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安意人生

第六章肚子有货

穿越之安意人生 麻麻不哭 2421 2020-01-14 09:47:15

  “妈呀!肚子里有东西。”

  安意立马拿开手,肚子上的小鼓包也下去。

  “这……这是什么鬼?”

  安意又慢慢把手放上去,感觉肚子里的东西又动了。而且比刚才动的更频繁。

  她不由自主的用手轻抚肚子,见又鼓起了个小包包。

  安意轻轻摸一下就又缩回去,就像个调皮的小孩。

  小孩!

  对啊!人这么瘦不可能肚子这么肥!

  难道是肚子里有小孩?

  安意真相了。

  她冷静下来,仔细的把了下脉。

  “怀孕,这是怀孕了!”

  人生处处有惊吓,今日特别多!

  安意真有点招架不住!

  “怀孕了?我的老天爷!我就这样要当妈了?”

  安意想睡一觉,也许一觉醒来一切就能回归正常。

  “我还没谈男朋友,连男生的小手都没拉过,怎么可以生小孩儿?怎么可以这样?”

  “我在做梦,肯定在做梦……”

  迷迷糊糊间安意睡了过去。

  也许梦醒了就好了!

  可是梦里,是这个和她同名女孩的短暂一生。

  尽管只是一些片段,但安意也能猜出个大概。

  结果梦醒了,她还躺在这张破旧的床上。

  还在这间简陋的茅草屋里。

  她是林安意,还是原来肆意自由的林安意。

  既然不能回去,那就做自己,决不能和梦里女孩一样憋屈。

  安意下定决心,振作起来。

  原主短暂的一生,已经不能用憋屈来形容了!

  原主九岁时候和家人被敌军追杀失散,重伤昏迷后被路过的老尼姑云清师太所救。

  小姑娘由于年岁小,又是重伤又是惊吓的,好不容易救过来,但脑子有点不好。反应迟钝,而且忘了很多事。

  只记得自己叫安意,好像还有爹娘,其它一概不记得。

  云清师太在她脖子上找到一个带‘安’字的玉佩,便在捡到她的附近也打听一番。

  可惜,方圆没有姓安的人家。

  无奈,只好带她一起回了落梅庵。

  九岁的安意就这样在落梅庵和云清师太生活。

  她胆小话少,对庵里其她尼姑没话说,也就和云清师太能说几句。

  云清师太对她很上心,除了吃喝清苦些,其余都没亏待她。

  教她写字、画画、女红、这些样样都没落下。

  虽然安意暂养在庵里,但想着她将来总会找到家人,或者嫁人,所以女孩子该学的她都有学。

  别说师太也很有心,考虑的也很长远。

  庵里她最小,师叔师姐们也很照顾安意。

  生活虽然清苦倒也简单快乐,安意就在这里度过了八年快了的时光。

  十七岁的安意单纯胆小,但也漂亮乖巧。

  初春,万物复苏,正是吃野菜的好时节。

  安意挎着篮子去田埂上挖野菜,她没走多远,就在落梅庵对面的田埂上。

  可她埋头挖菜,不注意就走远了。

  等篮子满了她才反映过来,惊恐之下就往庵里跑。

  由于小时候的经历,给安意留下心理阴影,所以她平时很少出落梅庵。

  就是偶尔出来,也是和师姐们一起,再不就是在落梅庵周围。

  这是她几年里第一次离开落梅庵这么远,惊恐万分。

  安意惊慌奔跑中不小心撞到了人,她看也没看,也没有说一声道歉,爬起来拿着篮子接着往回跑……

  被安意撞到的是一个白胡子的老和尚,他后面跟着两个身穿劲装,腰带佩剑的黑衣男子。

  老和尚看着安意远去的背影久久不动。

  “大师,有何不妥?”

  后面偏矮一点的男子见他看着前面半天没动,出口询问。

  “当真是奇,竟然真有……”

  他话说到一半就停下,摇摇头接着陆续赶路。

  “大师,是不是……”

  “不可多言。”

  “是――大师,”

  “是――”

  他们从另一条路走。

  前面的老和尚——了无大师,没把这当回事,可后面的两人却放在了心上。

  安意的灾难也来自他们,她人生的痛苦也从这一刻开始。

  惊慌失措的安意一口气跑到落梅庵才放下心来,可她还不知道灾难正悄悄降临。

  第三天的深夜,熟睡中的安意毫无知觉的被人掳走。

  等她醒过来,已经被关在一个陌生房间。

  她拼命喊叫摔东西,最后甚至自残,也没人理会。

  不吃不喝的安意,直到晕过去也没人理她。

  可能怕她自残,安意再次醒过来就全身无力,她知道是被下药了。

  就这样被关了不知道多久,十天、半个月、可能更久……

  直到有一天早上,安意醒过来感觉身体极度不舒服,大腿根部私密处火辣辣的疼,她也没多想。

  可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早上都是如此。安意才开始慌神,也察觉身上发生了什么。

  她从惶恐到仇恨,从仇恨到无助,直到心死。

  就这样不哭不闹,每天该吃就吃,该睡就睡。

  大概过了一个多月,或者更久……

  伺候她的婆子见她乖巧,也慢慢放松警惕,安意终于找到机会。

  一日,她趁婆子不注意,偷溜出去,用尽力气向后山跑去,直到跑到后山崖……

  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安意想,这是她唯一的去处。

  发生这样的事,她自然不能再回落梅庵这个圣洁的地方。

  也不能给师太丢人,无处可去,无人可依,她,自找去处。

  身后传来着急的喊叫声,安意不予理会,像一只脱笼的飞燕,毫不犹豫的跳下悬崖……

  追上来伺候安意的婆子吓的瘫软在地,无法起身。

  追上来的三人,了无老和尚和那天跟着他的两名男子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没想到柔弱的小姑娘会有这么刚烈的一面。

  老和尚站在悬崖边上,望着下面久久无语。

  “老衲到底是犯了口舌之罪,让你枉送性命。”

  “大师,这和您无关,都是属下的主意。”

  “大师,这事属下会和主子交代,认打认杀,但属下不后悔这样做。”

  “回吧!告诉你们主子,老衲要闭关赎罪,以后不要来了。”

  老和尚背着罪孽转身离开。

  或许命不该绝,或许是老天厚爱。

  悬崖下是一条河,安意被河水冲到下游的石滩上,被孙老妇人救了。

  孙老妇人无儿无女,老伴一个月前病死,安意被她救起背回家。

  养了几天安意才慢慢醒过来。

  可孙老妇人家实在艰难,没办法给她补身体,只能将将活着。

  就这样在孙阿婆家养了一个多月,安意才能下床走动。

  一段时间后,她是好了,可孙阿婆却病倒了。

  而且来势汹汹,躺下没几天人就去了。

  安意把身上的玉佩当了,换钱把孙阿婆厚葬。

  一个人艰难度日,可偏偏这时她发现怀孕了。

  安意在连连打击和一场风寒中也倒下了,躺在茅草屋,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走了……

  她短暂的一生也就这么结束!

  接收了原主不完整的记忆,安意除了同情没别的可说。

  她不是原主,也无法体谅她的心情,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原主到死都在等父母来接她。

  她们一家能被别国军队追杀,想来原主父母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但这些和安意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再厉害,安意也不想知道。

  伸手抚摸肚子,要好好想想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

  “下辈子投个好人家,你的娃我要了,身体我也接管了,安意的人生将会被我改写。至于你的父母,这么多年都没来找你,我不会对他们有任何希望和幻想,以后也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你走好!”

  耳边一阵凉风刮过,像是有人出去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