紧锁,许是在担忧自己,又笑着开口道,“云韶府的日子,我过得颇好,太后无需担忧。既然也不求什么荣福,那么待在云韶府和寿康宫又有什么区别呢?”

  “你这么说,哀家也便不多言了。往后,你大可来寿康宫,年纪大了,也就是年轻时的姐妹见着方有些感触与动容,能说些旧时的话,哀家是觉得真好。”

  长孙太后也是许久未曾见到魏向阳了,如若不是因为姜贝锦,许是魏向阳今生都不会踏入寿康宫一步,见她一眼,更别说是与她开口,求她些什么?魏向阳分明是个性子要强的人。

  长孙太后一语言罢,见着魏向阳只是笑着,然后转身离开了寿康宫。那身影依旧如昔日一般,艳惊宫闱,只是她身上总是那般淡然,从未有过争宠之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