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十八章 奈何郎艳无双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383 2019-09-01 12:53:26

  白日里阿音和云墨相互探了探底,阿音便知道她确实面对一件比死还麻烦的事情,而她也没有大义到真的去死……所以,逃是最实际的了。

  阿音想着,看着自己手臂上扎的针,心中一叹:所以乖乖解毒是第一步。至于第二步么……自然是做一个乖觉的妹妹了。

  “好在姑娘身子底子好,不然蚀骨散到了这一步,姑娘根本下不了床。”孙炎施完针,起身道。

  少女点点头,下午她的精神显然是一路下滑,甚是萎靡:“孙伯伯不用如此客气,唤我小字也可。”

  “姑娘客气了。”孙炎一脸和蔼的看着她,“听二公子说姑娘是富阳厨娘,家中还有旁人么。”

  “没有了。”

  “姑娘节哀。”

  “我娘死了也快一年了,我早就不伤心了。”她娘在她三岁时候就没了,她连她什么模样都不记得了。

  孙炎见她小小年纪却要经历这些,心生怜悯:“以后老夫每日都会来给姑娘施针,姑娘每日还需药浴,至于汤药,每日早晚,我会吩咐童儿跟云公子的药一道送来。”

  “多谢。”

  孙炎让童儿背了药箱要走,抬腿就看见慕无尘大步从外面进来了,不由得劝道:“二公子,这好歹是姑娘的房间。”

  “你们都在我才进来的。”慕无尘笑的死皮赖脸,“您先去看朝玉吧,我跟这丫头说两句就走。”

  “好,她身子弱,你长话短说。”孙炎叮嘱了一句便和童儿出去了。

  阿音抬头看他,见他径直将一包东西塞了过来:“给你买的。”

  “什么?”

  “糖。”少年侧身坐在了她身边,“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觉着女孩子都喜欢吃这个。”

  阿音看着他皮笑肉不笑:“慕二公子哄姑娘的手段真是高呢。”

  “瞧你说的,我还买错了不成。”

  “是也不是……”阿音垂眸看了一眼手里的糖,“只是从前,我爹也给我买过一回。”就一回,很甜。甜到心里,如今想起却很涩,涩的发苦。

  “是么,你既然爱吃,我每日给你买。”

  阿音见他认真的样子,不由得扬起笑脸:“我哪里会有这样奢侈的嗜好。”

  “这哪里奢侈了。”慕无尘见她真心的一笑,心里也不由得一松,“小爷我买得起。”

  你自然是买得起的,可是我却有自知之明,是吃不起一辈子的。阿音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而问道:“那个……我哥哥病得严重么?”

  “他是旧疾,比较麻烦。”

  “能治好么。”

  少年摇摇头:“不知道。”

  阿音瞧他这样,似乎云墨的病是挺麻烦的,也不便再问了。

  “阿音。”

  “嗯?”

  “你白日里跟我们说那些是什么意思,你是真不知道我们在找什么吗。”

  少女一双大眼睛看着他,一派天真:“不如你告诉我。”

  慕无尘看了她一瞬,忽然道:“我总觉得你不相信我。”

  我该信你什么呢……阿音自问,忽然觉得疲惫不堪,摆了摆手:“你去看我哥吧,我累了。”说着便要直接躺在榻上。

  慕无尘看了她一瞬,忽然起身,抬手抄住了她的后颈和腰身,将她横抱了起来。

  “哎呀。”丝雀立时面红耳赤,捂住了眼睛不敢看。

  阿音也是一惊,下意识的环住他的脖子:“你做什么?”

  “抱你去床上休息呀,你这身子怎么能睡在榻上。”慕无尘像看白痴一样白了她一眼,抱着她径直往床边走。

  阿音缩在他怀中,只觉得身心俱疲,真不知道他那“风流”美名是不是这样不知礼数造成的。

  “你好好休息,我去朝玉那里。”说着将她小心的放下,抬手就捂住了她的双眼:“睡吧。”

  阿音感觉到他掌心的温度,心跳又失控了,索性闭上了眼睛拂开了他的手,侧身背对着他不耐烦的嘟囔道:“你快走吧。”

  慕无尘见她如此,无奈一笑,转身出去了。

  被子里,少女听见关门的声音,这才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手心抚着刚才被他捂着的眼睛,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我欲心如止水,奈何郎艳无双。

  麻烦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