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115章 我这是委屈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1292 2019-09-21 20:00:00

  众人还离心姜贝锦和兰馨儿的感情,都说着,“你俩若是真的好,她怎么不来瞧你。人家是一朝得势,再也不会记得你这残障,你还心心念念把人家当做姐妹,真的是傻。”

  兰馨儿听着也便让自己死心了。心想着姜贝锦让她头角,也许就是聪明的很,早就料到了御前表演的恩赏定然不是轻易可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下场。

  自己兴许就是成了哪宫娘娘使绊子的对象,故落得一身伤。

  直到姜贝锦带着太医院的首席太医来看望她,还悉心照料她数十日,等她好全下地才离去,兰馨儿方卸下了所有胡思。

  想着自己心中所想过于狭隘了,怎能这般想人家?那日姜贝锦让她头角机会,诚然是好心的,最终酿成这样的下场也是无心之过,谁能想到御前表演过后会有这般不堪境遇?

  ……

  “你可知道她得罪了什么人?”萧君卓与姜贝锦走到偏厅,悄悄问着。

  “她一向都规矩、老实得很,怎么会得罪人?你为何说这话?”

  “她这一身腿疾定然是遭了人毒打,且耽搁太久没有人医治,故想恢复起来有些颇难。本来依为夫的医术,定然是能医好她,让她可以如往常一样,可以弄舞。”萧君卓说着话叹了口气,以表惋惜,竟还顺带夸了一下自己。

  “皇后娘娘不是请太医来悉心照料的吗?怎么会没有人医治?”

  “皇后娘娘?”萧君卓讶异了一下,瞬间闭口无语。

  “莫非你是说?是皇后娘娘。”姜贝锦咬着牙,面色有些气的很。

  “你还是莫要想这些了,所幸这兰姑娘腿伤已无大碍。”萧君卓想着这句话的力度不够,又补了一句,“许是我想多了。但是在宫里还是定要小心为妙。”

  话罢,萧君卓切上一副不正经的样子,说着话,“方才我表现可好。我从前可不随便对人多说什么话的。更别提宽慰病者的心了。”

  姜贝锦想着他说的话似乎是对的,想起初时他那张黑脸,心中的气还是不打一处来。

  “要不是因是你的姐妹,为夫才不会如此。我对外头姑娘可是一句话都嫌多的。”

  “你是见过很多外头姑娘?”

  “没有。”

  “谁知道呢。可能你私下里对那些外头姑娘热情的很,我瞧不到,也自然随你说。你莫要在我面前邀功了,就你这嘴上功夫,没有陪数十个姑娘练过,怎会如此熟练张口就来。”姜贝锦笑着淡然说着,气的萧君卓顿了好久。

  姜贝锦和萧君卓一同迈出门槛,此时门外聚拢了一堆云韶府的姑娘们。

  众位姑娘眼里都是相似的泛着春光,嘴上的话是似乎向着姜贝锦说的,“贝锦,你近日在太医院过得可好?”

  “那里的日子比起云韶府,定是滋润很多吧。”

  “我们都想死你了。”

  ……

  众人的关心来的猝不及防,姜贝锦想着昔日里也没有这般姐妹情深。

  本想笑着回复,但是她们的目光所及方向均是聚焦一处,并非在自己身上。面上尴尬的笑容只得收回。

  此时正放空神思,突然感觉有一股力量牵住自己的手,拉着自己往前走去。

  姜贝锦侧过头来,瞧着身边男人阴着一张脸,目光坚定的盯着前方,她有些想不透到底他是怎么了?直到走出门外,男人方松开了手,留着她在原地便往前走去。

  萧君卓转过头来,又走了回来,对着姜贝锦说,“你还不走是作甚?”

  “你干嘛?我哪里惹到你了。你竟然无缘无故的就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

  “你这黑着一张脸,不是生气是什么?”

  “我是委屈。”

  姜贝锦听着萧君卓的话,着实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委屈?”,他怎么就委屈了,莫非是因为刚才自己说他在外头对姑娘热情?这也不至于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