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林家娇女种田忙

第77章 先生的儿子

林家娇女种田忙 夜寒梓 2023 2019-10-29 00:10:00

  天阔很快就赶了上去,思其拉着子辰,静静的听那个不认识的人跟子俊说话。

  她偷偷打量了一番这人的穿着打扮,虽然也不是什么值钱的布料,但是干净清爽,看着还挺舒服的。

  看这样子,应该是子俊他们学堂里的同窗吧。

  “天阔哥哥,这个人是谁啊,以前没见过。”见天阔赶上来了,思其小声的问他。

  天阔一笑,也小声的说,“这是我们书院陈先生的儿子,明年打算考秀才了。”

  思其疑惑,“你们先生的儿子来做什么,也来吃喜酒?”

  天阔笑着说,“是啊,知道我们今日要回来吃喜酒,他非要跟着我们一起,所以我就点头答应了,今日热热闹闹的,多个人也没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怎么没见过,不过这人也真是奇怪,跑这么远来蹭饭吃。”思其小小的吐槽了一下。

  陈先生的儿子名叫陈平,今年有十八岁了,现在还是在书院念书,有时候也会帮着给学生讲文章,学问不错。

  陈先生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当然是认真在培养,一定要让他把学问做好了再去科考,明年才要考第一次。

  陈平来了同心村之后就四处看,也不知他到底在好奇什么,按理说,他自己也住在乡下,家里也有田地,应该不至于才对。

  因为他是先生的儿子,又要年长几岁,所以子俊他们几个跟他说话都很是客气。

  到了顾家,院子里里外外已经坐了不少人了,大家都在说话,平时都忙着干活儿,哪有空聊天儿啊,谁家摆酒席,这种时候就是村里人聊天的最好时机。

  院子里边上的几张桌子就是给小孩子的,天阔回来之后,朱氏就让他帮忙招呼大家入座。

  自古男女七岁不同席,就算这里是乡下,没那么重规矩,但是这一点还是要注意的。

  男女基本上都是分开坐,就算是都是小孩子,也大致分开了。

  顾家得知陈平是先生的儿子,十分客气,要让他去屋里坐,屋里还摆了几桌,村里德高望重的那些人坐的。

  陈平说什么也不去,一个劲儿的道谢,自己头脑一热就跟着来了,这会儿才觉得不合规矩,人家家里办喜事,他跟着来凑什么热闹啊。

  王氏笑着说,“成,你们岁数小,坐一块儿有话说,天阔,你可好好招呼着陈公子啊。”

  天阔点点头,“我知道了,奶奶放心吧。”

  陈平就跟子俊他们几个坐的一桌,虽然是一个学堂的,但是因为陈平比他们大几岁,所以平时也不怎么熟悉。

  再加上他是先生的儿子,他们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今日他突然凑过来说要来吃喜酒,他们几个都是懵的,谁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有了这个想法。

  都是些半大小子,陈平就算是大几岁,也跟他们说得来,所以一会儿也就熟悉起来了。

  陈平往另外一桌看了看,然后赶紧收回了视线,低着头继续吃饭,今日的饭菜还真是丰盛。

  下午还要上学,所以他们没吃多久也就下桌子了,不能耽误了上学。

  离开了同心村,陈平还在回头张望,天阔笑着说,“你喜欢我们这儿啊,以后你要是想来还可以来的。”

  陈平点头,笑着说,“你们这儿挺好,我是挺喜欢的,以后我来你们可别嫌麻烦啊。”

  子康说道,“怎么会呢,你来就是了,我们家,或者是天阔家,你都可以去的,还可以住几日呢。”

  陈平拍了拍子康的肩膀,“没多久就要打谷放农忙假了,到时候我来帮你们打谷。”

  他这么一说,子俊子康又愣了,这陈平到底想做什么?

  子康笑了笑,“你们家里不是也有地吗?农忙假的时候先生也下地干活儿呢。”

  陈平笑着说,“我们家地少,忙活两日也就干完了,不碍事。”

  “这样啊。”兄弟两个心里疑惑极了,先生的儿子,怎么突然跟他们这么亲近了?

  思其心里有了想法,所以吃过了酒席之后又跑到了堰塘边去看,她要仔细琢磨一下自己的想法到底可不可行。

  这堰塘大概有两亩地那么宽,算是挺大的堰塘了,只有中间一圈有水,两边的都是淤泥。

  这几年都没有干旱,村里的那个大堰塘里的水足够村民用,所以谁也不会到这里来用水。

  而且这周围都是淤泥,想要取中间的水也太麻烦了一些。

  可要是哪年又干旱了呢?

  这时候又没有抽水机,天一旱,就只能靠人工取水,村里的大堰塘干了,必须到河里去,太远了。

  如果能把这个堰塘利用起来,蓄上水,到时候还能用一段时间呢。

  这么大片地方,用处可大了去了。

  思其在堰塘边转了一会儿才回家,大家都收拾好准备午睡了,下午还要下地干活儿。

  吴氏见思其回来,虎着脸说,“我还当你回屋睡觉了,结果在外头疯,赶紧睡觉去,外头太阳那么大,晒着不难受啊?”

  思其笑着吐吐舌头,“奶奶,我中午吃太多了,就去转转消食,我现在就去睡觉,奶奶也去。”

  吴氏笑了,“成,上午让你刘奶奶从镇上带了个西瓜回来,已经冰上了,等你们睡醒就切了吃。”

  思其一听,舔了舔嘴唇,“太好了,有西瓜吃呢。”

  别看前世西瓜到处都是,在这时候可是金贵东西,富贵人家倒是想吃就吃,一般的老百姓是舍不得买的。

  一个西瓜,怎么也得去个七八十文,大一些的还得一钱银子往上。

  对于庄户人家来说,一钱银子可以买很多东西了,割肉回来吃都能吃好几顿,没必要买这个东西。

  吴氏笑着说,“你们每次忙活,还能不让你们解个馋啊,一夏天也吃不上几回。”

  思其回了屋,思瑶还坐着做绣花,她赶紧过去抢了,“姐,让你好好歇歇,这怎么一直不丢手呢,这会儿该休息了。”

  思瑶收了针线篓子,“这不是你还没回来嘛,我总得等着你,睡觉吧。”

  “好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