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秦先生今天还没有表白

081 他似乎在笑

秦先生今天还没有表白 十里清欢 1065 2019-09-27 00:00:00

  秦淮视线清冷的掠了江北一眼,江北就不敢吱声了。

  他把最后两个字生生的咽了回去,干脆利落的应着:“是。”

  ……

  ***

  那边,萧青衣美滋滋的吃了两碗面后,托着下巴似是忧心了。

  福伯叫人将碗筷都收好后,端过一杯温奶过来:“衣衣,怎么愁眉苦脸的?谁欺负你了?”

  萧青衣抿了下唇,神色严肃,将她今天犯蠢惹秦淮不高兴的事说了一遍后,幽幽的口吻:“我惹叔不高兴了,不知道要怎么办。”

  福伯是看着秦淮长大的,他是秦夫人顾良辰下嫁秦家时,从顾家那边带过来的老人,即便他对秦淮不太了解,但还是能摸清一些秦淮的秉性。

  他笑呵呵的,问:“你会哭吗?”

  萧青衣一脸懵逼:“啊?”

  “……滴猫尿,会不会?”

  萧青衣好尬的点了下头。

  福伯瞧着萧青衣这张脸,就想起二十年前艳冠整个盛京城的萧青衣生母,忍不住怜惜,他道:“你哭一个给他看,保准啥事没有。”

  “啊?”

  福伯笑的面色红润:“听福伯的,错不了。”

  萧青衣半信半疑的噢了一声,就去见秦淮去了。

  她第一次去南苑的藏书阁。

  她到南苑的时候,刚好碰到江北正领着一身形昂藏挺拔的男人从东侧门过来。

  那人穿着薄款黑风衣,身高目测得有一米九,指间夹着一根烟,明明灭灭的火光在烟头上冒着猩红的微光。

  许是察觉到这边有人,他行走中的大长腿倏尔一停,便懒散的倚靠着一根柱子朝她看来。

  光晕影影绰绰,露出一张模糊不清但却无比肯定是极俊美的脸庞。

  他似乎在笑,嗓音伴随他一张一翕喷出来的烟雾懒懒的传来:“…来~”

  声音裹挟一抹耐人寻味的蛊惑,萧青衣脚不受控制的走了过去。

  她立在抬脚下,男人立在石阶之上。

  半米之遥,光晕朦胧,他好看的一张俊脸就那么清晰无比的跌进眼底。

  他将烟掐灭了,眸底应该是惯有的懒散温度,看着在笑似乎不像是,“凑近点。”

  对方看着漫不经心,其实气场强的像悬空在万里之遥的冷月,望尘莫及的存在。

  萧青衣这回没听话了,立在原地,腰椎挺的笔直,眸色澄澈黢黑,一双眼好看的让唐逸莫名心悦。

  他优雅的支起身体,手撑在回廊上的栏杆处,稍稍俯首,尽量视线同萧青衣保持在同一条水平线上,懒懒的:“…顾三还真没说谎,秦淮的确有两把刷子。”

  萧青衣在原主的记忆里是有唐逸印象的。

  唐逸,盛京城优雅深沉的爷,母亲是帝都政客望族的大小姐,可见其背后势力的滂沱富贵。

  晚上在洪心斋的时候,瘦猴提到唐逸,她那时表示不知唐逸这个人,不过是一番推辞。

  此时,万万没想到,会在这碰到这么个深沉雅致的爷。

  萧青衣回神,她其实是听明白了唐逸的弦外之音,无非就是秦淮真的有本事把她苍老病给“治好”了。

  因为不熟,到底就是抿抿唇,没说话。

  唐逸眯眯眸,唇上那抹漫不经心的笑似有加深的痕迹,“…我初见你时,你才这么点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