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秦先生今天还没有表白

068 美人在皮也在骨

秦先生今天还没有表白 十里清欢 1050 2019-09-20 00:01:00

  他穿着纯手工黑色衬衫,领口稍稍开了两粒扣子,指尖夹着一根尚未燃尽的香烟,姿态慵懒,带着与生俱来贵公子式的风流韵致,他五官精致,英俊的挑不出毛病。

  从他一出现,萧青衣视线就不受控制的将他自上而下的打量了个遍。

  不错,就是这张精细的皮相,将她前世玩弄于股掌之间。

  利益当前,她在他眼里还不如一只圈养的宠物。

  他眼睁睁的看着她被白水灵的人打的遍体鳞伤,眼睁睁的看着她溺水而亡…………

  人面兽心,大底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吧。

  蒋为民发觉萧青衣在看他,视线便懒懒的朝她瞧去。

  大概是觉得包厢闷,对方校服敞开着,露出里面黑色V领针织毛衣;

  她领口有些大,松松垮垮的露出一截精致的锁骨,锁骨上方挂着一枚别致的橄榄核吊坠;

  生了极好看的天鹅颈,皮肤很白,凝脂雪肤,恍若最美的冰玉。

  视线不受控制的稍稍抬高……

  在触及对方那张轮廓鲜明但明显有斑驳疤痕的脸时,渐渐眯深了眸子。

  他是东方影业的总裁,又是导演,见惯了娱乐圈的美人;美人在皮也在骨;而这个姑娘,可惜了。

  不过,这小姑娘的五官轮廓却莫名有些似曾相识,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蒋为民灭了烟蒂,礼貌的对萧青衣稍稍颔首,这才问蒋念校:“点单了吗?”

  蒋念校将剥好的橘子分了一大半给萧青衣,然后剩下的一口就塞进了嘴里。

  他一边嚼,一边模糊不清的应着:“难得你请客,我们都没客气,什么贵点了什么。”

  蒋为民轻笑,又问:“点喝的了?”

  蒋念校忘了点了。

  他将口中的橘子囫囵吞枣的咽下,然后侧首问萧青衣:“死丫头,你喝什么啊?我跟你说,今天我大哥请客,别客气,知道嚒?”

  萧青衣喜欢酒。

  白酒,红酒,冰酒,鸡尾酒……她都喜欢。

  但她是白青衣时并不能酣畅淋漓的喝;因为白青衣有心脏病,嘴馋了也就拿筷子沾沾味儿而已。

  不过有一次,蒋为民为了能得到白青衣,在他的蛊惑下她倒是醉过一次,后来她心脏病突发,蒋为民也就没能得逞。

  事发至今,不过数月之久,萧青衣记忆犹新。

  当时,蒋为民给白青衣喝的酒比较特别,瓶身做的像宫廷贡品,红黄交错,富丽堂皇。

  她是白青衣时社交圈子干净,没接触过什么富贵圈,也没见过什么世面,所以当时她挺稀奇不已的问蒋为民——是不是拍戏的道具?

  那时蒋为民轻描淡写的说是他一个酿酒的亲戚送的,只对上流圈子里售卖,市面上没有。

  那酒有个挺附庸风雅的名字,叫暗香。

  思及此,萧青衣回神,对蒋念校抬了抬下巴:“暗香。”

  蒋念校就是个神经大条的二世祖,他头脑简单,根本就不会深思。

  他听闻,就对一脸讳莫如深的蒋为民道:“幺舅不是刚送了你两瓶暗香,我记得你上回就寄存在酒店的,让服务生拿。”

  蒋为民不动声色的压下眸底暗色,略显深思:“嗯。”

十里清欢

PS:蒋为民,这个人设,开篇第一章就提到过,蒋家大少爷,白水灵的未婚夫,曾玩弄过女主前世的感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