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安意人生

第五十四章县令议茶

穿越之安意人生 麻麻不哭 2077 2020-03-02 14:25:27

  “这位便是林夫人?”

  “我姓林,大人安好!”

  安意起身向县令大人问好。

  “夫人客气,请坐。”

  县令坐在主位,小丫鬟赶紧上去给他也倒了一杯茶。

  他端起茶杯愣了一下,然后鼻子凑近杯子使劲闻了一闻。

  “这是府里新买的茶?”

  县令大人问小丫鬟。

  小丫鬟怯怯的看了眼安意。

  “回大人,林夫人带的茶。”

  县令大人意外的看了眼安意。

  估计他也没想到,有人做客会自带茶叶。

  不过茶香勾的他没心思多想,端起杯子浅尝一口。

  这一尝不得了。

  县令大人双眼冒光,死死盯着安意,还不忘端起杯子继续喝茶。

  “当真是好茶!世间难得的好茶。”

  这评价很高。

  可安意依旧淡定端坐,荣辱不惊。

  “大人过奖。”

  两杯茶下肚,县令大人才方罢。

  茶杯离手放在小几上,小丫鬟接着又给他续茶。

  “鄙人大楞城县令——和宁常,今日大雪封路,林夫人辛苦了。”

  和县令举起茶杯向安意赔不是。

  “大人客气!”

  安意端坐,举起杯子浅尝一口。

  “今日邀请林夫人过来,主要是商讨一下粮食问题。”

  安意就知道是这样。

  “大人请讲。”

  安意不热切也不疏离,态度淡然,和县令不得不高看她一眼。

  甚至,心里把她和男人同等看待。

  要知道古代封建王朝,那是男权世界,女人在他们眼里是软弱无能的代表。

  “夫人利爽,和某人就直说了。”

  和县令放下茶杯,正视安意。

  “上次的粮着实解了和某燃眉之急,先谢过夫人。”

  说着和县令朝安意抱拳感谢。

  “县令大人客气。”

  安意依旧镇定自若。

  “今日邀夫人过来,也是粮食的事情。和某人想从夫人那里再次购买粮食。”

  和县令说完,急切盯着安意。

  “粮食年前没了,年后的话也要等到五六月。”

  安意简单说明情况。

  “无碍,何时都行。只要夫人有粮,先想着和某人就行。当然,价格公道,绝不让夫人吃亏。”

  和县令说着仔细看安意的神色。

  可是他什么也没看出。

  他暗暗心惊,感叹安意心思深。

  心想,这妇人得见过多大场面?

  当然,和县令的心思安意也不清楚。

  “精米二十八文,糙米二十四文,这个价格夫人看如何?”

  和县令见安意不表态有点儿着急,就先报出价格。

  他心里清楚,那样好的粮食就是三十文也不会贵。

  最最要紧的是,那样的粮食有钱难买。

  “夫人可有什么顾虑?”

  和县令着急啊!

  这事说不定,他睡不好吃不香。

  “五月左右,待粮食成熟,让人通知大人。”

  安意发话,和县令一颗心终于落肚。

  “和某人多谢夫人,这事儿就说好了,夫人所有的粮和某人都要了。”

  他这么说,安意皱了皱眉头。

  和县令和班武看的心惊胆战,难道是不愿意?

  要么是价格低?

  “精米三十文,这个价格和某人都要了。”

  他们自愿加价,安意也没意见。

  她之所以犹豫,是来年种的粮食很多,怕和县令吃不下。

  不过具体有多少粮食,安意也不打算对他们说。

  虚虚实实,让人捉摸不透才更安全省事儿。

  “五月最多能给和令二十万斤。”

  五月!

  五月以后难道还有?

  和县令和班武仔细琢磨这句话的意思。

  “行,那就先二十万斤。”

  二十万斤确实不少,出乎和县令的意料。

  “八九月能给多少粮食,到时候再商量。”

  安意又抛这么一句,和县令高兴的心肝乱跳。

  此时要是没人,他能高兴的蹦起来。

  “多谢夫人!和某人以茶代酒敬夫人一杯。”

  说着端起茶杯一口干了。

  干了茶,他想起另外一件事儿。

  “夫人可还有这茶。”

  安意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

  “有,不过得等年后新采。”

  和县令这个高兴!

  “夫人这茶,无论何价格,和某人都要了。”

  茶安意可不能都给他,这是她向四国投石问路的石子。

  “不多,但很昂贵。”

  和县令知道这茶不普通,可昂贵两字听的他心肝哆嗦。

  “不管多贵,和某人都要。”

  这茶是他直接上供的茶,银钱不是问题。

  “一斤茶,百两金。”

  “咳咳咳……咳咳……”

  和县令被口水呛得脸红脖子粗。

  百两金,那就是一千两银子!

  这哪是喝茶?喝血都没这么贵。

  安意也知道这个价格贵的离谱。

  一千两白银足够普通人家生活一辈子。

  可她的东西好啊!

  而且这东西出自神山,就冲这点它也值。

  当然也可以选择不要!

  安意就是这么任性。

  她一早就想的很清楚,茶叶在这里是奢侈品。

  哪怕最便宜的也要几两银子一斤,普通人根本就喝不起。

  所以,云雾茶只能是贵族茶,甚至皇室专供,这是安意的定算。

  云雾茶好喝,当然价格也很美丽冻人。

  “失礼了,这价格……”

  和县令都不知道说什么。

  他心痛的看着手里的茶杯,这一会儿被他喝下了多少白银?

  本着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原则,和县令一口气又干了几杯。

  这会感觉心气顺了不少。

  班武吓,端着茶杯不知所措。

  喝呢,还是喝呢?

  “云雾茶值这个价,而且我相信,明年云雾茶一推出,四国中多的是人抢着要。”

  安意说得风轻云淡,她一点都不担心茶叶卖不出去。

  神山云雾茶,来头大。

  “为何叫云雾茶?”

  这么金贵的茶,不问个清楚和县令心里也不踏实。

  “此茶生长在神山里的云雾山顶,常年受雾水滋养,味道特别,常喝对人体也很好,所以它值这个价。”

  神山!云雾山!

  和县令心里翻腾。

  要真出自神山,当真不是凡品,价值十金也不算贵。

  神山在四国人心中,是神圣又神秘的存在。

  从来就没听说有人去过神山。

  和县令重新定位安意。

  不说别的,就粮食和茶叶这两样,让他完全相信安意来自神山。

  人们一直口口相传,神山是神仙所在的地方。

  有没有神仙他不得而知,但那里出来的人绝对不简单。

  和县令的想法安意不知道,当然也不清楚他们的神补脑。

  不管怎样,这种神补脑对安意有百利而无一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