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林家娇女种田忙

第75章 秋茹出嫁

林家娇女种田忙 夜寒梓 2040 2019-10-28 00:10:00

  秋茹微微一笑,天阔又说,“姐夫要是欺负你,你就找人捎个信回来,我们去给你做主。”

  秋茹听着这些话,心里暖暖的,她知道自己不会那么做,就算是嫁过去当真受了委屈,也不会让娘家人担心。

  这会儿她只是点头,又哭又笑,“嗯,天阔长大了,能给我做主了。”

  两个男孩子平日里挺调皮的,今日倒是伤心了一回,都舍不得姐姐。

  今晚就是秋茹在家住的最后一晚了,一家人以后就难得有机会这么坐在一起吃饭了。

  顾平章让顾泽林和天元去老宅那边把顾开明给接过来了,明日办喜事,老爷子来了也跟秋茹说不了话,今晚接过来正好。

  这一晚在上房里,大家都想掉眼泪,特别是顾泽林和朱氏。

  他们四个孩子,就这么一个丫头,庄户人家条件有限,但也是尽他们所能娇养着长大的,明日就要给别人了。

  朱氏抓着闺女的手,真是不想松开,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又怕惹得秋茹伤心,明日眼睛要肿,所以只能尽力忍着。

  到了第二天,大家就把心里的不舍藏起来,忙活着办喜事,分了心思容易出差错。

  晌午前就要接新娘,所以一大早就得开始准备了,杂七杂八的事情多得很。

  宣氏吃过了早饭,又换了一身颜色鲜亮的衣裳,仔细梳了头,还淡淡的上了一层胭脂。

  当初在外头开饭馆儿,平时也要和城里的人来往,要不然生意红火不了,所以她置办了一些行头。

  回来的时候,本来打算把首饰都给当了,林长源舍不得自己媳妇儿受委屈,就让她留着了,没想到还真是有用处。

  等宣氏收拾好从屋里出来,家里其他人还没出门干活儿,所以都见着了。

  刘氏笑着说,“你这一收拾,看着还真是不一样,这就是底子好,怨不得思瑶思其长得好呢。”

  宣氏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大嫂这话说的,就跟梦珊她们几个长得不好似的,我这也是去人家家里帮忙,所以才打扮一下,做好命妇也得看着精神些才是。”

  吴氏说道,“是该好好打扮一下,收拾好了就快去吧,一会儿赶不及了。”

  杜氏在后院喂猪,提着桶回来了,看着宣氏那光鲜亮丽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她不得不承认,宣氏长得是真的好,身段儿好,皮子也白嫩,尽管已经回来几个月了,每日都晒太阳,看着还是要比她白。

  这衣裳颜色鲜亮,宣氏穿着十分合适,头上还有首饰,不认识的估摸着还要以为是镇上哪户人家的夫人呢。

  这就是杜氏没见识了,宣氏这打扮还是挺普通的,不过就是衣裳好些罢了,两三样银首饰也不咋值钱,离着富户的夫人还差得远。

  因为她也没见过那样的人物,所以也就这么想了。

  宣氏也没空耽误,赶着时间去顾家,怕人家等急了。

  今日林长富他们三兄弟也是要过去帮忙的,这会儿也就一起走了。

  杜氏把喂猪的食桶一放,在院子里轻哼了声,“瞧瞧弟妹打扮的这一身,得花不少银子吧,我还不知道她有这么些好东西呢。”

  她念叨了一句,吴氏也没说话,继续做着手头的事。

  杜氏还不服气,又说,“怪不得只拿了那么些银子回来,这些年他们在外头可享福了吧,吃穿用度咱们哪里比得上,弟妹那些衣裳我可没机会穿,庄户人家的妇人还能戴首饰,真是稀奇得很。”

  吴氏放下簸箕,“你这又是要闹啥,子俊他娘有几身好衣裳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在外头,还能成日里穿着粗布麻衣?那也不成样子啊。”

  “你少给我在那儿叽叽歪歪的,他们夫妻两个对得起咱们家,这几年在外头开饭馆儿,天不亮就起身了,你当那银子都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没有老三两口子,咱们家哪有如今,几年功夫,不仅把家里的日子过起来了,还拿回来了那么些银子,一股脑都交到了公中,你还是有闲话说,把你那嘴给我闭上,我听着烦心。”

  刘氏也在,吴氏便问她,“老大媳妇儿,你心里是不是也觉得老三两口子对不起咱们?”

  刘氏赶忙说,“娘,我没有,老三两口子半点没对不起咱们,他们在外头才是受苦了。”

  吴氏点点头,“你是个明事理的,咱们家就该多几个明事理的。”

  杜氏有事儿没事儿就喜欢念叨几句,她这人就是好吃懒做,嘴碎,心里藏不住话,就算是知道自己这话说出来不讨喜,她还是忍不住,吴氏对她可真是越来越不喜欢。

  被说了一顿,杜氏撇撇嘴,也不开口了,心说这大嫂还真是会讨好娘呢。

  思其他们几个小孩子一大早就跑到顾家凑热闹去了,小孩子没心没肺的,就喜欢热闹,逢年过节或者是谁家嫁娶婚丧,都是小孩子最爱玩儿的时候。

  顾家今日可当真是热闹,到处都是人在忙活,思其和梦环一起来了,几个大一些的在家里帮着干活儿。

  她们两个去了秋茹的房里,里头有几名妇人,已经在准备着要给新娘子梳妆了。

  宣氏是好命妇,就由她负责给秋茹上头开脸,这上头的意思就是梳头,将头发盘成妇人的发髻,以后就不是姑娘,而是妇人了。

  开脸是用一根细麻线,中间用一只手拉着,两端分别系在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上,形成交叉的三角,麻线在新娘子脸上绞动,以去除细细的汗毛,还要将眉和鬓角休整好。

  思其前世也听过这个风俗,有些小地方结婚的时候还有,不过她却是第一次见。

  秋茹闭着眼睛,时不时的皱一下眉,看样子还是有点疼的。

  思其光是看着都觉得疼,感觉脸都要麻了。

  宣氏笑着说,“其儿,你和梦环上外头玩儿去,这里忙着呢。”

  “好吧。”思其笑着点头,拉着梦环到外面去了,今日村里好多小孩子都来了,好玩儿着呢,她现在真是越来越入戏了,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个小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