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安意人生

第五十五章县令得子

穿越之安意人生 麻麻不哭 2121 2020-03-03 09:01:04

  “云雾茶极好!”

  和县令觉得值这个价。

  高付出高回报。

  这茶要是送进宫里,那他以后前途无量。

  考虑清楚这些,和县令也不肉疼了。

  “云雾茶和某人都要了,麻烦林夫人给在下留着。”

  胃口还真不小!

  想来和县令以为这茶不多,安意如是想到,但面上不显。

  “这可不行,别人也等着要呢!”

  安意态度明确,想要全部包了不可能。

  先不说和县令根本就不知道茶量很大。

  再一个,安意不可能都给他。

  这么一说,和县令着急。

  “那夫人能给在下多少?”

  “和大人想要多少?”

  和县令想想,伸出两根指头。

  二百斤不可能,就算他一个县令再有钱,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

  那只能是二十斤,安意心里推想。

  “二十斤。”

  果然!

  二十斤在安意眼里还不够看。

  可在茶叶金贵的这里,确实也算是个大客户。

  再说千两银子一斤的茶叶,他也算出手阔绰。

  “可以,我会给大人留着。”

  二十斤对安意来说不值一提,这个人情可以卖给他。

  “多谢林夫人,以后有事和某能帮上忙的,夫人尽管开口。”

  和县令记住安意的好,算给了安意一个承诺。

  “可以——”

  安意虽然不会有事求他,但做生意和官府打好关系很有必要。

  “速速通知膳房,准备午膳。”

  “是——”

  小丫鬟领命出去了。

  “夫人请用完午膳再走。”

  和县令高兴,请安意留用午饭。

  在这里提起吃喝,安意就头疼,痛苦。

  “大人客气,我们还有别的事,就不用饭了。”

  安意果断拒绝,她不想吃。

  哪怕县衙吃的再好,再高端大气上档次,安意觉得都不会好吃,她也没勇气留下来尝试。

  因为这里的烹饪方法已经决定了饭菜的味道。

  “夫人……”

  和县令刚要说什么,刚才出去的丫鬟跌跌撞撞的跑进来。

  “何事慌张?”

  小丫鬟进来就跪倒在地。

  “大……大人,后面传来消息,夫……夫人……不好了。”

  “怎会不好?之前还好好的……”

  和县令慌张的站起来,茶杯打翻在地,他一脸惊恐盯着伏在地上的小丫头。

  “说……说难产……”

  小丫头挤出了这句话,胆战心惊的趴在地上颤抖。

  怕!

  怕主人迁怒。

  人命如草芥,这里的下人更是如此。

  安意已经见识过,在这里的种种不平等待遇。

  可她无权干涉,也不能干涉。

  因为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

  她能做的是善待手底下,和身边的每个人。

  别的,多想无益。

  “再去问明情况。”

  和县令脸色非常不好,因着安意在,他克制着怒气。

  “是——”

  小丫鬟连跪带爬的出去。

  要是县令夫人有个三长两短,可想而知有多少下人会送命!

  安意很清楚这点。

  看了眼焦虑的和县令,安意决定帮他。

  不为别的,只为无辜的下人们不妄送性命。

  “和大人,令夫人或许我能救。”

  安意的话如久旱甘霖一般落在和县令心头。

  他不可置信的盯着安意。

  是了!

  这是出自神山的人,肯定有法子。

  和县令猛的站起来朝安意行大礼。

  “请夫人搭救内子。”

  安意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药丸子递给县令。

  “这药化水,喂夫人服下。”

  和县令颤抖着双手接过药丸,捧着药急匆匆的就往出跑。

  跑到门口,他又回头看看安意,觉得把客人这么晾着不合礼数。

  “大人不用顾及,夫人要紧。”

  安意这么一说,和县令感激地点点头,朝后院狂奔而去。

  主要是和县令不放心把这药交给下人,这可是救他夫人的救命仙药。

  安意、万成柱、常乐和班武四个人坐在大厅里大眼瞪小眼,等着情况。

  班武很紧张,有点坐立不安。

  反观安意主仆三人,就悠闲多了。

  万成柱对他家主子信心满满,只管坐着喝茶。

  二货常乐,对安意和吃的以外都不感兴趣,她只管坐着吃点心。

  安意则想着过年的事情。

  “班头,一会儿有空带我去看看那几间铺子可行?”

  安意想起她买了几间铺子,还都没去看过。

  “行,等下陪夫人去看。”

  班武一说话倒是忘了紧张。

  和安意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大概半个时辰左右,和县令一脸喜气的进来。

  安意就知道县令夫人平安生产。

  “恭喜大人!”

  虽然不知道生男生女,但是先恭喜总是没错的。

  “多谢夫人救命之恩,内子小儿平安无忧。”

  县令夫人生儿子了。

  和县令高兴的嘴巴都合不拢,因为这是他的嫡长子,意义自然不同。

  “夫人和令公子安好,那我就不打扰大人了,先告辞。”

  说着安意就起身准备离开。

  “夫人请稍候!”

  说着,一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端了一托盘进来。

  托盘虽然用红布盖着,但安意已经猜出是什么了。

  “幸得夫人慷慨出手,内子小儿才得平安,小小心意请夫人收下。”

  和县令说的真诚,托盘里的东西觉得有点儿拿不出手。

  “大人客气,遇上了便是缘分,不必如此。”

  虽然缺银子,但安意也要客气一番不是?

  “夫人见外,今日大喜,望夫人千万要收下这薄礼,要不和某心难安。”

  “大人这么说,我就不客气了,全当沾沾贵公子的喜气。”

  听安意这么说,举托盘的管家麻利的把银子用红布包起来,递给万成柱。

  万成柱朝和县令行了一礼,然后大方的收起银子。

  “大人忙,我们先告辞。不过得麻烦班头给我带路,去看看铺子。”

  “行,班武照顾好林夫人。”

  和县令高兴的吩咐班武。

  还亲自把安意送出大门儿,见他们走远才进去。

  “以后林夫人来,务必仔细招待。”

  和县令给管家特意交代。

  不光是因为安意是他妻儿的救命恩人。

  他更看重的是安意本人。

  因为她是出自人人敬畏的神山。

  “是,大人——”

  官家恭敬回答。

  “通知下去,以后林夫人来都小心伺候着,千万不可冲撞。”

  “大人放心,小的会叮嘱他们。”

  管家寻思,他家大人对林夫人没有任何不轨心思。

  那肯定是林夫人身份不一般。

  要么就是她夫君身份不一般。

  不管怎样,他以后都要小心伺候。

  不得不说,能做管家的人都不是一般人。

  而远在千里之外的人连连打喷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