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谁又在妄议本宫

第120章 臣不敢欺君

谁又在妄议本宫 缙小二 1266 2019-09-23 12:00:00

  “那你说吧。”

  “微臣说了,可恕微臣无罪?”

  “恕你无罪。”

  “可恕微臣方才那些不规矩的言行也无罪?”

  姜贝锦依旧在试探性的弱弱问着。

  苏玦听得都有些不耐烦了,便很是自然的投了一个白眼给姜贝锦,但是嘴里却是淡淡的说着,“朕若是和你计较,你觉得你还能活到这个时候。”

  “其实有个困惑扰了微臣许久了,那日您为何乔装成乞丐装扮?是不是做皇上颇无趣的,说实话,微臣也觉得做乞丐有趣多了。至少不用端着、装着,想怎样就怎样,没有规矩的束缚颇是舒服。”

  苏玦听着姜贝锦的这番话,着实是诧异坏了。

  想着她若是在外头说,恐怕是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得。

  姜贝锦自然也是知道自己这番话放在谁说出来都是个死罪的下场,也就只敢同苏玦在私下里说说罢了。毕竟她着实是藏不住事情的人,若藏久了心中定然憋坏了。

  “其实微臣也是赌了一把方敢和您这么放肆的,初次见你我就觉得您像极了微臣的本家,故总觉得分外亲切,想着您许也是不喜欢这颇多禁锢的生活,故单独与您相处时,微臣就无所顾忌了一些。”

  “本家?”

  “嗯,微臣在外头有段时间为生活所迫成了流浪的小乞丐。但是那段日子颇是有趣呢。”姜贝锦想起来那段时光,便总是觉得自己颇是称职的。

  “有趣?”

  “自回到姜府,便什么都是规矩,现在入了宫,也到处都是规矩。我的心总是提着,似乎就怕一个不谨慎就把小命玩没了,见人就得奴婢、微臣的,颇累的,为何不都依着一个‘我’字叫不好吗?”

  姜贝锦说着话又瞧了瞧面前男人的面色,想着还是说些规矩的话圆回来,要不然他一直这么正经,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虽然君无戏言,但是自己毕竟在人家家里呢?他想整自己不是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当然有规矩也是一件颇好的事情,毕竟在任何地方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吗?皇上,微臣,可没有说您的不好。您别多心。”姜贝锦尬笑着说道。

  “你方才不是说要实诚些吗?怎的,怕了?”

  听着苏玦的话,姜贝锦便只能用笑声来掩饰自己的怯怕。

  “其实朕颇喜欢你这样子的人,为人真的很,倒很是不同于宫里其他的人,往后若是只有我们两人,你大可放心做你自己就好。但是在外人面前……”

  “皇上,您大可放心。微臣也是学过礼仪的,并非是个不懂规矩的人。”姜贝锦话罢,便是用着昔日朱玉姑姑教自己的那套向苏玦行了个礼,面上不忘端着典范的笑容。

  苏玦见姜贝锦此时的模样,着实是又被惊了一番,原来她也能这般正经?此刻的她是颇有仪态之风的。

  “原来你这女子聪明的很,竟是……”

  “皇上,微臣不是有意装聪明,只是觉得您平日里的日子定也是烦闷的很,故对您就颇无规矩了一些。而且当真因我们两是本家的缘故,总觉得分外亲切呢。”

  本家?这丫头真的是很敢说。

  苏玦感觉这女人已然是了解到自己的喜好一般,竟对自己的胃口说话,想着其实今天自己若是一派怒意,想必她也是能有法子应对,她生的那张巧嘴定能把歪的说成正的来。

  ……

  从御膳房离开,回太医院的一路上姜贝锦的心方舒了一口气。

  在皇上面前说话还是要个察言观色,句句要停顿一下。

  “真的是好险。姜贝锦你可真的是个怪才。”

  姜贝锦起初第一句没有规矩的话当真是有些失误,心本来慌得不得了,但是往日自己学的就是要如何装从容,故没有露怯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