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安意人生

第十一章安家置业

穿越之安意人生 麻麻不哭 2264 2020-01-19 11:27:58

  安意看着手里一张两页的黄纸,打开里面总共五栏。她是户主,其它都空白,这以后很有操作空间,也是班武给安意的特别照顾。

  把户籍和契书收好,安意再次感谢班武。

  “多谢班行头。”

  “夫人客气。”

  衙役送完东西就出去。

  总共五百八十八两银钱,安意直接给了六百两。

  “剩下的给班行头吃酒,多谢帮忙。”

  “夫人这……这如何是好?”

  班武不好意思,客气推拒。

  “不用客气,以后还要仰仗班行头。”

  “多谢夫人打赏,夫人有事尽管开口,您叫我班武就行。”

  “好,班武,知道何处有买工具的?”

  “夫人要何种工具?”

  “种田和做木工用的。”

  “正好衙门里有一批闲置的,我让人拿来夫人看看。”

  “好――”

  古代的农具也归衙门管,这个安意好像听说过。

  一会十几个衙役拿着东西进来了,有锄头、镢头、还有犁地的犁,木匠用的都齐全。

  “班武,这些我都要了,要多少银两?”

  “夫人给二十两就好。”

  “行,那还有牲口吗?”

  “夫人要牛还是要骡?驴子也有。”

  “好的一样来两头,有吗?”

  “有有有,夫人稍候。”

  他起来给几个衙役说了几句,他们就快步出去了。

  “夫人先喝茶,牲口棚有点脚程,让他们给夫人挑最好的。”

  “有劳了。”

  “客气客气,夫人喝茶。”

  约莫半个多小时,一个衙役跑进来说牲口牵来了,就在外面。

  安意随着班武去前面的院子,见牛、驴、骡子各两头。

  长的壮实,毛色光滑,喂养的不错。

  后面还套着车,两辆带棚车,四两板车,想的挺周到。

  一个衙役见安意看车,他就出来解释。

  “我把车套过来给夫人看看,要是不用也没关系。”

  “你想的很周到,车我还真需要。”

  “当不得夫人夸奖,您能用上就好。”

  “班武你看看这一起要多少银子。”

  “夫人里面说。”

  进客厅,两人坐下,班武沉思一下,就看着安意。

  “牛十五两,驴子也一个价,骡十八两,车,夫人给两辆棚车的钱就好,板车送给夫人。”

  一百三十六两,安意给了他一百五十两。

  他人确实不错,安意肯定他给的价格很低了。而且还送了几辆板车,他也想着以后的买卖。

  “各位兄弟辛苦了,多余的班武看着请他们喝酒吧!”

  “哈哈――好,班武替他们谢过夫人。”

  “客气,我以后还会常来。”

  “哈哈――恭候夫人。”

  想买的都买齐了,安意也该离开了。

  “时候不早了,就先告辞了。”

  “好,我让他们送夫人出城。”

  有衙役送也能少很多麻烦,安意自然也乐意。

  “班武,多谢。”

  “夫人见外。”

  安意坐在带棚的骡子车里,女人们坐在两辆板车上,还有两辆拉着工具,由衙役护送他们浩浩荡荡的出城。

  送他们出城门,十几名衙役向安意道别才返回。

  四十八个人外加六头牲口停在路边没有动。

  安意下车去旁边的树林里,他们都以为安意去方便了。

  没一会安意就出来了,她没着急赶路,打量着这几十号人缓缓开口。

  “这里是城外,离我家还有些路程,你们中间有想要离开的人吗?”

  大家不知道安意说这话什么意思,也不敢出声,都静静的站着。

  “有想离开的站出来,可以拿着契书离开,我分文不取,也不追究。”

  听这么一说,有的人就交耳低语,有的心有所想,更多的人无动于衷。

  安意把他们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最后一遍,有没有要走的?”

  这次没人说话,也没人站出来,他们都安静的站着。

  那个在伢行说他会听话的小伙子走出一步,他看着安意,有点忐忑。

  “夫人,奴说过会听话的,就不会再想着离开,夫人,奴……奴……”

  他很紧张,双手紧紧攥着,慢慢就低头不语。

  其他人都看着他;有的惋惜摇头,有的关心担忧,有的幸灾乐祸……

  “不要紧张,慢慢说。”

  他慢慢抬头看着安意,手也渐渐松开。

  “奴到死都不会离开夫人,夫人是我们的恩人。”

  他鼓足勇气说完。

  “谢谢夫人救我们出来。”

  “谢谢夫人能买奴婢。”

  “多谢夫人……”

  “谢谢……”

  顿时大家都连连感谢安意,让她有点意外。

  可面前的少年好像话还没说完。

  “你要说什么接着说。”

  见安意和善,他也没在害怕。

  “奴,奴就是想问夫人,我们能不能吃饱?”

  他话音刚落,有些汉子也期待的看着安意,看来古往今来肚子问题至关重要。

  “能吃饱,我今天就站在这日头下向你们保证,决不会饿着你们。”

  “真的?谢谢夫人,奴,奴说完了。”

  “不用饿肚子……”

  “夫人仁爱……”

  “我们也能吃饱了……”

  “不饿肚子让我做什么……”

  安意的话他们深信不疑,都喜悦感激。

  “但是――但是你们也要踏实干活,忠心不二。”

  “夫人放心,奴誓死相随。”

  “跟随夫人。”

  “奴定忠心夫人。”

  “那就看大家的表现了,先赶路吧!”

  安意上车,女人们也坐上板车,汉子们准备赶路。

  “金子出来。”

  旁边的树林里窜出一只金色吊睛大老虎,牲口躁动,几十人也吓的惊慌失措。

  有几个人跑过来围在安意的车外面,虽然害怕,他们也选择保护安意。

  刚才的少年也在一起,他害怕的发抖,可还是站在车前安慰安意。

  “夫――夫人不要怕,奴――奴会保护夫人。”

  “谢谢,你叫什么名字。”

  他有点诧异的看了眼车窗口的安意,警惕的注视金子。

  “奴叫熊娃子。”

  “姓什么?”

  “奴没姓……”

  “你以后就叫林雄吧!森林的林,英雄的雄。”

  “姓林?”

  “是,随我姓。”

  他也忘了老虎的存在,跪在地上给安意磕头行礼。

  在古代能被主人赐姓是件很光荣的事,要是赐主人的姓氏那简直是祖上积德。

  “谢谢夫人,奴誓死保卫夫人。”

  “起来吧!”

  所有人都羡慕的看着他。

  “大家不要紧张,金子是我的家人,它不会伤害大家的。”

  安意这么说,他们才放松一下,可毕竟是大老虎,他们还是警惕。

  “金子,前面带路。”

  金子就窜出去,在威风凛凛的在前面带路。

  “时候不早了,跟着金子走吧!”

  众人看前面威风八面的大老虎,鸟都不鸟他们一眼。

  人边跑边沾花惹草,要么钻进草丛吓吓小兔子,抓抓小蝴蝶,玩的起劲,哪有空搭理他们。

  慢慢众人才放下心来,随后也为自己有这么厉害的主子而高兴。

  跟着这么厉害的主子,他们下人脸上有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