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秦先生今天还没有表白

005 他的底线

秦先生今天还没有表白 十里清欢 1023 2019-08-14 00:00:00

  但,总有不长眼的,前来触他的眉头。

  蒋家有个病秧子叫蒋孝林,是蒋老夫人五十老来得子;因为先天不足,病了二十来年了,三天前医院下了病危通知说是撑不过月底,蒋老夫人是个封建迷信的,求医未果便去了皇觉寺请老方丈求了一卦,老方丈说找个八字大的未婚姑娘回去冲冲喜,兴许蒋公子还有救。

  于是,蒋老夫人就想起坊间传闻,那个从八岁就寄养在秦淮府邸的萧家表小姐来。

  盛京城的圈子里谁人不知,萧家表小姐萧青衣是个丧门星?

  出生就带煞气,未老先衰;不仅得这个怪病,还把她妈‘克死’了;

  她妈投井的那天晚上,萧家祠堂发生大火,将整个祠堂烧的干干净净。

  这之后,原本极好的天顷刻间又下起了暴雨;那一场雨,足足下了一个月之久。

  总之,萧家贪慕蒋家权贵,在蒋家求亲下聘后就即刻答应了这门有违良俗的婚事。

  秦淮是什么人?

  神秘低调?

  面善心冷?

  狠戾凉薄?

  那都是浮于表面的江湖听闻,没有人知道他的底线。

  所以,萧家才如此大胆,丝毫没有通知他这个身为萧青衣的大家长而就这么草率的将其推进蒋家这个火坑。

  殊不知,萧青衣,便是秦淮的底线。

  向来神秘低调的爷,如此高调的出现在蒋家婚宴上,还一下带了这么多人,这黑压压的阵仗,光是气势都让整个宴会大厅的宾客害怕的瑟瑟发抖。

  他人正被从容不迫的推了进来,他即便坐着也丝毫不减一分清骨,于万人中央,他宛若神邸,清隽俊美的不真实。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男人们艳羡的他出生,钟鸣鼎食,贵族中的皇亲国戚;女人们则倾慕他的颜色,丰神俊逸,美色中的高岭之花。

  人群自动为他向两侧分拨开来,直至到了坐在高堂之上的蒋家老夫妇面前,才倏尔停下。

  “长公子,这是做什么?”蒋老太太年轻时是报效祖国的巾帼女英雄,她如今都七十好几了,丝毫不减半分英气,甚至眉眼藏有一抹犀利的冷色,“若是来吃酒,我老太太敞开大门热烈欢迎;若是砸场子,我们蒋家就关门放狗。”

  秦淮稍稍颔首,眉目温然,风轻云淡:“接人。”

  他话音落,抬眸间便看到从礼堂帷幕后被清荷着抱出来的萧青衣。

  他目光浅落收回,看着气的脸都快要扭曲的蒋老夫人,淡淡的:“老夫人,失礼了!”

  蒋老夫人气的血压都飙了,她摔碎了一只青花瓷茶具,板着脸:“秦淮———”

  秦淮:“老夫人有何吩咐晚辈?”顿了下,意有所指,“《帝国婚姻法》,第一条结婚自由。第二条法定婚龄。自愿是实现婚姻自由的前提,在结婚自由的问题上,任何包办强迫或干涉他人婚姻的行为是违法的,各种轻率行为也都是被反对的。娃娃亲,未满适婚年龄,以及父母包办婚姻,不受《婚姻法》保护。”

  “老夫人,我这么说,明白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