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六章 谣言不可信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397 2019-08-22 10:30:00

  从富阳到陵城,如果坐马车的话五六日吧。可是为了躲避千机的追杀,阿音和慕二公子前三日还有马车赶,再一次跟杀手正面交锋之后,他们便弃了马车步行了。

  这一走就已经十日了。

  阿音这两天一直担心自己会不会死,可是一路上慕二公子都很是淡定的告诉她死不了。

  可是身体是骗不了人的,前两日阿音还能自己走路,这两日便几乎都是慕二公子背着的了。

  速度愈发的慢了,慕二公子却只在乎这些天风餐露宿的,不仅伤了他的皮肤秀发,让他不复以往风流倜傥,简直是太辛苦了。

  这日夜里,两人在一处偏僻且破落的土地庙休息。阿音靠着斑驳的墙壁,看着慕二已经能很熟练的生火了,心中忽然有一种自家的纨绔子弟长大了的感觉,很是……微妙。

  “我们还要走多久。”少女拉回思绪。

  “照这样的速度,最晚后日傍晚就能进城了。”慕二公子拿着手中的树枝捅了捅渐渐旺盛的火苗。

  阿音闻言默然,下意识的身手抓了抓胸口,谁知对方正好看过来,似乎一惊,起身一瞬便掠到了她的面前。阿音一愣,根本来不及反应,刚才挠胸口的手就被他紧紧地抓住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

  “啊?什么……”

  “我说这个。”

  阿音看着他盯着自己的脖子下面,垂眸看见自己雪白的皮肤上一道道的血痕,也是一愣,只觉得自己没有怎么用力,怎么看着如此的触目惊心:“昨……昨天下午的样子。”

  慕二公子闻言,眸子微微一紧。

  阿音见他面色不善,不由得缩了缩身子,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我只是觉得有点痒,抓了抓,只是没想到这么用力,给抓破了。”

  少年却像是没听见,蹙眉说了句:“已经第十日了,到极限了么……”

  “你说什么呢?”

  慕二公子却没有搭理她,从袖中拿出随身的匕首,一下就拔了出来,寒光一闪间,阿音惊声道:“你究竟要做什么!”

  少年这才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放血给你喝。”说着就要挥刀。

  阿音哪里见得他如此自残,连忙就扯住了他的袖子:“为什么。”

  “蚀骨散中毒七日后便会真正的发作,骨头会从里往外的痒,我的药只能拖延几日,且叫你神志不至于涣散,可是如今……”

  “如今?”阿音听着觉得大事不妙,扯着他衣袖的手骤然一紧,“那你放血是为什么。”

  “处子血可以很好的压制毒性,撑到我家不成问题。”慕二公子一首握着匕首,一手抬了抬衣袖,露出了雪白的手腕,也没注意少女脸上的震惊,自顾自道,“要不是要保住你的命,本公子才不会出此下策呢。”

  阿音看着他绝美的侧颜,映着火光暖暖的,一时心中复杂的很。

  少年眉头微微一皱,下一刻便将流血的手腕抬到了她的面前,见她有些出神,不悦道:“喂,想什么呢,本少爷的血金贵着呢。”

  少女回过神,一双乌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眨了眨:“没有,我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是……”

  闻言,慕二公子脸颊一红,抬手就将手腕凑到了她的唇边,恼怒道:“怎么了,小爷我那是洁身自好!”

  阿音被他呛了一口腥甜,抬眸偷偷的看着他害羞的样子,嘴角不禁浮出浅浅的笑意:可想,传言果真是不可尽信的。

  “小爷我牺牲这么大,你准备如何报答我。”慕二公子收回手腕,自顾自的包扎,很是肉痛的样子。

  阿音一愣:“报答?”

  慕二公子挑眉看了她一眼,有些嫌弃道:“先说好啊,我可不要你以身相许。”目光从她嘴角殷红的血迹上掠过,抬手很是粗鲁的擦了擦她的唇角。

  少女白了他一眼,捂着嘴角哼哼道:“你想得美,大不了等我好了,给你做稻花鱼吃。”

  “你终于肯做给我吃了。”

  “我可不是那么铁石心肠的,到时候少收你些银子就是了。”

  “……”还要收钱?!

  “贪财。”慕二公子没好气道。

  “我那是勤劳。”

  “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