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秦先生今天还没有表白

043 秦淮掀眸:“怕我?”

秦先生今天还没有表白 十里清欢 1026 2019-09-08 00:00:00

  秦淮比萧青衣大整整10岁,这个萧青衣是知道的。

  大概是原主对亲生母亲的强烈渴望,萧青衣感同身受了。

  她沉吟了几秒,问:“那……我妈妈为什么会跳井?还有,我爸爸……他是谁?”顿了下,犹豫了几秒,“还有,叔为什么花那么大的代价和萧家要了我十年的抚养权?”

  清荷表情严肃起来,对她道:“衣衣,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少问。”停了几秒,补充建议,“也最好不要问长公子。我想长公子最忌讳人提及此事。”

  萧青衣似乎明白清荷的用心。

  她之前曾郑重其事的问过秦淮一次,为什么他要待她好,但当时男人只是模糊的敷衍了她一句——【他们都是一路人。】

  一路人是哪种人?

  想来,这中间有什么难言之隐?

  亦或者是惊天密闻?

  关于原主身世,即便萧青衣日后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在秦淮面前提过,但就此她开始将此事放在了心上。

  十分钟后,她抱着药枕去找秦淮。

  卧房没人,她去了书房。

  书房门半掩着,里面亮着灯,光线昏暗,说不上来的消沉。

  萧青衣在门口徘徊了会儿,才轻轻敲响了门:“叔?”

  “进来。”嗓音听不出喜怒,淡淡的。

  萧青衣忐忑不安的走了进去。

  房间点了安神香,袅袅薄烟从仙雀炉嘴儿冉冉升起,香气缭绕,芬芳浮动。

  男人正神情专注的雕刻一件橄榄核,他半张侧颜落在光影下,弧度优魅,俊美的像是游离红尘之外,不染烟尘。

  萧青衣不敢肆意乱看,乖巧的走上前去:“叔。”

  秦淮淡淡的应了一声,没有抬头,“有事?”

  萧青衣看着他手中那把飞转自如的镌刻刀,莫名的心惧。

  她稍显局促,道:“听闻您最近睡的不好,常常后半夜就醒了,清荷姐给您做了药枕,我给您送来了。”

  秦淮将橄榄核上的碎屑吹拂干净,随意的搁在黄花梨书桌上,掀眸瞧着她,问:“怕我?”

  萧青衣心虚,下意识的摇头:“……没,没有。”

  秦淮放下镌刻刀,抽出两片消毒湿巾仔细的擦拭着双手,待每根手指擦的透骨清亮,他才问:“那躲那么远做什么?”顿了下,将消毒湿巾丢进垃圾桶,对她招手:“凑近一些。”

  萧青衣战战兢兢的走近了一点。

  秦淮示意她蹲下:“眼镜摘掉。”

  靠的近,近到可以嗅到属于男人身上好闻的沉香味,萧青衣心跳如鼓,更加紧致了。

  她抿了下唇,乖顺的将黑框眼镜摘掉,抬起小脸。

  秦淮瞧着她,眸色幽深。

  小姑娘五官生的极好,轮廓鲜明,精致明艳,一双桃花眼最是罕有的空灵,是极好的颜色却坏在了脸上斑驳的疤痕。

  从前她心智未开,不在乎这些,如今到底是不一样了,哪有小女孩不爱美的。

  秦淮从抽屉里拿出一只药膏,问:“可有洗漱过?”

  萧青衣点头,似乎明白男人要对她做什么。

  她眼睛亮亮的,灿若星辰,问:“叔,这是……祛疤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