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林家娇女种田忙

第76章 不认识的人

林家娇女种田忙 夜寒梓 2011 2019-10-29 00:05:00

  巳时中,前来结亲的队伍就到了顾家,按着规矩,还是要拦门,不能轻易让新郎接到新娘。

  拦门的风俗各地都不一样,乡下地方就要简单一点,几个人把门堵上,又是笑又是闹的,新郎在外头说好话,撒红包,一会儿也就开门了。

  要是更大一些的地方,普遍文化程度要高一些,这时候新郎就更要被为难,还得当场作诗呢。

  思其他们一群小孩子一直在边上闹腾,红包一撒出来就捡,她都捡了好几个。

  等新郎进了院子,新娘子的门前还守了人,还要再为难一番,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当然要热闹够了才算完。

  新郎终于见到了新娘子,这就要到上房去跟娘家的长辈磕头拜别,出了门就是别人家的人了。

  这其中也有很多礼仪,思其在边上看得很认真,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古代的婚礼,这也许还是省了很多仪式的。

  到了看好的时辰,新娘子就该出门了,不能自己走出门去,需要让家里人背出去上花轿。

  离开的时候娘家人都要送,除了赵氏这个做嫂子的,因为嫂子的谐音是少子,这样子不吉利。

  繁琐的礼仪终于完成了,新娘也被接上了花轿,这就要赶紧往新郎家里去了。

  娘家这边要去人,顾泽林和天元去送的,要在那边吃了酒席才回来,其他人就要留下张罗自家这边的酒席。

  宣氏也要去送嫁,今日思其就没有跟着去了,昨日都去过了,也没什么好好奇的,还是在村里好玩儿。

  新娘子出了门,厨房里就赶紧忙活起来了,外头的桌子也要重新擦过,好好规整规整,能晌午了就要开席。

  这样的场合,小孩子就是一个劲疯玩儿,大人也不指望他们能帮得上忙。

  村里几个男孩子凑在一起,拿了鱼篓要去摸泥鳅,子龙也跟着去了,思其和梦环就一起去看热闹。

  摸泥鳅应该还挺好玩儿的,泥鳅就如它的名字一样,生长在稀泥里,就是那种水不深的池塘里和田里才有。

  思其就是再贪玩儿也是个女孩子,在稀泥里面摸来摸去,还是挺脏的,她没什么兴趣,不过站在田埂上看倒是可以。

  梦环笑着说,“可惜大哥二哥不在,要不然他们也能下去摸,大哥摸泥鳅可厉害了呢。”

  思其点点头,“等大哥他们沐休的时候再来,反正这池塘里一直都有泥鳅。”

  这池塘就在村里,在山根儿底下,还挺大的,并不深,就算是夏天蓄上水也就一米多深,这还是中间,两边一直都是浅滩,所以才会有泥鳅,村里的男孩子就喜欢来这里玩儿,还可以逮泥鳅回去吃,多好啊。

  思其不禁好奇,这池塘这么大,怎么就不能蓄水呢?

  那一年干旱的时候她还小,没有记忆,但是想一想,那时候这池塘应该也是没有派上用场的,仿佛这里面的水一直就很少。

  快到中午了,婉容和思瑶也带着子辰从家里出来,知道他们在这里,就过来一起玩儿了。

  婉容笑着说,“都快要吃饭了,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快叫他们起来,不得回家换身衣裳啊?”

  思瑶喊了声,“子龙,快上来了,回家换了衣裳去吃饭。”

  她一喊,堰塘里的孩子们就知道了,慢慢的往边上走,拿路边的野草把腿上的泥擦一下,然后再回家。

  子龙笑着说,“我也抓了好几条泥鳅呢,不过这点儿不够做一碗。”

  思瑶说,“等大哥回来让他来弄,回去养着,明日炸了吃。”

  话音刚落,子俊就笑着说,“好啊,我下午下学就过来,争取多弄一些。”

  看到他,子辰高兴的跑过去,笑着喊,“大哥哥。”

  又看到了子康,喊了一声,“二哥哥。”

  他现在还小,就这么喊人的,特别可爱。

  子俊子康和天阔都回来了,跟他们一起的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看那样子应该比子俊还要大上几岁。

  思其心里好奇,这人到底是谁呀,以前都没有见过。

  但是人家现在就在心里,她也不好问,只能憋着了。

  几人在堰塘边站了一会儿,天阔说,“快回去吧,一会儿开席了,我们刚刚就看见在上菜了呢。”

  一听这话,几个孩子赶紧跑了,这年头,乡下的孩子平日里没什么好东西吃,吃酒席可是要紧事,这是打牙祭的时候呢。

  思其带着子辰,走得慢了些,天阔落到了后面跟她一起走。

  “你不是贪玩儿吗?今日竟然没有跟着去摸泥鳅。”

  思其笑着说,“我贪玩儿,但是也爱干净啊,我可不喜欢在稀泥里玩儿。”

  天阔说道,“你要是想吃泥鳅就跟我说,我去给你抓。”

  思其嘿嘿一笑,“让大哥去就好了,大哥厉害。”

  天阔点点头,倒也是啊,人家还有两个哥哥呢。

  走在堰塘边上,思其好奇的说,“这堰塘一直也没多少水,也不知道为什么。”

  天阔说道,“这堰塘漏水,所以才蓄不上水的,水一多,就全都流出去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思其明白了,又说,“那应该修整一下,蓄上水多好啊,里头又能养鱼养鸭子,天干旱的时候还能撑一段时间呢。”

  天阔笑了,“这堰塘也不是谁家的,谁愿意来休整啊,漏的地方挺多呢。”

  这几年都没有干旱,所以大家也就不会在这上面打主意,这堰塘算是官府的,不属于任何一家人,谁会主动去做好事?

  思其想到这里,眼睛一亮,又有了一个不错的想法。

  她笑了起来,天阔好奇地问,“你怎么笑了?”

  “我高兴。”思其乐呵呵的,回过头说,“谢谢你跟我说这些啊。”

  说完,她拉着子辰跑了,去追前面的人,“天阔哥,你也快点儿啊,一会儿我们到了你还没到。”

  天阔又是一阵莫名,怎么又高兴起来了呢?

  他真是觉得思其可爱极了,特别爱笑,笑起来很好看,每次跟她待在一起,自己都觉得心情很好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