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林家娇女种田忙

第85章 目的显露

林家娇女种田忙 夜寒梓 2053 2019-11-06 00:05:00

  思其抿抿唇,都这么说,看样子是没错了,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你说他为什么来我们家帮忙干活儿啊,真是奇怪。”

  天阔点头,“我也觉得挺奇怪的,先前还以为他说笑呢,谁知道真的来了,也许是说了之后不好意思不来,你别多想了,我们跟他虽然是没有深交,但也知道他人不错的。”

  思其一笑,“嗯,我知道了。”

  很快就到了顾家,朱氏见思其和梦环也来了,不等天阔说话,直接就说,“两个丫头来了啊,正好,我们家葡萄熟了,你们摘两串儿回去吃,这左邻右舍的人多,你们不来我们还真不好往你们家送。”

  思其笑得甜甜的,心里顿时就安心了,刚刚她还想着是不是太不懂规矩了,竟然真的跟着来,万一顾家大人生气了怎么办?

  现在看来两家人关系还真是好,这都是真心诚意的,可不是客套话。

  林家种的果子熟了也会给顾家送些来,你来我往,所以关系才越来越好。

  王氏让朱氏先找了两串熟的洗了,让孩子们先吃着,然后又去摘。

  思其坐在院子里吃葡萄,看着那葡萄架子就觉得心情好。

  只有三株葡萄,结得还不错,用竹子搭了架子撑起来,有十几串葡萄,还有些没有熟的。

  几个孩子吃了一串,朱氏又摘了三串,拿了个篮子装上,还盖了一块布,“思其好好提着,可别摔了,拿回去你们一家都尝尝。”

  思其和梦环高高兴兴的道了谢,然后就往回走了,没有多远就遇上了杨氏,这是顾家大房的人。

  思其赶紧就拉着梦环躲树后面去了,等杨氏过去了才走。

  也不知道这葡萄有没有给顾家大房送,要是知道她们都能吃到,而自己却没有,心里又要不舒坦了。

  回到家里,一群孩子自然是高兴坏了,吴氏笑着问,“你们俩倒是好,跑人家家里吃葡萄去了,道谢没有啊?”

  梦环笑着点头,“谢了,奶奶放心吧,我们知道呢。”

  家里人多,吴氏就让把葡萄都给洗了,要不然吃不舒坦。

  这回杜氏就要抢着干活儿了,赶紧就把篮子提着,“我去洗,一会儿就来。”

  思其叹了口气,二娘洗的时候不知道又要吃多少,有什么办法呢,都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总不能因为一点葡萄就吵起来吧?

  今日有葡萄吃,大家就坐在院子里聊天,几个孩子追来追去的,这会儿天已经开始黑了,天空中还有最后的晚霞,时不时有几只鸟飞过。

  思其咬着一颗葡萄,看着天空,舒服的眯了眯眼睛,这样的日子过着太痛快了。

  她回过头,就见陈平拿了一颗葡萄吃,视线一直往边上看。

  再朝着那边看过去,梦珊正和梦珠说着话,姐妹俩笑意盈盈的。

  思其轻轻的咬着葡萄,若有所思,总算是看出一点目的来了啊。

  陈平吃了几颗葡萄,然后拿了几颗大的,站了起来。

  他看起来有点紧张,但还是离开了自己坐的地方,朝着梦珊她们姐妹俩走过去了。

  思其一直悄悄的关注着他,见他到了梦珊背后,欲言又止的样子,手拿出来又收回去,像是很紧张。

  这时候林长源说,“这葡萄味道还真是不错,咱们家也可以种几株,孩子们都爱吃,多个零嘴吃也好。”

  吴氏笑着说,“要种也成,就是这东西不好活,得空了你去问问泽林,看看他们怎么种活的,花几个银子买几株回来种上,也让孩子们高兴高兴。”

  说着,她看到了陈平,“陈平,你别客气啊,多吃些,我们这儿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你,难得有个葡萄。”

  陈平一愣,收回了手,又坐了回去,“在吃,我在吃呢。”

  大家又开始说别的,而陈平也坐了回去,没有再动了。

  思其吐了皮,又拿起一颗葡萄咬,心里直想笑。

  她就说嘛,陈平怎么会无缘无故来家里帮忙打谷,果然是有目的的。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陈平应该是看上大姐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动的心思,反正八成是看上了。

  思其在心里琢磨着这两人在一起的可能性,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非常可能。

  陈平这人人品不错,虽然是读书人,但也不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文弱书生,种地还挺能耐的。

  家里开了私塾,收入应该也还过得去,但又不是大富大贵,这样子家境悬殊就不会太大。

  娶低嫁高,女子嫁稍微比自己家好一些的很合适,太好了就不成。

  时常也听大哥二哥说起学堂的先生,感觉人品也不错,这样一来对方的家人应该不会难相处。

  再说长相嘛,还是挺好的,文质彬彬的样子,衣裳也很干净,看着让人挺舒服的。

  年纪和大姐也合适,看着还真是挺般配的。

  就是不知道大姐自己喜不喜欢,要是大姐没兴趣,这事儿就还是先别说比较好,要不然到时候不好收场。

  次日又干了一天活儿,林家的稻田就都收完了,家里堆了好多粮食,有些都已经晒得差不多了。

  陈平这下子就该回去了,住了一晚就要走,吴氏给他拿了不少家里晒的鱼虾干,旁的也为什么可拿的了,都是些庄稼地里的东西。

  陈平一个劲儿推辞,吴氏自然也是很坚持的,“拿着,这些东西也不值钱,拿回去给你爹下酒,要是这都不接着,我这心里可真是过意不去了。”

  吴氏这么说了,陈平这才把东西接下来,子龙在边上说,“咦,陈平大哥不是要去画画的吗?来我们家尽顾着干活儿了,都没有去画画。”

  他一说,大家也回过神来了,林德正忙说,“是啊,来我们家就顾着干活儿了,陈平了,你可别客气,让子俊子康陪着你上山去,家里活儿也忙得差不多了。”

  陈平挠挠头,他来这里本来也不是为了画画啊,当时就是随便找了个理由,连画画的笔墨纸张都没有带。

  “林爷爷不用了,我今日就得回去,后日是我娘的生辰,不好在外头久留的。”

  这下子大家也不好劝了,只能让他走。

  

夜寒梓

今天突然很心慌,就是没来由的心慌,难受死了,难道说心脏有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