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权妻谋臣

第四十四章 东边日出西边雨

权妻谋臣 安吉拉丁 1279 2019-09-10 11:00:22

  黎明破晓的时候,骤雨停歇,东方露出了一丝鱼肚白,天地仿佛被洗刷一新,宛若新生。

  琴岳楼里白衣公子披衣而起,目光略过空荡荡的窗台,花儿……早已经扔了。

  “杜柳。”

  “属下在。”

  “有消息了么。”云墨抬手拢了拢衣襟,转身往外走去,脚步在门口停了停。

  对面早就人去楼空,如今的琴岳楼,安静的紧。

  “回公子,还没有消息,需再等一等。”杜柳觉着这几日自家主子又跟以前一样,冷冰冰的,从早到晚别说笑脸,连一丝缓和都没有。

  少年公子一双温润的眸子看了看对面紧闭的房门,指尖紧了紧,转身往外走去,一言未发。

  杜柳见状,赶紧跟上:“公子,您还没用早膳。”

  “不用。”

  “公子这是去哪儿,要带上人么。”

  “不用。”

  公子……杜柳只能按着腰间的长剑,想默默的跟着,却听前面的人沉声道:“你也不用。”

  杜柳无奈,只能站在原地,看着他渐渐走远。

  云墨踏着晨露,一路往外走,雨后空气清冽异常,只是苦了那些花花草草,一夜的风吹雨打,晨光下竟然露出些许颓败。

  白衣公子本也无心花草,只是夜里下雨烦闷无眠,所以一早想出来随意走走罢了,只是不知为何,无意间停在了这片竹林里。

  是琴岳楼外的竹林,那一次追魂曲,他们跟着阿音来的地方。

  眉心微微一蹙,他还记得那晚慕无尘抱着晕过去的阿音,转身离开的样子。

  微风拂过,吹落了竹叶上残留的雨水,零落了白衣公子一身。

  云墨抬手,宽大的掌心接住几滴雨水,一片沁凉,微微抬头,晨光渐渐穿过茂密的竹叶洒下来,不禁喃喃自语:“东边日出西边雨……”原来世上,真有这样的景色。

  “道是无晴却有晴。”一个温雅的声音暮然响起。

  云墨回首,便看见慕远征一袭天水蓝,站在不远处,眼中是浅浅的笑意,而手中却是一株洁白无瑕的蔷薇花。

  “慕大哥,这花……”

  慕远征闻言,含笑看着手里还滴着水珠的花朵,解释道:“我刚才在竹林那边发现的,虽然身在郊野,但瞧这品相是上好的。”

  “竹林?”

  “是啊,昨夜那样大的雨也几乎完好,不像是野生的,便想带回去好好养。”慕远征并未在意他的反应,只是道,“天色这样早,云公子怎么一人出来了。”

  “随意走走。”云墨的目光从那株强为上挪开,随意问道,“慕大哥也很早。”

  “昨夜的雨太大,将府里的花草摧残的够呛,我命人修整,免得母亲瞧见了不高兴。”慕远征解释道,见云墨衣衫单薄,关心道,“无尘不在府中,父亲让我好好照顾云公子,不知这几日是否怠慢了。”

  “并无不妥。”

  闻言,慕远征无奈一笑,他久经商场,一眼就看出他的脸色不太好,心情也不大好。

  白衣公子负手而立,看着那株蔷薇,忽然道:“此花既然能长在郊野,慕大哥何苦费神带回去。”

  “喜欢。”慕远征看了一眼手里的花儿,浅浅一笑,“既然喜欢,自然要养在身边,况且园中花草甚多,也不多这一株。”

  “……”

  “云公子还没用早膳吧,如果方便不如一道?”

  “不必了,多谢。”云墨微微颔首,“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好。”慕远征也不在意,只是觉得这小子的性格比小时候冷淡孤僻多了。

  也难怪,如今的形势对于他一个药罐子来说,真的是很严峻。思及此,慕远征不禁眉头紧锁:希望无尘不要跟他的事情,过从甚密才好。

  蓝衣公子转身要走,却听先走一步的云墨去而复返。

  “慕大哥,那株花是否可以让给我。”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