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116章 发张好人卡!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1240 2019-09-22 00:00:00

  “你方才瞧着那么多双色眼觊觎我。一点都没有心思想着保护我吗?我若是被人抢走了,怎么办?你就不会恼火吗?莫非你趁着这段日子,背着我在外头偷野男人了?”

  眼前的男人这是在和自己撒娇吗?姜贝锦听着竟然有些想笑。

  不行,若是笑了,他会不会生气?觉得自己不给他面子。

  姜贝锦便只能强装镇定,憋着笑。男人几步上前,又一次牵住了她的手,似乎依旧是有气,“还不快走。”

  “你这样子给人瞧见了会惹闲话的。还是松手吧,我自己会走的。”

  “这有什么闲话的。要是有,也是他们嫉妒。”

  萧君卓说话极是认真,姜贝锦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便嘀咕着,“莫非他是真的喜欢我。”

  “那能有假?”

  姜贝锦听到男子有些生气的样子,着实是惊讶坏了,两人都未曾开口言语,只是沉默的往前行去。

  ……

  夜已深沉,此时静的只能听到自己心绪烦闷的声音在作祟。

  萧君卓诚然是值得托付一生的人。

  可是总有那么一种感觉说不上来。

  姜贝锦不知道此时自己对萧君卓的信赖是否足以称作情爱。如若严苛按着折子戏上的路数,她应是从未对人生过情,也未曾被人爱过。

  她不懂什么样的行为算作真心,什么样的感觉称作动心,什么样的山盟海誓可以相信,什么样的人能够值得自己托付终生。

  她可以扪心自问,她确实是喜欢萧君卓在身边的感觉,那是一种安心。可是安心与动心不同吧?姜贝锦问着自己:“若要爱一个人,不该是动心吗?”

  萧君卓于她而言从没有过怦然心跳的感觉。

  不过在自己需要人来守护的时候,她真的希望能够出现的那个人是萧君卓。萧君卓于她而言诚然是一种胜似亲人的存在。

  许是看过太多关于负心、薄情的故事,姜贝锦总觉得爱情是那么的不牢靠。尤其是听到那人能为了权力,迎娶一个自己全然不爱的人,她更不相信什么是情。

  ……

  辗转反侧之后,她心想还是与萧君卓说清楚自己心中所想。

  推开门,只见那人倚在门外,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格外的有些冷清,她实在是说不出什么话来。因为拒绝也许就是意味着诀别,可是面前男子分明是自己那么重要的人。

  “我知道你定是在意我白日里说的话,便先是过来等你了。免得这么冷的夜里,你走太远去寻我,耐不住寒。”男子温柔的开口,原来见过他一贯的不正经,此时正经起来是这般有让人沉迷的魅力。

  “我……”

  “我知道。”萧君卓打断了姜贝锦的话,然后笑着说道,“是我唐突了。分明我们认识并没有多久。”

  “不过,你听我说,君卓,你诚然是我心头最重要的人。每每我遇到最难的事,我都希望能够出现救我的那个人是你,就像此时我入宫,我也多么希望是你……”姜贝锦说着有些哽咽起来,然后又强忍笑起来,“可是我诚然是一张白纸,我不懂情爱,我也不知道对你算不算动心。”

  “那你……”

  “如若因为觉得你能给我安心,能护着我,便答应了你,那诚然对你是不公平的。我不信爱,至少在这个时候,我信不得。”

  萧君卓认真的听着姜贝锦的话,没有言语。

  姜贝锦又说着,“我不知道我还要在宫里待到什么时候,若真的熬到了出宫,许那时我也老了,就算你能等得起我,但是那般耽误你,我担不起。”

  “你……”

  “你待我很好,我很是感谢,我从未遇到一个男子能像你一般给过我心安的。”

  姜贝锦顿了一下,待抽噎声稍微好转再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