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林家娇女种田忙

第68章 就她一个人做呗

林家娇女种田忙 夜寒梓 2021 2019-10-25 00:05:00

  中午原本是要做两个菜,炒茄子炒豆角,结果这两个一起做了,宣氏又弄了些风干的鱼虾香煎了,加了一碗泡好的黄豆,看起来十分美味。

  茄子豆角炒了两盆,鱼虾炒黄豆又是两碗,再加上蒸的杂粮干饭,这顿饭可真是丰盛极了。

  宣氏觉得天气热,又打了一个鸡蛋,煎了之后加水,开锅后丢些新鲜的菜叶子进去,加上盐和香葱,这就是一个汤了。

  上房里还是两张桌子,林长富一家不在,显得宽敞了许多,饭菜端上桌,看着就觉得饿。

  今日下地干活儿的人回来得晚了些,思瑶和思其把饭菜都摆好了才听到大门口有动静。

  子龙子杰帮着林长贵拿家伙什,进屋就吸了吸鼻子,“思其,中午吃什么啊,好香。”

  思其笑着说,“上桌子就知道了,快洗手吧。”

  吴氏和婉容去河边洗被套去了,这东西太大,在家里洗不开,她们也是这会儿回来的,院子里一下就热闹起来。

  大家都准备上桌了,杜氏这才从外头回来,闻见味儿,着急忙慌的洗了手上桌。

  林德正今日可高兴啊,干了一上午活儿肚子也饿,这会儿看着好饭好菜就乐呵,磨着吴氏要酒喝。

  “老二老三,你们俩也喝两口,今日外头可热,咱们上午出门早,下午就晚些出门,地里的活儿是要紧,但哪里有人要紧,能避避太阳就避。”

  林德正拿了筷子,大家这才开动,思其直接就夹了一筷子青椒,迅速塞进了嘴里,真的好好吃啊。

  思瑶笑着说,“你慢点儿,怎么就这么爱吃这东西呢?”

  “好吃啊。”思其笑眯眯的说,“晚上也让娘做一些,大哥二哥没吃到呢。”

  天气热了之后,子俊子康就在学堂吃饭了,路上跑着实在麻烦,中午一个人三文钱就能在先生家里吃一顿,下午下学了才回来。

  思瑶笑着给她夹菜,又给子龙和子杰夹,几个孩子都吃得可高兴了。

  主桌上,大人们也吃得高兴,林德正不怎么爱夸人,家里谁好谁坏他心里明白,不喜欢挂在嘴上。

  但就算是他,今日也没忍住,吃了几口菜之后就说,“老三媳妇儿的手艺是好,你们在外头开饭馆儿好几年,手艺练出来了,咱们自家人有口福。”

  宣氏听着这话,自然也是高兴的,笑着点了点头,“爹喜欢吃就好。”

  林德正和吴氏都吃的很开心,林德正喝了一口酒,抬起头来就看到了自己对面坐着的杜氏,这会儿正埋头苦吃呢,那样子就像是恨不得把这桌上的饭都要给吃进肚子里似的。

  “老二媳妇儿,你做饭的手艺也还过得去,不过就比老三媳妇儿差了些,你也跟着学学,平日里做饭换着些花样,孩子们吃得香,也长个子。”

  其实这话都算是给杜氏留面子了,她做的饭,那压根儿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杜氏这人很懒,平时该她做饭的时候切菜都恨不得只切两三刀就扔下锅,所以那菜都是连刀菜,夹起来一筷子,下面还连着许多。

  要是没人给她帮忙啊,都不知道她那些菜到底洗没洗干净。

  宣氏做的饭最好,刘氏做的饭中规中矩的,但也算是好吃的。

  就是这杜氏做的饭实在是拿不出手来,但是也不能那么惯着她,要是因为做得不好就不让她轮值,那以后不是更懒了吗?

  听着这话,杜氏反而还挺高兴的,笑了笑,“爹,要是你们都喜欢弟妹做的饭菜,以后就让弟妹做饭呗,我帮着她干其他的不就成了,我也觉得弟妹做的饭好吃啊,我这手是个笨的,怎么也学不来。”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说,一桌子人都愣了一下,林德正摆了摆手,让大家继续吃饭,这事儿也就不再提了。

  回屋里休息的时候,思其就跟思瑶说,“姐,娘做的饭菜好吃,那手艺你可得学着点儿,要不然以后嫁了人饭菜拿不出手,要被婆家人笑话的,还说咱们娘没好好教呢,你看看二娘,爷爷奶奶也是性子好,要是我的话早就受不了了。”

  思瑶理好床铺,笑着说,“看不出来其儿的性子还这么急呢,你也别光说我,你自己也多学学,娘会的东西可多呢,有咱们学的。”

  “好吧。”思其舒服的往床上一躺,“我就是不想做针线,其他的都可以学。”

  思瑶笑了,“你啊,真是不知道说你什么才好。”

  次日林长富就带着妻女从刘氏的娘家回来了,本来林长富说再住上一日,是刘氏说要今日回来的,已经出门三日,再待下去她不安心。

  都已经是嫁了人的妇人了,哪能跟娘家这么亲近呢?

  公婆讲道理才愿意让她回娘家去住几日,看看病重的老爹,她也要懂规矩才行。

  从娘家带回来不少的东西,这些都是刘氏的娘给准备的,闺女回来住了几日,她心里十分高兴,就怕失了礼数。

  回来的时候是半上午,家里的大人都出去干活儿了,就吴氏和孩子们在家。

  吴氏在上房补衣裳,刘氏赶忙就去了上房跟她说话。

  “娘,我们回来了。”

  吴氏放下了针线篓子,赶紧问她,“怎么样,你爹的身子如何了?”

  刘氏说道,“看着倒是挺好的,就是起不来床,还认识人,我们回去拉着我们说了不少的话,大夫说救是救不回来了,现在就看能撑到哪一日吧。”

  吴氏拉着她的手拍了拍,“这生老病死都是人之常情,谁都有那么一天,你也看开一些。”

  刘氏点点头,“娘说的对,这一回我回去看过了,心里也就安心了,多谢娘体谅。”

  “一家人说这些做什么,我也是有闺女的,哪能不知道做爹娘的心思?”

  说了一会儿话,刘氏就从上房出去了,赶紧换了身衣裳去找活儿干。

  她也是闲不下来的,这时候的女人,还真是少有像杜氏那样的,大都很勤快,闲不住,只要坐下来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就算是做针线也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